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惊愕间,那宫女缓缓的抬起头来,露出了一张秀丽的脸颊:“爱德华伯爵,决赛的时候我们就是同队之人,还请多多指教哦。”

  这个宫女的容貌放在美女如云的利西亚贵族,当然不算特别出众,不过,如今隔得近,爱德华发现她不仅五官美丽,肌肤更是白皙得如同羊脂一般,挑不出丝毫的瑕疵来,一头浅褐色的长发在脑后梳成了两束马尾辫,身材匀称。十八岁或者十七岁,又或者更加年轻……虽然不同于薇薇安那种惊世骇俗的绝美,却也另有一种迷人的风韵。

  单看这个的话,她的确不是一般的宫女,有这等风姿,就算身份再低微,随便嫁给某个公爵侯爵,必然可以成为第一宠妾。

  可是,这样的一个美人,怎么可能会是参加剑技大赛的合格人选?

  #酷匠网C¤正版首9发}d

  爱德华一向很尊敬科琳女皇,只有以前在乔佛里的事情上对科琳女皇有一些看法,可是这次,科琳女皇实在是太过分了,今年剑技大赛的负责人之一就是自己,爱德华的任务,是尽大可能的保证利西亚帝国获得冠军,所以还争取到了德弗特洛斯这样的高手作为援助,却没想到,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女皇会横插一脚,招来了三个从来没见过的人,来参加决赛,这简直就是视若儿戏,令他不得不感到愤懑。

  爱德华并不知道,在宫女抬起头来的时候,一旁的乔佛里亲王没有如同以前那样,看到美女的时候会流露出一丝贪婪、急于占有的表情,而是显得有些惊慌失措。

  乔佛里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女皇陛下会插手剑技大赛的事情,他本来是只想看看爱德华那家伙吃惊和愤怒的神色,可没料到,眼前出现的这个宫女一样打扮的少女,就是前几天公然闯入自己府邸,还威胁自己的猖狂女人!

  然而,现在并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地位,他这两天派出了不少人力进行调查,却完全查不到那女人的来历,所以,他也不敢在科琳女皇面前喊着要逮捕那个少女,而是用一种疑惑的眼神,代替爱德华询问道:“陛下,这位是?”

  科琳看着乔佛里的目光里充满了慈爱,她又用有些复杂的目光看了一眼宫女,然后像是叹息一般地说道:“还是你自己来做个介绍吧。”

  那宫女点了点头,然后笑眯眯的看向众人:“我是丝多珐,来自于南方地区。”

  乔佛里看到丝多珐的笑脸,反而心中有些寒意:总觉得,这个女人有一种特别的气势,自己面对她的时候,心中会不自觉的产生一种惧意,可是,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她虽然很强,但现在看来,最起码不会在这里对自己出手,而且,看起来她跟科琳女皇关系似乎还很不错,虽然不知道来头,但应该不会伤害自己的。不过,乔佛里就是害怕,有一种内心深处的感觉在提醒他。

  爱德华揉了揉额头:一个哈罗德,一个狐狸,一个丝多珐,这三个人看起来,前两个勉强还有一种高人一等的气势,可丝多珐,完全看不出丝毫的气势来,分明就像是个贵族或者富豪家养出来的千金小姐一般,她要参加剑技大赛?

  “陛下,您是确定要让这三人参加比赛吗?”爱德华只能再三询问道,三个人啊,对于五局三胜来说,这三人就代表着决定性的胜负条件。爱德华知道自己的实力,如果遇到尤格王子,胜负尚且未知,要是遇到薇薇安,那可就几乎是必败了。德弗特洛斯也是同样的,虽然爱德华认为他肯定强于尤格,但谁也不敢保证可以战胜薇薇安,现在,又多了三个毫无任何身份与地位,莫名其妙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乡下人,这样怎么可能获得冠军?

  “当然确定了,他们三个虽然没有任何剑术大赛的资质认定,但是,余相信,他们的实力是值得肯定的。”

  科琳笑道。

  看着科琳那笑脸,爱德华只感觉脑袋一阵晕眩:陛下真的以为就凭这几个人,便能够为利西亚帝国赢得冠军?哪怕剑技大赛从来都不是真刀实枪的比试,可能够参加的,至少也是中阶以上的战士,连任何资质认定都没有的人,能参加这种比赛?

  “没有问题的,相信女皇陛下吧。”

  乔佛里脸上带着一种讨好的笑容说道,当然,他的讨好不是为了爱德华,而是对科琳女皇的,同时他还笑着看了一眼丝多珐,心中对这个女人有所畏惧,自然便想着去讨好她。不过,丝多珐根本不在意乔佛里那种谄媚的笑。

  德弗特洛斯皱着眉,这要是以前,以他的性格,直接就摔门而走,大不了留下一个无礼、放肆的罪名,可是,现在的他已经有了顾虑,作为下一代洛巴赫家族的继承人,他不可以在女皇面前耍性子。

  爱德华思忖了半天,终究还是小心翼翼、探询一般地说道:“微臣的认为,是竭尽全力的保证利西亚帝国在剑技大赛的第一名,可是,如今连我方自己的队员实力都不了解的话……”最起码,让他或者德弗特洛斯出手,试探这几个人的实力,如果对方真的很强,那便也就算了,若是很弱的话,就干脆用压倒性的实力让他们明白,有些热闹可不是能够瞎凑的。

  “那就在这里试试吧,证明一下自己的实力,嗯……我们三个中,狐狸,你的剑术根基最为薄弱,你去跟这位伯爵较量看看,我也想看看你这几天练习的如何,确认一下你是否能够参加剑技大赛。”

  丝多珐放话了,从她站在狐狸与哈罗德中间,而且后面两人在她身后都微微低着头来看,丝多珐的身份大概是这三人中最高的一个。

  听到丝多珐的话,狐狸抬起头来,原本尖细的下巴此时因为嘟嘴而变得有些圆润:“什么嘛,珐儿大姐大看不起我,为了这次比赛,我可是抽了整整三天的时间熟悉剑术呢,对付这种勉强大剑师级别的水平,还能有什么问题?”

  爱德华和德弗特洛斯听了这样的对话,心中一阵火起:他们练剑练习了十几二十年,才有了如今的成就,尚且不敢说自己的实力有多么高强,却被这么一个女人给看轻了?而且,从她们的话里行间透露出来的信息,似乎只花了几天的时间熟悉剑术?

  开什么玩笑!

  爱德华当下就决定了,哪怕是女人,他也要毫不留情,一定要给这几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乡下佬一个当头棒,让这些人明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科琳女皇会重视他们,可剑技大赛,绝非儿戏!

  “不出去吗?这里的地方可不太适合较量。”爱德华冷视着狐狸。

  狐狸嘿嘿一笑:“没必要。”

  说完,她的身影一下子就消失了——并非速度快得难以辨别,而是真正的消失了!身影、斗气、脚步移动的痕迹,一丁点踪迹都找不到!

  爱德华一下子愣住了:这不是瞬间移动的魔法?对,议政厅里不可能使用那种魔法!可是,为什么会突然消失?

  瞬息间,爱德华的身后突然出现了女子的身影,冰冷的纤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爱德华的颈后:“因为,胜负已分了唷。”

  狐狸媚态十足的娇嗔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