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个下了雨,西安天潮路滑,你看你这底盘也不太稳摔一跤就犯不上了,你从这离开的时候顺着左边那条路走,明白没?”

  胖子眯着小眼“啊”了一声,问道:“就,就这句话?”

  “嗯,就这个,听不听?”

  胖子乐呵呵的笑了,说道:“也不是啥大事,您现在就是让我爬着走,你看我能不能给你匍匐前进就完了”

  胖子和吴老,莫大先生打了声招呼拱了拱手转身就走了。

  ☆A酷I匠网L首Na发SR

  这三位有点蒙圈了,面面相觑后问向缺:“你这算是认输了呗?一卦没算就让人走了,这整的让我们稍微有点不太好意思了”

  吴老叹了口气,说道:“我们也算是胜之不武了,但没办法啊······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啊”

  向缺叼着烟,冲着胖子离去的方向说道:“谁说我一卦没算啊”

  “你算了?啥时候算的啊”赖老头迷茫的问道。

  几个人顺着向缺的眼睛看向离去的胖子,他还果真照着向缺所说的从这离开之后拐了个弯朝着左边的路走了过去。

  “瞄······”一只野猫这时顺着路边的一棵歪脖树三两下就蹿上了旁边的一栋三层门市,门市上是个凸出来的露天阳台,阳台上摆放着一排花盆。

  当野猫上了阳台后爪子一下就扒拉到上面的一盆花,“嗖”花盆正好掉落下来。

  “啪”的一声掉在地上碎了。

  刚刚走过去的胖子被吓的一回头,愣愣的看着地上的花盆有点蒙了。

  他要不是正好往左边走,阳台上被野猫碰下来的那盆花,整不好今天就得给他来个血光之灾了。

  莫大先生他们唰的一下就看向了向缺,这他妈外人可能用巧合来解释,他们能么?

  “哎我去,吓死我了,差点整个血流满面啊”胖子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回头朝着向缺他们这边看了眼然后拱了拱手。

  向缺淡淡的说了一句:“小心点,还没完呢”

  吴老他们看着向缺的眼睛又是一抽搐。

  这话胖子是没听到,他拱了下手之后一转身刚迈出一步,脚下就发出“咔嚓”一声。

  胖子低头一看,又他妈蒙了。

  “我草,这啥JB玩意啊”胖子的脚下踩到了一个青花瓷的小碗,小碗被他的四十三号肥脚一下就给干的稀碎。

  胖子的旁边是个卖古董的小摊,上面零零碎碎的摆了一堆小玩意,他抬脚落下的时候正好踩到摊子上了。

  摊主是个五十来岁的小老头,他见胖子一脚踩碎了自己的传家之宝眼睛顿时都绿了,一把拽着胖子的胳膊就说道:“哎我说,你走路看着点啊,你知道你这一脚下去什么后果么?三环一栋二居室被你给踩没了”

  “啊······”胖子今天第三次发蒙了,他低头看着脚下的碎片回身哭丧着脸对莫大先生他们说道:“您几位,我这坎来的是不是有点太让人措手不及了”

  摊主死拉着他不放,说道:“你坎啥啊?我这他妈才是坎呢,祖传八代正宗青花瓷,佳士得前年叫价八百万那还被抢破了头呢,我这后半辈子一家五口,就指着这碗过日子呢,前两天有个古董商找我出价二百个我看都没看,今到好一脚被你给整的支离破碎了,你说咋办吧?”

  胖子求援的看着莫大先生他们,说道:“大师,您这是咋看的?怎么没告诉我今天不但有血光之灾还会破财呢?”

  许大师他们深深的看了眼向缺然后走到胖子旁边,低头瞄了眼地上的青花瓷碎片。

  摊主一看这几位来脸顿时耷拉了下来,讪笑着干咳了几声,挠着脑袋也不说话。

  “古董呢,要是有人收的时候打眼了那算他活该得认账,但今天这事明显不是买卖上的问题,对不?”吴老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青花瓷的随便说道:“你说祖传几代来的?这碗要是能有你岁数大,我店里的东西你进去随便拿一个就走”

  莫大先生连看都没看,说道:“扯别的就没用了,你看这胖子像人傻钱多么?你真管他要个六七位数的赔偿他也得有啊?多少钱买的你给个价,差不多就行了哈”

  摊主苦笑着直叹气,一摊手说道:“我今出门是没看黄历,刚出摊就折了个物件,得了看你们的面子,我这马上就收摊回家今天也不出了,您让这位先生掏五百块钱补偿我,不多吧”

  “不多,不多,那你点好了这正好五百”胖子麻溜的把包里的钱全都给掏了出来,嘴里还念叨着:“巧了,巧了,算好一卦正好剩了五百,哎我这还得走着回家,得了就当减肥了”

  吴老他们几个赶紧回到向缺这,他抬头笑眯眯的问道:“您几位,谁能把我拎走?”

  “你早就知道他今天朝右走会有血光之灾,而且还注定得要破财,就不多不少正好给他留了五百?”吴老吹着胡子一脸震惊。

  “铁口直断?我店里的招牌,得砸了”莫大先生幽幽的叹了口气,一脸颓败的说道:“我们只能看人前程,卜算后路,但却断不出一时三刻,这种传说中的卜卦看相我以前一直以为只是胡谈,今天算是长眼了”

  看相算卦,大体上就是这个路子,给你卜算下未来福祸,家庭事业走向,但那都是笼统的,也就是说的含糊其辞,这只能算是小道。

  在算命界,真正的卜算大道是洞悉人之后事,就像莫大先生说的那样,向缺能断出一个人的一时三刻这才是真正能当得起一个算字。

  啥叫断一时三刻?

  就是算命的人,从你这离开之后的一个小时里发生什么事你能给算出来。

  就比如刚刚里去的那个胖子,要不是向缺提醒他一点,他脑袋现在肯定呲呲冒血,再比如向缺给他留的五百块钱,也是早就知道他今天要破这个财了。

  这样的人能留的住么?

  留得住,自然好。

  留不住你也强求不了人家。

  所以,莫大先生他们不再强求向缺成为自己的镇店之宝了,而是很礼敬的把他邀请回去,就只是单单喝个茶请他指点一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下午还有两更,今天四更。

  哎,表在催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