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突然从宴会厅外冲进来的侍卫,薇薇安眨了眨她那双黑漆一般的大眼眸:“做什么呢?是要比武吗?”

  眼下整个大厅的人几乎都被掺了药的酒给放倒,就连尤格也趴在餐桌上“沉睡”了过去,扎古斯自然不会在薇薇安面前做出伪装的态度,他放肆的大笑了起来:“尊敬的王妃殿下,实在是抱歉啊,鄙人已经决定了,将尤格殿下抓起来,送给约西斯殿下,你可不要怪我哦。”

  薇薇安饶是再不关心政事,此刻也明白了扎古斯的所作所为:“这么说的话,你是决定要跟尤格作对了吧?”

  扎古斯看着眼前“呆萌”的绝美少女,心中的欲望不加掩饰的表露了出来:“像你这么美丽的女人,跟着一个死定了的王子实在是太可惜了,不如以后就成为我的姬妾吧,有了你这样漂亮的侍妾,我想我以后不会再碰别的女人了!”

  他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一身的肥肉跟着他的笑而一动一动的,看起来十分恶心。

  “好了,不说废话了,等会要是药效过了就麻烦了。”扎古斯舔了舔嘴唇,“把尤格殿下先捆起来,要用精钢的铁链捆绑,他可是大剑师,咱们可不能亏待了呀。”

  然后,他又指向薇薇安:“把那个美人给我带过来,她要是反抗的话,就把她捆起来送到我的卧室去,对了,你们要小心点,可别伤到了小美人的细皮嫩肉!”

  “是!”

  侍卫们得令以后,立刻展开了行动,四五个侍卫手持着铁链往尤格走去,另外则有两个侍卫朝薇薇安而来,在他们眼中,薇薇安的腰间虽然系着一把长剑,但那应该是贵族女子拿来作为装饰的,没任何实际作用,所以并没有当一回事对待。

  然而,薇薇安并没有给这两人接近她的机会,也许是因为扎古斯的表情太过于猥琐和张狂,他的手下还没有靠近薇薇安,就被薇薇安突然拔剑挥出的剑气给砍飞了出去,这一道剑气一直飞到了宴会厅尽头的柱子上,把原本应该由十分坚固的石柱给砍出了一道深深的裂痕来,其实,就这个程度来看,还是薇薇安考虑到这是在室内,所以减少了威力,否则,以薇薇安平常的剑气威力,要砍倒宴会厅的石柱也并不在话下。当然了,即使薇薇安有保留威力,可那两个倒霉的侍卫毕竟只是血肉之躯,他们身上的寻常铁铠也并不具备在近距离内抵御大剑师级别的剑气能力,所以当下就被剑气砍成了两段,血浆飞散,一下子就染红了一片地板。

  与此同时,应该继续熟睡的尤格突然睁开了双眼,他也迅速抽出了长剑,身体轻灵的一个翻转,从席位上窜出,普通的侍卫只看到了一片黑影闪过,刹那间,那五个打算用铁链捆住尤格的侍卫就被长剑刺穿了身躯,几个人齐齐倒地。

  “这……这是!酒里的催眠药剂没有用吗?”

  扎古斯顿时脸色变得慌张了起来,他可没有想到尤格居然突然醒了过来,而且,另一个令他惊愕的事情是,薇薇安居然会使用剑气!

  尤格冷笑道:“早就知道你的酒有问题,所以我并没有真的喝下那两杯酒,不过是用一点酒席上的小把戏而已,你居然没看出来,还真是个废物呢。”

  扎古斯浑身发抖:“可是,为什么……你会猜到酒里有问题?”

