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德的攻击异常沉重,尤格虽然在千钧一发的时候举剑挡住了对方的攻击,可是,从手臂传来的酸麻感却令他心中陡然一惊:此人的攻击力度,显然比起薇薇安也不遑多让。哈罗德眼见自己的攻击未奏效,立刻收剑退回,身体往侧面移动半步。

  “那家伙开始动起来了!”

  就算是嬉皮笑脸的赛特,此时也是脸色冷峻异常,对手的实力非常强悍,已经到了不是开玩笑的地步了。

  不动如山,那么,当他动起来的时候,却快若脱兔,这是每一个武者都力求达到的至高境界,然而,哈罗德速度,其实相较于薇薇安或尤格来说,并不是特别的快。只是,当他的攻击狠狠落下时,却带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亚感。

  尤格虽然看清楚了哈罗德攻击动作,却无法避开,因为对手的攻击范围太广,尽管速度并不算极其快,可也不是能够立刻退出其攻击圈的地步。他咬紧牙关,立刻举剑相迎,这一次的力量,比起刚才一击的力量提高了许多,以至于尤格竟然没能拿稳长剑,随着两把武器的碰撞,哈罗德的巨力令尤格手中的长剑飞了出去,径直掉落在了竞技场外。

  “比赛结束,利西亚二胜!!”

  这一下子,四周的观众席传来了震天的呼喊声。

  “虽然从来没听说过名字,但没想到实力这么强!”“尤格王子还是大剑师呢,居然就这么败了,那家伙真的太可怕了!”“我们利西亚哪里来的这么厉害的人物啊?”

  第一个出场的狐狸,第二个出场的哈罗德,两人都是以前从未在民间或贵族圈里出现过的人,甚至连剑术协会的认证资格也没有,然而,他们两个却先后以绝对优势战胜了实力强劲的罗西亚王国剑术队成员,以不可辨驳的实力证明了他们。

  “我听说,是女皇陛下昨天亲自下令换人的,一共换了三个,三个都是以前默默无闻的人。”“也就是说,接下来要出场的,肯定也是我们从未见过的人物?”“不愧是女皇陛下,竟然能找到如此强劲的援手!”“那么,下一个,一定也是很强的高手了!”

  到了这一步,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利西亚帝国稳赢了。

  {8酷A匠v“网唯一9正-k版R,其他F都AI是*…盗Z版)u

  尤格懊恼的扫了一眼,没想到他居然再次在这个竞技台上落败,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虽然他的心态都很平和,不过,就这么输了,他还是感觉很遗憾。

  两败了,而且前面出场的两人,都在计划之外,看这个情形,剩下来的三场比赛只怕悬了,就算薇薇安可以稳胜一场,艾尔丁与赛特两人也未必会是德弗特洛斯和爱德华这两个大剑师级别的对手……自己明明以为,可以稳操胜券,而且也在父王面前夸下了海口,如今却落败,实在是惭愧。

  尤格此刻的心情,必然是痛苦的,一直以来他都非常顺利,哪怕前三年的比赛也输了,但至少让他看到了希望,可这一次,他却感觉自己败得很彻底。

  回到了休息室,艾尔丁和肯恩、赛特等人都不住地安慰王子,尤格表面上虽然十分淡然,可他一直都没说什么话,可见受到的打击很大。

  “到我出场了。”

  薇薇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然出现在了尤格的面前,她脸上没有丝毫为尤格落败所表现出来的遗憾或者安慰,哪怕此刻罗西亚王国已经两败,在她看来,似乎输赢都无所谓。

  艾尔丁有些埋怨的看着薇薇安:分明她才是尤格殿下最珍视的女子,尤格殿下一直以来对她的种种照顾都无微不至,可如今殿下在决赛落败,正是心情沮丧的时候,这个女子却连句好听的安慰话也不会说。

  尤格倒不像艾尔丁那样会在意这些,因为他更明白,薇薇安在某些方面不同于一般人,她对待胜负输赢看得十分淡,不要说是别人输了,恐怕就是她自己输了,恐怕她也只会感到欣喜,而不会低落或者沮丧。

  “小心一点,对方的第三个人,据说也是从未出场过的。”尤格对薇薇安提醒道。

  薇薇安不再多说,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竞技场最顶端的御座看台之上,亲眼看到尤格落败的罗伊亲王有些惊愕:“那一男一女,都是什么人?像尤格那样杰出的人才,居然也会落败?”

  科琳女皇轻轻的啜饮了一口香茶,柔和的说道:“怎么了,兄长,看到我们利西亚的队伍获胜,你不该感到高兴吗?怎么反而去关心他国的王子。”

  “于情于理,我是该感到高兴……可是,刚才出场的两人,我以前从未见到过,他们是什么人,来自于什么地方,拥有如此强大的水平,显然已经超越了我国几乎所有的特务战技兵,我自然应该重视。”罗伊沉声回答道。

  “唉,兄长你一年到头有超过一半的时间都在王都之外,不知道一些事情不是很正常的吗?”科琳微笑着说道,她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笑得虽然妩媚,可却又别有深意。

  “……你这是在埋怨我这个亲王啊。”罗伊叹气,他虽然长时间都在外地找寻丝多珐,可是,罗伊也有自己的情报组织,对于首都发生的一切,他也必然了若指掌。虽然说,他对女皇陛下是绝对的忠心和爱护。

  “余还是告诉你吧,那两人,可都是兄长最在乎的人推荐的,同时,接下来出场的那位,兄长一定不会陌生。”科琳说完这话,轻轻的放下茶杯,正视着罗伊越发惊愕的眼神。

  “难道说……是珐儿??”罗伊立刻就激动了起来。

  “兄长,丝多珐她是流沙,你越是想把她攥在手心里,她就越容易离你而去,这么多年了,你还没看明白?”科琳淡淡的说道。

  罗伊皱眉,他凝视着竞技台,长叹了一口气:“……这么些年了,我当然明白。可是,可是……”

  科琳微微露出苦笑:她的这位王兄,为了丝多珐,真的是什么都可以放弃的。明明是曾经最适合接任利西亚国王位置的人……这样,虽然很可惜,不过也好,如利西亚帝国这样强盛的国家,不需要一个儿女情长的国王,丝多珐让罗伊兄长变得不理智,也同时为这个国家筛选出了自己作为最合适的女皇。

  一直倾听和看着科琳与罗伊两人表情各异的谈话,乔佛里悄悄地低下头打了个哈欠:又是这种自己听得一知半解的对话,也罢,反正这两个人过去怎么样,估计也是自己还没出生的时候,他才懒得去想那些。可是,那个丝多珐……那个可恶的女人,她究竟是什么身份呢?这么看来,自己这位“王叔”对她可是念念不忘呢,虽然说他也承认那女子的确有种不同于凡人的美丽气质。

  乔佛里将目光渐渐转移到了竞技台——反正,马上那女人就要出场了,不是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