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和你们讲道理”向缺相当认真的看着两个阴帅,说道:“你们若觉得我说的话不通,那可以让我师叔来和你们讲啊?他现在不就在阴间么,我觉得让他来讲,可能比我更加的有说服力”

  “嘎······”两个阴帅直接被向缺一句话给噎住了,面面相觑,愤愤的对他说道:“你威胁我们?你居然敢威胁阴帅,你不信我们把你的阴司头衔给拿下来”

  “信,信当然信”向缺一本正经的说道:“但我更信,我师叔他好像不是个讲理的人,一言不合就很容易急眼,你们说是不是?”

  日游和夜游顿时有点麻爪了,这些日子是他们在阴曹地府当值处理大小各种事宜的时候,阴间无论是发生大乱子还是小麻烦,都得算到他们头上来。

  余秋阳是什么人?

  那是个胡搅蛮缠,只凭自己一时之喜就可以肆意妄为的人,要说他讲理那纯粹是扯犊子。

  几十年前,余秋阳一人一剑独闯阴曹地府闹得阴间不得安宁,大半年前余秋阳又仗剑前来硬是震慑的十大阴帅不敢处置当时惹出麻烦的向缺和曹清道,那这次来余秋阳还得整出什么事来?

  这个麻烦,日游和夜游可有点担待不起了,阴间会把责任算在他们头上的。

  两人琢磨不定的表情让向缺露出了一脸贼笑,他接着说道:“阴帅大人,我这朋友本就是阴司的身份,也算自己人了对不?对自己人怎么就不能网开一面呢,你们可以把他的记忆封印到成年,在他成年之前我就引领他入道门,等他成年之后记忆一被解封,然后你们可以把阴司的身份再还给他啊,继续让他为阴间效力啊,对不对?哎,这其实是件很划算的事,阴司本就不好找,死一个你们上哪找那么个合适的人选来啊,所以我觉得你们确实应该网开一面,不看僧面看佛面么,你看我师叔余秋阳有没有这个面子呢”

  “你是古井观弟子?”一直默不作声的孟婆忽然开口了。

  向缺挤出一副笑容,朝着孟婆拱手行礼说道:“孟婆,弟子古井观传人向缺,见过孟婆”

  “哦?没错都是一个德行,你们古井观向来都是一嘴歪理,死的说成活的圆的说成扁的,胡搅蛮缠”

  向缺尴尬的笑道:“性情中人,性情中人”

  向缺对孟婆比对阴帅的脾气好不少,毕竟最后曹清道喝不喝孟婆汤还得她点头才行,孟婆主掌抹去人记忆之责,在这件事上她开口还是要顶几分作用的。

  “你真的打算让余秋阳再来闹一次事?”孟婆神情淡漠的说道:“他来了又能怎么样?阴帅不敌,还有十殿阎罗王,十殿阎罗之上还有判官和阎王,最不济还有地藏王菩萨大人在,你们古井观人强势蛮横不讲道理,我们阴间总归还是能找出比你们更不讲理的,阴曹地府阴兵十万还能怕得了你们古井观?”

  向缺的脸“唰”的一下就沉了,这老婆子怎么比他还会威胁人?

  两个阴帅哼了一声,说道:“早就看你们古井观不顺眼了,你真就是敢闹一闹,当我们阴间不敢接么?是当我们接不住么?”

  “老向,算了”曹清道忽然拦住向缺说道:“在世为人总归是要舍去前生的,这一点是常理谁也改变不了,你能来看我就已经让我很知足了,行了老向,就此一别吧”

  曹清道的话跟让向缺充满了内疚和一股自责,要不是因为他曹清道哪用投胎转世,两人照样还能把酒言欢一起扯犊子。

  “我要是非让他不喝呢”向缺阴阴的说道。

  “不喝就不喝,能怎么的”向缺话音刚落,一道嚣张至极的声音忽然响彻在几人耳边。

  向缺茫然的左顾右盼,出声喊道:“师,师叔?你······来了?”

  向缺一哆嗦,师叔的动静把他给吓了一跳,老实讲其实他真没打算把余秋阳给招来,之前说的话完全就是扯虎皮拉大旗,用师叔的名头来震慑下两个阴帅。

  曹清道的事本就是他自己的事,他实在没道理让古井观在后面撑腰,毕竟和阴间闹的不可开交对古井观没啥好处,他就只是想单纯的吓一吓对方罢了。

  l酷¤V匠%网首&e发/

  但没想到,自己这么一吓,居然还把师叔给吓了出来。

  日游和夜游同时以哆嗦,皱着眉头看向远处嘀咕道:“他不是在牢狱那镇守么,什么时候出来的”

  孟婆淡淡的看了眼向缺,说道:“有底气了?”

  “小子,你委屈么?”余秋阳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嗯,委屈”向缺点头说道。

  “就只是委屈?”余秋阳忽然提高了声调。

  “额······”向缺眨着智慧的小眼神,反应极快的说道:“不的,还有点憋屈”

  “不错,这么回答就稍微有点靠谱了”余秋阳不知在何处,说道:“我们古井观不仗势欺人也不胡搅蛮缠,更不会闹事,这次的事我们认了,那个小子该喝汤就喝汤,我们也不管了,我告诉你但凡让我们古井观委屈,憋屈的我都得不让他好过,日子长着呢大不了以后在往回找就是了,向缺你回阴间吧”

  向缺一愣,嗯了一声,然后二话不说转头就有要走的意思。

  “唰”日游上前一步拦住了向缺。

  夜游愤愤的跺脚骂道:“混蛋,这他妈就是赤裸裸的威胁,恐吓,余秋阳你还能不能有点身为高手的觉悟?你这是打算以后要给我们穿小鞋么?”

  “就事论事而已,不喝孟婆汤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们非得上纲上线,那我就以后和你们在掰扯掰扯”

  孟婆忽然拉了把曹清道指着轮回之处说道:“我封你十八年记忆,你速去投胎转世”

  “孟婆,这行不通”阴帅不甘的说道:“阎王和判官那里我们交代不了,”

  “他们那里,我去解释”孟婆又朝远处说道:“余秋阳我不是看你面子才放这小子过去,我可以答应他的这个要求,但是他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说······”余秋阳沉默半晌后问道。

  “他身有始皇陵的天道气运,我要他去皇陵内替我拿一件东西”

  “不行,这个条件不行,那个地方他去不了”余秋阳直接干脆利索的拒绝了。

  “在他有生之年就可以了,我不急于一时”

  余秋阳足足沉默了半天,才叹了口气说道:“好,我替他答应你,向缺,回阳间吧,此间事已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