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呢,这几位先生和向缺说话的时候,还能装一装大拿,拿岁数说事呢也能自认长辈。

  可向缺给胖子神不知鬼不觉的卜那一卦顿时让莫大先生他们感觉自己矮了三分,没办法啊实力上讲,向缺几乎可以完虐这一整条街了。

  所以,吴老他们一直想尽力把向缺给留下来,但现在看来可能性已经不大了。

  好的同伴,只会让你越来越好一路往高了走,而质量不行的人总是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你,久而久之你就会被拉到越来越低的水平线上。

  向缺如果能在某家店里坐店一年,这一年的时间里店里的人整体水平绝对能被生生的提高一个大的层次,如果他能坐镇三年,这家店估计能雄霸西南市场了。

  酷+|匠网正B/版首;发D:

  可惜的是,他们有此意,向缺却无此心,既然这事强求不来那就别求了,大家坐在一起喝喝茶聊聊天混的熟点以后也许还有能用人家帮衬的时候呢。

  更何况还有一点让莫大先生他们挺心惊胆颤迷惑不解的是,自从向缺给胖子随意的卜了一卦之后,他们都有心在打量向缺的面相。

  看卦,除了测八字,摸骨,抽签以外看面其实也很准,由一个人的面相上能看出来很多问题。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三人私下里合计了,向缺的面他们看不出来,用通俗点的话来讲就是看完向缺的面以后他们得不出任何的结论来。

  感觉就好像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一样,向缺的面相明明就在那摆着,但你却啥也断不出来。

  这种情况他们在古董街几十年了,自己没碰到过,也没从前人那里听到过。

  但谁都知道一件事,看不出就看不出吧,你不能去向人打听这个,因为这事明显太玄乎了,太神乎其神了。

  所以,几个人把这一点都给忽略了,转而打听向缺是怎么给胖子卜算出来他今天有血光之灾和破财相呢。

  “正常来讲,你们看的只是表面,比如他的面相和八字,但表面是有可能存在假象的,这个假象一个是被人刻意更改了,比如整容,整过之后你很难瞧出他本来的面目,另一个假象就是指他的命里可能发生了一些改变他命运的状况发生所以八字测的可能会有些出入,这个就比较复杂了用话根本就说不清”

  “略微有点玄妙了”许大师沉吟的说了一句。

  向缺那就不知道咋和他们解释了,虽然都是同行,但其实双方是两个世界的人。

  向缺是真正的风水阴阳界中人,引天道注视受因果的循环,而这几位顶多算是门外汉,还没有真正的踏入风水阴阳界,就跟幼稚园的小朋友们还没有开始九年义务教育是一个道理。

  当然了他们现在就是想踏进来也没用,因为岁数太大了。

  “那个胖子的眉间有条黑线,那叫一线天是祸从天降的征兆,兰太有痣是破财相,他的这些征兆被隐藏了所以你们看不出······至于我为什么说他会破财五百,这件事言语之间没办法交代”向缺能看出的原因是他动用了风水阴阳术法,道家解命经中就能断人前事知人后路,并且算出的东西绝对吻合他的命理轨迹,可以说就是分毫不差。

  问到这莫大先生他们就知道话题得就此打住了,他们知道算命看风水自己懂得确实就是皮毛,在往上那是有真正的术法大家存在的,这个层次他们是接触不到的。

  茶喝到下午的时候就散了,向缺回到自己摊子那还得再算两卦,这点他没有蒙他们,今天确实是他最后摆摊算命的日子,三卦结束后就要离开古董街从此以后不会再来。

  下午四点多钟,向缺就完事了,两卦算好后人就打算离开了。

  赖老头依依不舍含情脉脉的看着向缺说道:“走了啊?”

  “嗯呢,咱们这就再见来不及握手吧”向缺掏出烟递给他一根笑着说道。

  赖老头又习惯性的捋下自己的胡子,挺伤感的说道:“你走了之后我咋整啊?”

  “我不在这的时候,你不也活的挺滋润么”

  “滋润啥啊,脑袋上都是大包,一年最少整两三个,跟他妈商量好了似的”赖老头叹了口气,说道:“我发现,有你在的时候我吹牛逼那是朗朗上口,现在都习惯性的依靠你了,因为心里比较托底啊,你一走我这心里就空落落的”

  向缺在赖老头旁边的时候,他一接活时碰到难断难糊弄的人向缺就会在一旁提点他两句,就这两句话很有画龙点睛的意思,啥问题都能解决了,几天下来赖老头确实有点习惯性的依靠向缺了。

  现在向缺要走了,他觉得自己的指望也没了。

  向缺起身拍了拍自己的屁股,指着身下说道:“来,向这横移过来然后自己画个圈,以后再摆摊就在这摆,哪也别去哈”

  “有啥说道么?摆这,会让我看起来比较帅气么?”

  向缺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帅掉渣有个毛用?你都是老灯了,真有个小媳妇给你你能收拾得了么”

  赖老头抻着脖子说道:“不用小媳妇,四五十岁左右的老娘们给我,闭上眼睛关上灯我也能品出林志玲的味来,主要不得看气质么”

  “草,你气人肯定在行”向缺无语的说道:“就按我说的来吧,这地是个还算过得去的财位,对你来讲养家糊口混点养老钱不成问题”

  “这么回事啊?”老头一愣,随后摆手说道:“走吧,走吧,我一会放一首《伤不起》听听亚洲最俗气的神曲,来弥补一下咱们两个离别时的伤感”

  “好自为之啊,年岁大了,自己悠着点糊弄人吧”向缺拍了怕赖老头的肩膀,朝着古董街外走去。

  “哎,曾经的一表人才败给了年少无知啊,早三十年我要是用点心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那我现在的人生不也是潇洒而过么,你看看人家这日子活的,太沧海一声笑了”赖老头望着向缺的背影,感慨颇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