  尤格淡笑不答,其实尤格一直都在暗中观察扎古斯的表情,他虽然并不认为扎古斯会知道中央发生的政变,但是……扎古斯的手下应该会有那么几个关注时势的人才,不然,就凭他这么废物的人,也不可能安然无恙的统治莫里塞郡那么长一段时间,而且他敢如此肆意盘剥本地百姓,又刚好掌握在一个让人民不会起来造反的程度,这必然是有人在他背后指点。所以,尤格虽然瞧不起扎古斯,但却一直都保持着全神贯注的警惕。

  当扎古斯离开又回来的时候,他就敏锐的发现,扎古斯的眼神中隐藏着杀意,看来是决心要对付自己了。这种脓包,并不能完全掩藏自己的情绪,因此尤格可以确定扎古斯一定会在宴会的期间下手。

  另外,尤格好歹也是大剑师级别的高手,扎古斯在暗地里调动侍卫包围宴会厅,这些侍卫又不是特务战技兵,只不过是普通地区的守卫兵而已,他们的脚步声、盔甲摩擦的声音、武器发出的声音,都已经传入了尤格的耳中,所以尤格早就有所防范。

  至于薇薇安,尤格并不担心薇薇安,因为这里的士兵绝不可能对薇薇安造成任何伤害,再加上薇薇安并不善于像自己这样对他人可以掩藏情绪,所以尤格并没有把这些事情都告诉给薇薇安,因此在薇薇安打算喝酒的时候,尤格才夺下她的酒杯。毕竟,以薇薇安的那种个性来说,很有可能她会想也不想的喝下那杯掺了昏睡药的酒。

  扎古斯眼见尤格没事,薇薇安也会使用剑气,心中越发的恐惧,但是,事情已经做到这个程度了,就算此刻想要反悔也必然是晚了,他疯狂的叫嚣着:“都给我上,事到如今,就算是动用武力,也必须拿下尤格殿下,对了,哪怕伤了他的性命也无所谓!至于那个美人,你们一定要完好无损的给我擒住她!”

  “是!”

  酷)匠i网Q√首i5发d√

  冲入宴会厅的侍卫大约有四五十人,他们虽然被刚才那几个侍卫倒地身亡的情况给吓住,但想到尤格这边只有两人,便安下心来,利用人数优势朝着尤格与薇薇安冲了过去。

  尤格朝薇薇安笑了笑:“这些都是小杂鱼,你还是看我来解决吧。”

  薇薇安撇了撇嘴,但还是收回了魔剑,站到了一边去,看来她现在渐渐的也对于普通的士兵交手失去了兴趣。

  尤格并不打算动用剑气,一则他控制剑气威力的程度没有薇薇安那般娴熟,很有可能会破坏掉大厅,甚至导致府邸坍塌的情况。二则,这个宴会厅有餐桌,有木凳,还有昏迷倒地的客人们,地形复杂,并不利于使用剑气;但是,这样也可以使得自己能够利用环境来对付数量高达五十多人的侍卫群体。

  这还是尤格鲜少有的一对多的战斗,他想累积一下经验,以后的战斗必然是无法避免的,所以眼下需要积攒一些对敌经验,尤其是对付相当数量的士兵。

  尤格灵活的闪避着士兵们刀枪的攻击,他手中的王室之剑挥舞得犹如行云流水,每一击都可以打倒一个士兵,而那些士兵们空有人数优势,却连包围尤格都做不到,只能被尤格牵着鼻子走,明明是数十人对付一个人,却像是一群幼儿被人戏耍一般。

  “可恶……好可怕的尤格王子!”

  扎古斯眼见自己的侍卫数量越来越少,他额头上的冷汗越来越多了。

  ——怎么办?没想到这个王子这么棘手,这就是所谓大剑师级别的战力吗?这样的话,他可就麻烦了,毕竟莫里塞郡还没有大剑师级别的高手,他身边的护卫最厉害的一个,也只是高阶剑士而已。

  扎古斯瞥了一眼一直护卫在自己身边的瘦高个,然后高声道:“那个谁谁谁,你去帮助他们抓住尤格王子!”这人就是扎古斯身边最强的护卫剑士。

  “大人,鄙人是拉维奇。”瘦高个冷静而恭敬的回答道。

  “好了,我知道!赶快给我去,我看也只有你能对付尤格王子了!”扎古斯慌张的道。

  拉维奇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身形一转动,悄然无声的冲向了正在与侍卫缠斗的尤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