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嗡,嗡嗡嗡······”

  杨家的风水罗盘被杨菲儿以七星打劫秘书驱动后,罗盘上发出了一连串的嗡嗡声,罗盘的指针疯快速的转动着,化成了一道残影。

  “始皇陵坐北朝南,背靠骊山,骊山翠绿青松常在,这叫左青龙,墓地西侧山比青龙低这叫右白虎,始皇陵南渭河流过这就是藏风聚气的风水格局”杨菲儿拿起罗盘,上面转动的指针缓缓而停后指在了始皇陵的西北方:“我们找到聚气的阵眼,然后用罗盘里的天地之气引动阵眼内的法阵,这样就有可能催发墓内的风水大阵了”杨菲儿拿着罗盘领着几人从始皇陵走了下来,奔着秦始皇墓的藏区而去。

  始皇陵是供游人参观游玩的,逢年过节会接纳大量的游人,这地方就是一处景点,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秦始皇墓,天天有人在自己的脑袋上走来走去的,秦始皇能愿意么?

  真正的始皇墓地是在始皇陵的后侧,也就是葬区,葬区的地下才是秦始皇的地下宫殿也就是他埋身的地方。

  葬区是不对外开放的,人迹罕至常年都无人来,只有考古队或者打通关系的风水大师才能进入葬区。

  杨菲儿领着几人进入葬区之后,他们谁都没有发现,在他们身后一道人影背着个破旧的旅行包尾随在他们身后一同进了葬区。

  罗盘的指针忽左忽右的指引着方向,前面就是骊山的密林深处,没有人烟没有小路。

  “也就只有我们杨家的传世风水罗盘,可以堪舆出始皇墓葬区的阵眼,当年杨公任职朝廷光禄大夫之时就被皇帝御赐钦点为其堪舆驾崩后的墓地,杨公带着这个罗盘踏遍了千山万水为皇帝寻龙点穴时,就曾来过骊山的始皇墓,按照我们杨家的典籍来讲,当初杨公就已经知道骊山是秦始皇死后所葬之地了,但是杨公知道后却没有对任何人言明,直到他死了以后才把这件事记录在了杨家的典籍里,并且告诫后世子孙不可擅自寻找始皇墓,除非有一天始皇墓被人先行发现后,杨家子弟才可以过来,否则擅自行动者会被逐出杨家家谱”

  杨筠松到现在为止,都是举世公认的风水大师,其在风水术法上的造诣千百年来也就寥寥几人可以比肩,其中鬼谷子先生的造诣,杨公曾亲自承认过,自己纵使再活百年也不及,所以发现骊山葬着秦始皇后,杨筠松就绕开了此地,并且将其隐瞒起来没有透露给任何人。

  这就是杨公的难能可贵之处,也是风水术师敬仰的原因之一,杨公在风水一术上的造诣相当于孟子在儒学上的成就了。

  “有了你和杨家的风水罗盘,我们就相当于是带了个作弊器呗?”张守城一脸帅气的走到杨菲儿身边,低声说道:“早知道这样,我就上你们家做个上门女婿了,这好处不就独独落到我们天师教身上了”

  杨菲儿风情万种的瞥了他一样说道:“现在也不晚,小女子还待字闺中呢”

  张守城两手一摊,挺可惜的说道:“关键是你现在已经把这好处都给甩出来了,我上了门那还有个屁用”

  杨菲儿咬着嘴唇,媚眼迷离的说道:“你这上门女婿,是看上了我们杨家的罗盘,还是小女子我啊”

  “鱼和熊掌我都想吃,缺一不可”

  “那后面那个女人呢,我记得你之前还说过什么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之类的话呢”

  张守城笑眯眯的说道:“我觉得吧,男人这辈子有两件事是不能一直干下去的”

  “哪两件啊?”

  “做一份工作,睡一个女人”

  “王八蛋,男人不要脸到你这地步也算是奇了”杨菲儿恨恨的瞪了他一眼。

  “奸夫淫妇啊,一看裤裆又都刺挠了,我跟你讲咱们要是没在这,他俩调完情都能在这小树林里干柴烈火的烧起来,信不?”李秋子在两人身后一脸幽怨。

  “你是睡过杨菲儿啊还是睡过张守城,咋知道他俩这么随便呢,约炮现在都这么随意了么?社会发展的也太进步了”赵礼军愕然问道。

  “撒谎儿子的,我闻出来了,他俩身上的骚气乃是味出同源,一经碰撞肯定能产生核聚变反应,后果就是两人刹不住车直接就往林子里滚”李秋子仰着脑袋傲然说道:“我他妈就是学降妖伏魔了,不然早就成物理学家了,你知道么?我出生的那天,牛顿的棺材板子都飞起来了,为啥?他知道自己地位不保,要他妈诈尸”

  苏荷和赵礼军一脑门子的黑线,看着陶醉在自己幻想中的李秋子,赵礼军叹了口气,说道:“龙虎山要是就这么一个首座弟子,那就完了”

  李秋子横了他俩一眼,不乐意的说道:“你看,跟你们畅享一下内心的情感,你们唠唠嗑就埋汰我,龙虎山有我咋的啊?龙虎变猫狗了呗?草······别几吧又拿王昆仑说事啊,我他妈早晚干死他”

  -酷匠#网/唯G一正,(版,J其:他都是^/盗(0版M?

  “都说男人三十岁前活的是人生,三十岁后活的是智慧”苏荷挺无语的说道:“秋子,啥时候脑袋能开窍呢”

  李秋子继续仰着鼻孔说道:“早晚有一天,我得让你知道什么叫,李秋子横刀向天笑,一身霸气帝王道”

  “停,到了”走在前面的杨菲儿忽然一摆手站住了。

  赵礼军,苏荷和李秋子连忙赶了过去,走到杨菲儿身边。

  “这······就到了,啥也没有啊?”李秋子茫然的左顾右盼,他们几人所处之地没啥出奇的地方,还是那片小树林,还是骊山,周边的景象跟其他地方一点区别都没有。

  风水罗盘上的指针已经停止了转动,“让你看出来了,那还能是始皇墓的阵眼么,别说是你了,就是国内的风水大师全都齐聚在这,能看出来的超过一只手那鬼谷子都得起来扇自己嘴巴子”杨菲儿轻描淡写的说道。

  “看不出来,咋办啊”不光李秋子,赵礼军和张守城也是一头雾水。

  “看肯定是看不出来的,因为阵眼不是用看的,明白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fen的解封,周末了我也给自己放个假,晚上没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