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皇陵景区的一间会客室里,观皇陵五人组面对面排排坐。

  没错,回到景区之后李秋子就出现了,一脸坦然。

  “我叫李秋子,龙虎山掌教姓肖,我俩呢就是师徒关系我跟你们不一样啊,茅山掌门姓赵,天师教的天师一直都姓张,杨公风水也从来没变过姓,你们说就这关系我跟你们能比么?有啥可比性么?龙虎山的掌教儿子废了,拿我是当半个儿子来养,但关键我也不管他叫爹啊,对不?”李秋子两手一摊,淡淡的乐了:“所以呢,你们这些公子哥啊身后资源丰富,有人挺着有人罩着,失去这次机会呢回去可能被自己的爹瞪两眼就行了,但我要回龙山你说我得是啥下场?”

  赵礼军说道:“所以,你就猫在后面伺机抢了一分天道气运”

  李秋子跟干脆的点头说道:“你没说占为己有那我听着挺高兴,因为我跟你们出的力是一样的,法器我就那一件但废在那了,对吧?咱们来之前说好了,各凭能力呗?八仙过海还有快有慢的呢,咱们这件事的区别就在于你们四个空了手白忙活了一场,而我得了好处,是不感觉有点窝火?但我说句实话,你们谁处在我当时那个情景有这个机会你们抓不抓?礼军,守城还有两位美女,别埋怨我行不行?咱们永远是一条船上的队友,我现在得了好肯定也得多出把力”

  赵礼军摆了摆手,说道:“心里不平那是肯定的,但既然你得了那份气运我们难道还能从你身上生生的给挤出来么?事过就过了,就像你说的我们还是在一条船呢”

  李秋子摸了摸鼻子,淡淡的说道:“因为我不想让人一直说龙虎山只有王昆仑,李秋子才是首座大弟子”

  “你得了那份天道气运······有没有什么······”杨飞菲儿忽然开口问道。

  八道目光看向了李秋子,没想到他却叹了口气,说道:“这事,过就过了能别提了么?这就像咱们五个一起买彩票你们五块钱都没中,我一个人把大奖给包了,然后你们问我这钱花的爽不爽,你们让我咋说?”

  “行了,别他妈刺激人了,唠点正事吧,那个姓向的怎么解决他”张守城不耐烦的敲了敲桌子说道:“折了一件法器折腾了好几天,千里扛猪槽就只为了观皇陵没想到最后被人截胡了,他凭啥就这么给生抢了啊?我管我爹要点钱要点东西那是因为我管他叫爹,他管我叫啥啊?凭啥我们在前面使劲他坐享其成啊?我他妈要养儿子是不也得挑个岁数小点的养,草······没准他都得死我前面去,研究研究,必须收拾他”

  “四家联合,找个人难么?”赵礼军眯缝着眼说道。

  他们这四家找人肯定不难,而且前提是找的那人还浑不自知呢。

  没错,向缺觉得自己观皇陵无望后就从骊山下来了,他并不知道老道一道魂魄附在了他的身上生抢了属于别人的天道气运,而他更不知道,自己假死这件事已经被赵礼军他们给知道了。

  所以,这件事整出了个差头。

  向缺没有刻意的掩藏自己的行踪,大摇大摆的出了骊山然后堂而皇之的晃悠着。

  好在有一件事出了些许差错,赵礼军让人打探向缺的时候除了姓名和长相给出了个大概之后,还特意交代下去,这人一头白发。

  就只这一点,让向缺短时间内算是安稳无恙了,最显著的特征让他逃过了不知多少次擦肩而过的危机。

  人生啊,充满了太多的无奈和巧合。

  你说向缺和赵礼军,苏荷有没有缘?

  若无缘,三千大世界百万菩提众生,为何他们独独能几次相见,然后还有着扯不完的皮?

  若有缘,肯定还得有再扯来扯去的狗血情节,撕逼画面妥妥的一茬子接着一茬子!

  三天之后,华山之巅。

  嗯,向缺出了骊山后没啥事就溜达到了华山,因为他最近比较郁闷,郁闷的源头在于他莫名其妙的少了一个多月的记忆。

  这一个多月他到底干了啥,在回忆了几个夜晚实在想不起来后彻底让他无奈了,要不是自己还在骊山的小树林里,向缺都怕他被人给迷了然后送到夜店里接活了。

  来到华山之后,向缺徒步登上山顶,感受下云海雾海的壮丽,陶冶了下无比憋屈的情操。

  华山山顶,凌晨三点多,在山上歇息了大半夜的向缺打着哈欠爬了起来看日出。

  远处天边,白云下旭日东升,一抹朝阳若隐若现,仿佛伸手既能碰触,远在天边近在咫尺。

  向缺深吸了口气然后缓缓吐出,将挤压在心头许久的郁闷慢慢的涌出胸腹,那一口浊气让他不爽许久了。

  早上七点,向缺日完,不是,是看完了日,然后下了山顶跑到长空栈道去享受了把自己的体验。

  长空栈道在华山南峰东侧山腰,是华山派第一代宗师元代高道贺志真为远离尘世静修成仙,在万仞绝壁上镶嵌石钉搭木椽而筑,简单点来讲就是一般人上去腿肚子都得打哆嗦。

  向缺也怕,因为他稍微有那么点恐高,要不是最近太郁闷他憋屈,他也不想傻呵呵的往这上面走。

  “哎,哥们,咱能好好走两步成么?你这一顿小晃悠,我他妈都要尿了”向缺前面有个二十来岁的小青年,上了栈道之后走了一百多米,明显两腿就跟装了电动马达似的哆嗦个没完,整的后面的向缺都有点小紧张了。

  小青年哭丧着一张脸回头说道:“大哥,我他妈后悔了,商量商量你往后退退行不?我想回家找我妈了”

  向缺无语的说道:“你觉得开车,是前进挡开着得劲,还是倒车容易?我后面十几个人呢,你想我们全都倒着回去啊”

  “不倒,关键是我也走不动了啊”

  “深呼吸,别紧张,别往下走,把眼睛朝前捋直了,目不斜视”

  m更新最C1快V;上酷匠V}网i

  “大哥,你跟我说说话呗,分散下我紧张的精神可能会感觉好点”

  “嗯,行啊,你要说啥就说吧,好好走就行了”向缺崩溃的点了点头。

  “哥,你哪人啊,听你口音是东北人啊”

  “嗯呢,你呢?”

  “我云南大理人士”

  “哦”向缺哦了一声,没话接了。

  “哎大哥,你东北的啊?你是黑色会嘛?”小青年怯怯的问了一句。

  向缺无语,理直气壮的问道:“兄弟,那你给我耍套六脉神剑我看看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更新啊,一般都在下午和晚上分两次更出来,除非特殊情况下会上午出更新,所以大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来品一品,时间正合适,要么睡一觉早上起来蹲厕所的时候看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