空无一物的黑暗之中……

  丝多珐保持着坐姿,正漂浮在这个似乎分不出上下的空间里,她那浅褐色的长发此时没有像平常那样绑成辫子,而是任由其散落飘荡在脑后,清秀的脸蛋上挂着一抹弯弯的笑容,比起平时的秀丽可爱,此时的丝多珐显得有一种异常的妖艳美感。

  “计划进行得怎么样呢?”

  她媚笑着,朝着不远处漂浮着的一个人影问道。

  V酷_X匠m#网唯M一HS正a版,`F其》他都》是OK盗2版^)

  “第一阶段的工作已经基本完成,接下来只要等到尤格王子落网,就可以进行实施第二阶段的计划了。”

  那人影恭敬的回答道,她正是在罗西亚协助二王子约西斯发动政变的丹忒琳。

  丝多珐微微蹙眉:“尤格王子啊……也许要抓住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丹忒琳浅笑:“您就那么在意他吗?在我看来,他虽然论潜力还算尚可,但实际战力又不怎么样,仅仅是大剑师级别的能力而已,莫要说我们「星魔将」了,只需要出动「战鬼」中的上位阶层者,应该就可以轻松制服他。”

  “诚然……”丝多珐缓缓说道,“单论尤格王子的战斗能力,根本毫无威胁性可言。但是,我在意的,是别的问题,因为他……”

  “您在意的,应该是他属于穿越者的问题吗?”丹忒琳仰起脸,笑嘻嘻的注视着丝多珐。

  “你要知道,就算他的实力比起你们「星魔将」要弱了一百倍,可他是穿越者。身为穿越者,他必定拥有特殊的庇护能力,这是位面法则,法则的力量,可远远高于一切。”丝多珐认真的对丹忒琳说道。

  “可是,上次「战鬼」中的人跟那王子也交过手了,狐狸不过是伤到了皮毛而已,不碍事的,倒是梅恩被人打得很惨,虽然说她的实力的确差了点。”丹忒琳晃了晃手指,“狐狸也说了,她更在意的不是尤格王子,而是尤格身边的那个薇薇安。”

  “薇薇安……”丝多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您跟那女孩以前有交情吗?前不久的剑技大赛决赛,我也有看转播,她跟您在战斗的时候似乎说了不少的话呢。”

  “以前我曾经教过那孩子几招,当时她还是个连男女都叫我分不清的孩子……”

  “没想到现在可成了一个超级漂亮的美少女呢。”丹忒琳笑了。

  “她的实力和潜质的确很高,这一点我以前就注意到了,只是没料到隔了这么多年,会发现她突然出现在尤格王子的身边。”

  “那要怎么办啊?您是不是挺重视她的?”丹忒琳问道。

  “我很欣赏她的潜质,如果给她几百年的时间,也许可以轻易的超过我目前的境界。”丝多珐的目光似乎飘向了很遥远的方向。

  “既然您如此欣赏她的话,那我也明白了……现在那孩子就在尤格王子身边,也许会给我们的计划带来一些不必要的干扰,不如由我出马,让她从尤格王子的身边离开不就好了吗?”

  丝多珐的眸光轻轻瞟了丹忒琳一眼:“你在打什么坏主意,以为我不知道吗?”

  丹忒琳羞赧的笑了笑:“我是从来不敢隐瞒您的。”

  丝多珐伸出手来,轻柔的抚摸着丹忒琳的脸颊:“罢了,你要做什么尽管放手去做吧,反正也不会影响到我们总计划的实施进程。”

  丹忒琳的眼睛直冒光:“真是太感谢您了!”

  丝多珐继而又慎重道:“但是,我还必须提醒你一句……如果你跟那个尤格会有直接接触的话,一定要做好抗法则干扰的准备,可千万不要……爱上他。”

  “噗!”丹忒琳差点没忍住笑意:“我……会爱上那位尤格王子?您实在是开玩笑吧。”

  丝多珐道:“你可别不当一回事,我知道曾经有一位代理神使爱上了一个穿越者的故事,也听说过更久远以前,一位神罚执行者爱上了一个王子的故事……你认为,你不是普通的人类,只是女神拟造人类的感情波动制作出来的假想型人格,就一定不会爱上其他人了吗?”

  看到丝多珐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丹忒琳也认真的回答道:“这一点您可以放心,我不可能会爱上人类的,我自己非常清楚……真要说喜欢的话,我可以直说我喜欢您。”

  丝多珐莞尔一笑,竟然显得无比的妩媚妖娆:“这话我爱听,小心我可会当真的。”

  丹忒琳道:“您自然应该当真!我们「星魔将」都非常喜欢您、尊敬您,这是因为您的人格魅力,而并非您身为「第一使徒」的缘故。”

  丝多珐轻轻敲了敲丹忒琳的额头:“好了,别在我跟前说这些话了,你也不嫌肉麻……继续去完成你的任务吧。”

  丹忒琳抿唇笑着点了点头,随即转身从这一片虚空之中消失。

  ——迟来的介绍:丝多珐,是利西亚帝国罗伊亲王一生苦苦追求的挚爱,一位剑法超越至剑理境界、甚至可能达到至高无上的空无之境界的隐世高手,一位数十年来容貌几乎都没有发生改变的神秘少女,其实际身份,是「玛达拉」组织中的一员,即为「第一使徒」,论及地位其实凌驾于「星魔将」之上。

  罗西亚王国首都的王宫之中。

  此时穿着锦袍,头戴王冠的约西斯王子——不,已经不再叫第二王子了,目前他经由被囚禁在王宫地牢中的托尔国王的名义,给了自己“摄政王”的称谓,可以佩戴仅次于国王的白银王冠,出行的车驾与国王一致,地位空前,从名义上来说仅次于国王陛下,但实际上国王陛下已经被他彻底控制住,他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罗西亚王国第一人。

  不过此时这位罗西亚第一人脸色却很不好看:“什么?没有抓到尤格那家伙,反而让他逃窜到莫里塞郡去了?”

  他的面前半跪着十几名高级军官,这些全部是约西斯摄政王近段时间以来,命令其部队分散成中队规模,在罗西亚王国东南部地区四处搜捕尤格等人的主要指挥官,其中还包括了被丹忒琳招降的第一新军兵团长赛纳斯。

  “你们到底是怎么搞的?”

  约西斯扯着尖利的嗓子,像个泼妇一样骂道:“尤格手上不过才二十几人的护卫,你们几个兵团的部队分散开来进行四面拦截,居然还会让他逃走了?”

  其中一名军官小声说道:“属下们是遵照殿下的旨意,彻底封锁了目标往坎帕尼亚、卡拉布利亚和利卡塔等郡的所有路线,就连只有当地人才知道的险要小道也没有放过,可是,目标却根本没前往殿下预估的地区,而是走别道前往了莫里塞郡。”

  “别跟我扯那些!”

  约西斯脸色越发难看起来,本来丹忒琳打算帮他全权打理这些事务,但约西斯还是有些不甘心,他可不想在像丹忒琳那样美艳的女人面前表现得太过无能,所以约西斯坚持要亲自制定逮捕尤格的计划方案,可是却没想到……唯独这件事情,进行得非常不顺利。

  “一群废物!”约西斯骂骂咧咧道。

  此时,丹忒琳悄无声息的,已经来到了约西斯的执政厅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