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让赵礼军和苏荷魂牵梦绕,并且十分纠结和狗血的声音。

  声音的主人最开始和他们相识还算是融洽,属于点头之交,随后却无缘无故的结了仇,而且冤孽不浅差点害的他们门人尽死,正当赵礼军想百般对付他之时没想到却得到了此人的死讯,空准备了一身力气却打在了一团棉花上。

  可正以为此人已死的时候,始皇陵山顶那道疯癫的身影又勾起了他们被压下许久的回忆,可经过验证之后却发现好像是自己想多了。

  原本,当一切终于放下了的时候,此人也要被深埋在记忆深处的时候,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应该是属于自己的一份机缘,居然被一个已死之人给生抢了。

  “4酷_h匠网永}久*u免r费}d看x1小说

  这他妈就好像是韩国狗血爱情无厘头伦理剧,太起伏了,情节太勾魂了。

  “撒谎儿子的,我他妈现在呲泡尿,就跟尿了一瓶美年达差不多,上火外加尿血都他妈掺和到一起了,那色相当纯正了”张守城仰天长叹,无语问苍天。

  “是他?他,到底死还是没死?”苏荷错愕的问道。

  赵礼军长叹了一口气,瞬间进入抓狂状态,自己顺风顺水的活了三十年没想到最近大半年连续在一个人身上折戟沉沙,并且每次折的都相当窝心,阴谋阳谋完全是被人给当猴耍着玩了。

  “谁?那人你们认识啊?”杨菲儿恨恨的说道:“平白忙活了一大场,最后却给他人做了嫁衣,竹篮打水一场空,我们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向缺······听着声音有点像”

  张守城咬牙切齿的问道:“那个人你们不是说已经死了么,死你爹篮子啊,还他妈抽人魂魄出来鉴定一下,也他妈没看出来个子丑寅卯,你看看咱们几个活脱脱的演了场逗闷子喜剧,自以为是主角呢,没想到最后全他妈是配角,导演,编剧男主角全被他一人给身兼数职了,周星驰也没这么有才啊,窝火不?闹心不?咦······李秋子呢?”

  到这时候四人才发觉,从争抢开始之后李秋子人影就没了,一路追来的时候他压根就没跟上来,这人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四人脸色唰的一下就变了,天道气运多大个事啊,这种事鞋跑丢了也得尥蹶子往上追啊,就算没希望也得争那一分的可能性,但偏偏李秋子人却消失了。

  杨菲儿张着嘴,呐呐的说道:“我,我记得,好像······好像,在抢天道气运的时候,那人似乎并没有对他下手,我们五个里惟独他好像被漏下了”

  “你那意思是说,咱们五个白忙了一场,最后被一头猪给坐收渔翁之利了呗”张守城耷拉着脸问道。

  赵礼军淡淡的笑道:“西天取经的路上,都他妈以为孙悟空是主力,没想到最后二师兄先成佛了,草”

  四个人顿时憋屈的一脑门子黑线,这次观皇陵可真是赔大发了,杨菲儿废了镇宅之宝,茅山,天师教和龙虎山各废了一件传世法器,这要是五个人全都空手而归大家心里还能平衡点,但偏偏到最后他们自认是猪一样的队友,却来了个釜底抽薪。

  新仇旧恨的对手成了赢家不说,李秋子凭啥拔了个头筹啊?

  这他妈不是把人往死里操了么!

  “此仇不报非君子啊”赵礼军幽幽的说道:“更何况,我好像也不是君子啊”

  张守城阴着脸说道:“我看也是不能就这么算了,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我不是君子肚量自然不大,睚眦必报才对,他现在肯定还没出骊山,我们出去遣出人手追他,总还是有几分机会的,就算不能夺回天道气运也不能白白便宜了他,追······”

  骊山顶,树林深处,那道头发皆白的身影在一路狂奔了许久之后悠然而停,慢悠悠的漫步在了林中。

  原本空洞的眼神精光乍现,举手投足间相当有范了。

  他的右手一直紧握着,一股柔和的光晕包围着右手,当他摊开手掌之后,仿佛有一股股浓浓的生机充斥在四周。

  “嘶······”人影皱着眉头吸了口气,看着手中的天道气运沉吟半晌才说道:“居然差了几分?算了,算了,本来就是窃的,贪多就犯了贪念了,看开点看开点,就是白得的,也是便宜了这小子,见好就收吧”

  那人影说完忽然两眼一闭身子就缓缓的倒在了地上,然后从他的眉心处逐渐升起一道穿着邋遢道袍年岁一大把的道士,静静的看着倒在地上一头白发的年轻人。

  老道的身影模糊不清,就连面容看起来都有些虚幻,悬浮于离地三尺处。

  “我也就能附身于你一时三刻之久,时间再长点恐怕对你没什么好处,这天道气运我先给你压下来,现在让你享用那是贪多嚼不烂,才半年多就想连升两级,你步子迈的有点大了,所以······当然还是得多多磨练你了”邋遢老道伸出一根手指牵引着地上那人手心里的天道气运于他眉心印堂处,然后气运忽的一下就钻入了他的体内,但随即老道手掌突的就按在了他的头顶,将已经吸纳而进的天道气运给禁锢住了。

  禁锢住天道气运,老道又看着他满头白发挺无语的说道:“居然疯了,还疯了一脑袋白毛,哎呀呀······不过看起来还挺有造型感的,路线走的比较洗剪吹啊”

  老道念念叨叨的身影逐渐消散,但就再他身影散去之时,地上那人的满头白发竟在瞬间由白转黑,恢复如初:“古井观的人,除了我以外,其他人一概不允许比我帅的有层次感,你还是给我滚回原来的德性吧”

  一天之后,躺在地上的向缺悠然而醒,他茫然的坐了起来打量着四周,揉着嗡嗡的脑袋。

  “草他么的,咋失忆了呢?”向缺挠了挠鼻子,低头看着自己的一副惨样努力的回忆他这几天到底是咋混的。

  可最终向缺的记忆只停留在了入骊山之后的十天中,在往后他根本想不起来之后的那段时间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昨个的解封被谊久天长一个人不声不响的给包了,来么么哒一个,我太稀罕你了。

  谢谢今天打赏的幸福使者,继续么么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