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了什么?胜负已经分出来了?”“我刚才连罗西亚那个剑士的动作都没看清楚,至于那个女的,怎么动的我都没看到!”“天哪,这速度,哪是一般人能够赶得上的?”“太可怕了,这么说,那女的果然是超一流的剑士?”

  竞技场内人声鼎沸了起来,很多人都因为惊讶而长大了嘴巴,露出了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当然,更多的人看向狐狸的目光充满了敬畏——此前他们还不把狐狸当一回事,然而,事实比一切都更重要。

  “肯恩就这么败了?”赛特惊讶得叫出声来,他一直跟肯恩是死对头,但对肯恩的实力以及超稳定的发挥,却是比别的任何人都了解,他根本难以想象,以肯恩这样的高手,居然会被人瞬间击败!要知道,赛特与肯恩两人虽然都是高阶剑士,但在基础方面肯恩更略胜一筹,如果单纯的不算剑气,肯恩的实力绝对是大剑师级别的,哪怕与王子尤格过招,也不会退让半分,可是,他却就这么输给了一个从未露过面,连剑术协会的认证资格也没有的女人。

  尤格脸上的表情很平淡,并没有因为首站失利而露出半分不满或焦躁的神态:“由此可见,利西亚帝国的实力非常高强,对方果然不会在赛事上放水半分。”

  “那位德弗特洛斯果然没有胡说。”艾尔丁皱紧了眉头:肯恩比起他和赛特来,其实还要稳定许多,论综合实力算是他们三个中排名第一的,却轻而易举的败下阵来。如果是赛特,还可以说是他看到对方是个女人而掉以轻心,可是肯恩不会,那么,只能证明,利西亚第一个出场的女子,实力太高深了。

  “下一个我出场。”尤格瞥了一眼安安静静坐着的薇薇安,很难得的,遇到了高手,薇薇安居然没有露出很兴奋的模样,不过,她似乎在闭目凝神,也许是为了自己更好地发挥吧。

  肯恩回到休息室,朝着尤格低头谢罪:“殿下,属下失败了。”

  尤格拍了拍肯恩的肩膀:“对手的能力超乎想象,这不是你的错。”

  “殿下,属下以为,那个女人的速度,已经快到了超越人类的水平……这绝对不是任何人,哪怕是个人战力超乎寻常的特务战技兵所能达到的。”

  “这一点,我也看出来了。”尤格凝眉:“就算对手再强,我们也不可以退缩。”

  “是。”肯恩退到了一边。

  赛特对他说道:“好啦,你也别沮丧了,那女人太强了,只怕除了薇薇安小姐和咱们殿下之外,我们几个人都不可能赢。”

  赛特与肯恩两人从来都是死对头,许多事情都喜欢吵一架,唯独这次他没有趁机挤兑肯恩,理由很简单,这次的失利,跟肯恩没任何关系,纯粹是对手实力超乎寻常所致。

  第二场比赛,尤格来到了场上,对手是个相貌普通的男子。

  “这位叫做哈罗德,与前一位出场的狐狸一样,他也没有获得剑术协会的任何认证资格,是第一次参加剑术方面的公开赛!”

  这一次,观众席上的人已经没什么人再敢说任何风凉话了,因为,第一场战斗已经把有些人的脸都给打肿了,直到现在还有很多人没有缓过气来。

  “尤格王子……他可是15岁就成为了大剑师的真正强手,以前也获得过冠军,上一届他们队也只是惜败,应该不会输给一个毫不知名的人吧?”“就是啊,虽然上一个很意外,但那个罗西亚的肯恩终究不是大剑师级别的剑士,肯定有一些缺点,说不定就被人家看出来了,所以才会输。”“对啊对啊,尤格王子可是大剑师,可不会轻易落败的。”

  因为上一场比赛的缘故,观众们心里都没底了,一个个都在悄声的谈论着比赛的走向。

  尤格面对着眯着眼睛的哈罗德,心中十分复杂:这次比赛,他是无论如何也要夺得冠军的,否则,父王肯定会逼迫他去迎娶一个根本不认识,也没有什么感情的异国公主。本来以为,以自己苦练三年的功夫,加上薇薇安的超强水平,今年可以稳赢冠军……可是,现在看来,却不尽然了,没想到到了最后的关头,利西亚帝国一口气换了三个人,而这三人,也许都是超乎想象的高手。

  但是,自己决不能就这么失败!这是考验他三年的努力与决心的时刻!

  “比赛开始!”

  随着裁判的声音响起,尤格与哈罗德同时朝着对方发起了攻击。尤格将他的剑法如行云流水般的舞动了起来,虽然在比赛中不能使用剑气,但各国的剑术中,也有很多不依靠剑气的攻击招式,尤格还很小的时候,由于对剑气并不能融汇领悟,所以也对这些剑术进行了系统性的学习。而平日的训练里,基本都是不依靠剑气的,毕竟剑气属于真正有杀伤性的工具,大部分人练剑的时候只讲求招式,所以尤格从没荒废各类剑术的学习。

  “多么漂亮的剑术啊!”

  有懂得剑术的观众,当下就对尤格的招数赞不绝口。

  哈罗德显然在基础剑术方面根本不太熟练,以至于尤格的每一招,他都只能招架,而想不出更好地方法回击,尤格每次攻击被格挡下以后,立刻改变剑术,再次攻过去,哈罗德则连忙举剑相迎。

  两人之间的攻防战持续了约十余分钟。

  “果然还是尤格王子更胜一筹啊,那个人根本就只能招架嘛。”“尤格王子加油!”很多人都为尤格喝彩,毕竟尤格长的很英俊,观众席里不少的女生都是他的仰慕者。而且,就算是利西亚帝国本国的人,也并不喜欢相貌普通,此前毫无任何名声的哈罗德。

  只有两国休息间的选手们一个个表情都很凝重。

  “那家伙居然能轻而易举的挡下殿下的各种招式。”“不行,殿下虽然一直保持着发挥,但根本无法攻破哈罗德的防御。”

  肯恩与赛特、艾尔丁等三人脸上都露出了紧张的表情。

  只有对剑术特别了解的人才知道,哈罗德从一开始的出招以后,就一直站立在原地,虽然不断的采取防御姿态,似乎连回击都做不到,可他的脚步却犹如生了根一般,根本没有移动过分毫,这就说明了,他在剑技方面或许不甚精通,可是,无论是他的力量、体力还是速度,都远高于尤格,如果仅仅是两个实力相当的人对决,自然处于攻击的一方要占有优势,但哈罗德的防御其实游刃有余,表明了在综合能力上面,他的能力高过了尤格,是以,无论对手采取何种攻击方式,他都岿然不动。

  就算是在剑术方面,各国各派的剑技略有不同,却都有攻如闪电、快若疾风的特性,能够阻挡住疾风的,也只有山了。

  激烈的攻防战又持续了约半个小时的时间,就算是尤格,他的额头上也沁出了丝丝汗水。可哈罗德依然面不改色,他的脸上一滴汗水也没有,面对着尤格的攻击,他依然采取各种守势。

  当啷的一声,随着尤格再一次攻击被挡下,哈罗德却行动了:“多谢你了,这位王子,你的剑术让我学到了很多!”

  N8酷匠A$网首e发_*

  “接下来,该让我展现一下新学到的东西了!”

  哈罗德大喝一声,他的长剑一瞬间挥舞起来,朝尤格刺去,用的,却是此前尤格使用的一套经由他自己多年结合各国剑术精髓,领悟出来的剑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