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西亚帝国的王宫位于首都艾斯提亚的中心区域,巍峨洁白的城墙高有数十米,而且每一块砖石都经过了魔法守护,无论使用多么高明的瞬移魔法,都不可能穿越这样的城墙,进入王宫。作为大陆第一帝国的王宫,其防御程度当然是最顶尖的。

  王宫正门口是一条笔直的道路,其宽度可以同时容纳十辆马车并肩而行,而正对着这条道路的高大建筑,就是王宫的主议政厅。

  现在,大陆最强利西亚帝国的女皇——科琳一世,就位于这栋大楼二层的议事厅内。年约五十的女皇,看起来犹如一个三十出头的成熟妇人,美丽而高贵。

  她御座的下首,半跪着两个年轻男子,一个是爱德华,另一个则是德弗特洛斯,而年轻的亲王乔佛里则笔直的站在一边。

  “陛下,明日就是剑技大赛的决赛日了,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更换主力队员?而且,还一次更换了三个人!”

  爱德华问道。

  7j酷H匠:网J首(v发A

  德弗特洛斯没有说任何话,只是他脸上的表情,显然也是对女皇的做法不满的,就算身为洛巴赫家族的继承者,其实并不在乎这种贵族间娱乐项目的输赢,可是,既然这次他都打算参加了,就没有可能看着比赛发生变数。而且,三个人的变动,对于五局三胜制度的比赛,可以说是有着绝对的影响力。

  “爱德华,你不必感到疑惑,这是由余亲自授予的更改权。这一次的剑技大赛,虽然说在很多人眼中只是可输可赢的娱乐项目……但是,作为我们利西亚刚刚称为帝国来说,这场比赛的胜负十分关键,不可将冠军让给罗西亚王国。”

  科琳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柔和,并不像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女皇陛下,反而更像是一个亲切的邻家大姐。

  爱德华看了一眼德弗特洛斯:“放眼国内,还有谁能比得上洛巴赫家族的传人呢?有德弗特洛斯在,我们没可能会输。”

  科琳柔声笑道:“你与德弗特洛斯两人的实力,余自然是完全信任的。但是,比赛是五局三胜,就算你们俩可以百分百获胜,但其他的人……若是发挥稍微有些失常,输给了罗西亚的高手们,那咱们也一样输了。”

  “陛下,微臣以为,萨迪克与莱齐等人的实力,都是可以比肩大剑师级别的高手,他们没可能输给除了尤格王子以外的任何人。”

  “那可未必哦。”

  科琳那一双柔媚的眼睛笑得弯弯的,似乎有些狡诈:“罗西亚王国除了尤格王子之外,不是还出了一个超越里格尔王国的席勒的高手吗?这些天来,首都内外传扬得出神入化,说她集美貌与剑技为一体,是最强的剑士。哦,刚好她叫薇薇安,记得,德弗特洛斯爱卿的族兄也叫维维安吧?”

  德弗特洛斯轻轻低头:“是,难为陛下还记得我那位族兄。”

  “嗯,他可是个好苗子啊,可惜下落不明……”

  “陛下!”爱德华说道,“关于那位少女的事情,她在前一场的比赛里输了一局,可以说其发挥并不稳定,未必会是最强的剑士。”

  “好了,余已经决定了,再说了,那场比赛余也看了,从始至终,她都占据着先机,会输纯粹是运气导致,这种运气,可是很难有第二次的。”

  科琳说完,眼眸中微微闪现出了一丝绝对的霸气——不错,作为还未满二十岁,就率军击溃了数量高于自己三倍的敌军,以绝对的武力结束了当年璐璐安女王去世以后演变的三王之乱,成为数十年来利西亚最高集权者,这种霸气,也只有科琳女皇可以完满展现出来。

  爱德华与德弗特洛斯两人同时感受到了一种强者的气势——哪怕她根本不会任何武术,也依然会展现出这种绝对强于他人的姿态。

  这就是——利西亚帝国的女皇,科琳!

  德弗特洛斯斜瞟了一眼乔佛里:这家伙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保持着一副恭敬的态度站在一边,也不多话,不知道他本性的人,只怕还以为这是一个乖孩子呢。难怪科琳女皇一直都那么宠爱他,在女皇面前,这个人藏得很深。不过,最近乔佛里似乎没去找薇薇安的麻烦,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洗心革面了,亦或是在顾虑些什么。

  “余知道,你们一定是对余特地挑出来的人选不够了解,所以认为他们可能会碍事……不过,为了打消你们的顾虑,余现在就让他们三个出来,让你们了解了解。”

  科琳女皇的声音再次变得温和起来,仿佛刚才一瞬间展现出来的绝对气势只是一个幻觉。

  看着科琳女皇,德弗特洛斯心中在想: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啊,能够把温柔、狐媚、霸气、独断这些气质统统都展现出来。

  当科琳女皇说完以后,由一名宫女带着一男一女两个穿着古怪,但的确是一眼就能给人一种高深莫测感觉的高手,男的容貌普通,小眼睛,塌鼻子,虽然并不丑陋,但一点也谈不上英俊,不过身材倒是十分高大魁梧。女的眉眼清秀,也算是很标致的了,可浑身都透着一种风尘的媚俗气息,下巴更是尖利得似乎能够拿来戳死人,不过身材倒是凹凸有致,这种类型的女子,很适合给某些乡下地区的领主或者暴发户拿来做侍妾,可是出现在这富丽堂皇的王宫里,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虽然也是美女……可不要说爱德华看不上这类型的女人,就连好色的乔佛里眼中也毫无惊艳之色,可见这种类型的美女并非他们会看中的对象。

  看到这两人,爱德华就有些皱眉:虽然说似乎的确是高手,可他们的形象,怎么看也不像是那种很正直的人物,没有身为利西亚贵族剑士应该具备的优雅气质。

  爱德华又以目视着德弗特洛斯,后者敛容,微微点头,看来也是认同了两人的实力。

  “他们两个都是隐居于乡间的绝世高手。”科琳微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做做自我介绍吧。”

  相貌普通的男子看上去有些憨憨的,他拱了拱手,对女皇等人说道:“你们好,我叫哈罗德,来自里格尔王国北方的草原。”

  女子用谄媚的声音说道:“大家好啊,我来自奎恩坦王国西部的绝地山区,我没有名字,别人都喜欢叫我狐狸。”

  看到两人糟糕的礼节,爱德华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个来自极北地区的草原地带,一个来自西部小国的荒凉山区,果然都是乡下人……可是,他们也实在是太无礼了,在女皇陛下面前,居然连跪下都不会,只是用最简单的拱手礼,那可是平民之间问候的礼节,用在大陆第一利西亚帝国的王宫里,实在是太不合理了!

  爱德华其实不算是个卫道士,可他从小接受的高贵礼仪,不容许他看到别人在尊贵的女皇面前如此放肆,所以当下就打算喝骂这两人。

  科琳女皇像是看穿了爱德华的意图,她笑着朝爱德华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多话。

  “……那么,还有第三人呢?陛下。”

  爱德华压抑住心中的愤懑,保持着恭顺的态度问向科琳。

  “第三个人,刚才不就一起进来了吗?”

  科琳笑着说道,她指了指那个刚才走在最前面,为哈罗德与狐狸带路的宫女。

  “……”

  爱德华脑中回荡着一句话:尊敬的女皇陛下,您不会是在玩我们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