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井观四人,向缺无论是十岁入山,还是二十二岁出山,他在古井观的人眼中,始终就是个孩子。

  孩子受了委屈,有了憋屈,大人看见了就会生出一种老母鸡护崽子的心思来。

  在阴间,向缺遇阻师叔余秋阳出面胡搅蛮缠,那在阳间呢?古井观自然也得有人为向缺继续不讲理一把。

  北邙山,名不见经传之处。

  前山上清宫,后山有道观内供道教天师张道陵,世人都以为龙虎山乃天师教所在地,古往今来龙虎山人也皆以天师正统所自居,但龙虎山的传承其实是源自道教天师之祖张道陵,是其三大弟子之一王长所创。

  张道陵飞升之后,王长带着天师传承来到龙虎山又自立门户后于一百四十几岁得道。

  这也是为何张守城从来都不正眼看李秋子,并且只把他当成是孙子的原因。

  按理来讲,论辈分的话李秋子确实得算张守城师孙那一辈的。

  而北邙山,是张道陵飞升之地,也是真正的天师正统所在之处。

  清晨北邙,一抹朝阳映山头,山脚下一道穿着白色粗布衣裳的男子双手插在口袋里,徒步上北邙。

  男子走的不急不缓,优哉游哉,昂首抬头目光淡然,山内行人稀少鸟无人烟只有一条小路直通山顶。

  一时三刻之后,日头高升,那男子才慢悠悠的踱着步来到了北邙山顶,山顶有道观一座古朴庄重,道观正门之上挂着一块牌匾,上书三个烫金大字。

  “天师教”

  那男子走到道观之前,两个正在清扫门前落叶的道童拎着扫把上前询问道:“道观重地,闲人不要耽搁,速速离去,道观闲人免进”

  那男子淡淡的斜了两个道童一眼后右手仍旧插在口袋里,他伸出左手突地朝远处一招,山坡上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居然被他挥手招来,然后他轻轻一抬右脚,那石块“嗖”的一声直奔道观之上的牌匾而去。

  “噗”一声闷响之后,三个烫金大字,天师教中的天字上面的一横被嵌入了一块拳头大的石头。

  天字变成了大字!

  “大师教,实至名归······你们天师教不以天师道训为行事之责,我看干脆不如就换这个名称好了,更适合你们沽名钓誉”那男子左手又插回了口袋,一脸淡漠。

  “你?你,居然敢毁我天师教牌匾?”两个道童不可置信的指着他,一脸惊骇。

  北邙山道观,常人不知所云,但在风水阴阳界中这乃是公认的道门正统所在地,其内供奉的天师张道陵是受万人敬仰的一代天师,其雕像在万千道观内受人朝拜,是身具无量功德的道门祖师爷,从没见过有何人敢来张道陵飞升之处寻衅生事的。

  “啪”那男子悠悠的点了根烟塞到嘴里,吐了几口烟后说道:“滚回你们道观,找能说上话的人出来”

  两个道童惊骇的望了这个莫名其妙来生事的男人片刻,扔下扫帚奔回道观正殿。

  “师傅,师傅······有人闹事,有人砸了我们道观”两个道童鬼哭狼嚎的嚷嚷着。

  那男子唯一皱眉,说道:“太吵,在古井观里一年到头都听不见有人放屁的”

  大师兄,祁长青,孤身上北邙。

  片刻之后,道观内嘈杂人声此起彼伏,六七个身穿黄色道袍的中年道士快步而来,神色怒气冲冲。

  a酷匠☆$网w永A久免费看小说v$

  多少年了,也未听闻过有人来张道陵飞升之处惹事生非了,因为常人不会来北邙山道观,带有修行之人则更不会蠢到来此地找麻烦。

  因为,你那就是相当于是在给自己找麻烦上身一样。

  祁长青瞄了一眼走出道观的几个人,皱眉摇了摇头,忽然伸出右脚轻轻一踏,从他脚下一股雄浑的道气贴着地皮翻滚而去。

  “噗通······”接连几声闷响传来,那一群还没出道观大门的天师子弟就被祁长青一脚给震了回去,歪歪扭扭的跌在了一起。

  “不够看,换一波能让我瞧得上眼的人来”

  一脚震出去,天师教弟子瞬间再次惊骇,来人有些未免太生猛了。

  “师傅,师傅······有人闹事,有人砸了我们道观还打了人”道观内,再次传来阵阵鬼哭狼嚎。

  “太吵,道门清净之地,徒具其名”祁长青撇嘴叨咕了一句,仰着鼻孔哼了一声。

  这一次道观内出来的人则是要慢了片刻,足足等了能有近十分钟,三个老者才被门下弟子簇拥着走了出来。

  这一次祁长青没有抬脚踏出去,继续背着手望着那一群人走到自己面前。

  天师教五个真人跟随张守城出山,其内地位最高的则是三个年近七旬的长老了,这三大长老都是幼年入天师教学习道法,六十几年的时间里很少踏出山门,终生都以修行道法为首要目的,算得上是虔心问道了。

  祁长青出于对一心问道之人的尊敬没有率先发难,这是身为道门之人的心里,不管是不是敌人只要是向道的,都要懂这个道理。

  在跋扈的人,内心也是有着一片不可触碰的净土。

  尊敬归尊敬,但该上课还得上课。

  天师教大长老老态龙钟,驼着背头发花白,年岁虽大但步履之间却极其稳健和从容,出道观大门之后没有对祁长青喝问,而是回头看了眼上面的牌匾。

  天师教三个烫金大字上,天字被一块石头嵌了上去挡住了一横。

  那块牌匾,天师教门下众多弟子只以为那是天师教的门面象征,但其实真人,长老和掌门都知晓这块牌匾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唐代了,是天师教第十四代天师张慈正于百岁寿辰当日亲自刻印上去的。

  大长老足足的看了祁长青能有片刻,然后才出声问道:“道友,所为何来”

  “上课”祁长青淡淡的回了一句。

  “上什么课?”

  “给你们天师教上上如何做人的道理”

  “放肆,我们天师教传承过千年,谁有资格给我们上课?”二长老吹着胡子喝问到。

  祁长青挑了挑眉毛,继续手插口袋说道:“以前没有啊?现在有了,我给你们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