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不到一成能引动始皇陵风水大阵的机会也就两者能够办到。

  前者是杨公风水杨家,后者就是岭南王朝天家族,只有这两大风水世家舍身一拼才有可能触动陵墓中的风水大阵,而这个机会也就不到一成而已。

  “不到一成的机会看起来是不是很渺茫?心里顿时就凉了半截,是不?”杨菲儿笑眯眯的说道。

  “我们不贪,能有这么点可能性就已经知足了,近百年来就这点可能性也不知道多少人都没有呢”赵礼军看了眼地上的风水罗盘,忽然说道:“我听说,前不久杨啸在成都折戟沉沙了?不但差点毁了你们杨家的传世风水罗盘,还让杨木受到重创到现在都没床上爬起来?”

  杨菲儿脸唰的一下就变了,刚一皱眉,赵礼军又接着说道:“听说是和陈三金的女儿起了冲突,被她所请来的风水大师暗中布阵给偷袭了?我问这话没别的意思,是好奇到底这世上还有谁能在风水术法上胜了你们杨家的三驾马车,毕竟当时去成都是杨啸和杨木同时带的队,是王朝天的人么?”

  “不是,那个人到现在我们也没查出来是谁,知道他身份的只有陈夏,还有他的两个合作伙伴,这些人你除非给上手段,不然他们肯定不会告诉你是谁的,但这三人的身份都很特殊,用强?会有大麻烦的”

  “呼······”赵礼军轻吐了口气又看向了不远处疯疯癫癫的那个男人。

  苏荷说道:“要不是两天前逼出了那个疯子的魂魄,要不是那个人已经死了,你甚至不用查我们就能告诉你,偷袭杨家的那个人是谁了”

  "B酷9匠网正0\版首4发

  杨菲儿豁然一愣,不解的问道:“他的手段能有这么多?不就是之前和你们有了冲突把王昆仑给救走了么?”

  “他叫向缺,可惜你没机会再接触到了,不然你就会知道他的手段每一次和你相遇都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惊讶”赵礼军叹了口气,说道:“很好的对手,可惜死的有点早了,英雄寂寞,寂寞惜英雄啊”

  张守城在一旁说道:“我是不是出山晚了错过了什么,听你们这两天老提到那个人,给我心都整的痒痒了”

  “可惜你也没有机会了”苏荷笑道。

  午后一点,一天中阳气最重之时。

  始皇陵山顶,赵礼军和张守城几人围在杨家的风水罗盘前,杨菲儿开始嘱咐道:“这是我杨家的重宝,杨公的传世风水罗盘,乃是他当年在宫任职时由一位懂得祭练法器的术法大师锻造出来的,被杨公一直随身携带堪舆风水,然后伴随着每一代杨家家主一直延续到现在······经过几百年的孕育,这个风水罗盘里凝聚了无数天地之气,它唯一的作用就是寻龙点穴堪舆墓地,如今罗盘被废,也就这一次使用的机会,当我把罗盘内的天地之气释放出来后,有可能会有机会引动始皇墓里的风水大阵,机会很渺茫,但再渺茫也是聊胜于无”

  “说了这么多,重点还是那句机会很渺茫啊,你这是再给我们打预防针么”李秋子幽幽的叹了口气。

  “如果这个世界上,啥事都能马到成功,那他妈还要奋斗,要努力这两个词干啥”张守城斜了他一眼,说道:“人活着就是他妈的折腾,挣扎,你干啥都轻轻松松的,那不都是千万富翁高官厚禄了么,这和买彩票是一个心理,有的人砸里几百万可能连五块钱的影都见不到,但有的泥腿子可能就省下盒买烟的钱就能砸中个大满贯一晃成富豪了,你说这机会不也得用渺茫来形容么”

  “其实······也不一定”杨菲儿拢了下头发忽然说道。

  几个人的目光猛的望向了她,露出询问的意思。

  杨菲儿说道:“我不是说了么,以风水罗盘内蕴含的天地之气来沟通陵墓内的风水大阵,但风水罗盘里的气息虽然孕育了几百年但还是有一个固定的量,如果这个量能够达到一个顶点的话,不到一成的机会也许可能会提到一成,如果能达到一个临界点的话,两成,三成的机会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张守城愕然问道:“什么意思?还有机会提高几率?”

  “她的意思是,如果还能有源源不断的天地之气供应罗盘所需,才有可能将机会提高”苏荷淡淡的笑了,说道:“你们杨家老太爷真是好算计,知道我们三大道门底蕴深厚,所以才联系上我们,对吧?”

  “这不是双赢的事么”杨菲儿不以为意的说道。

  张守城挠了挠鼻子,皱眉说道:“你那意思是,我们也得为这虚无缥缈的机会,牺牲一把呗?”

  “那就得看你们了,如果你们愿意那就牺牲一把,如果不行也无所谓,因为这并不是我的绝对诉求,反正我们已经决定把杨家的传世风水罗盘甩出去了,引子由我们杨家来出,这个助力你们自然是全凭自愿了”

  “这事不急于出手,走一步看一步再说也不迟”赵礼军摆了摆手,看着高高的日头说道:“我们肯定是想把机会提上来,但也得看可能性有多大,不能白白牺牲对不?”

  “那就是你们的问题了,我只管抛砖引玉”杨菲儿整了整衣裳,盘腿坐在罗盘前方。

  其实,这场交易无论啥结果,杨老太爷都是划算的。

  失败了,杨家换来了三大道门百年后的承诺,成功了对杨家也没什么损失,因为又多了三个强有力的盟友。

  但杨老太爷可能左算右算都没有算到一件事。

  龙虎山,茅山和天师教的人也没有想到,在这个世界上当机缘降临的时候也是有可能被截胡的。

  时间回到三天前,终南山古井观,三清大殿内。

  “小偷小摸小人小心眼生于终南,不是良家好汉,大风大江大浪大气运,于己未年窃天道喽······”老道一脸贼笑,笑意盎然的说道:“偷鸡没成,丢了一把米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李叶涛,牵挂,Star解封,谢谢幸福使者打赏。

  你们的支持杠杠的,动力给的足足的,我很欣慰啊。在外面办事,下午回来再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