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七点半,西安天色渐黑。

  这间卡哇伊的卧室里,两扇窗户的窗帘全都被挡的严严实实的,屋内一点光亮没有,几个人互相之间只能听到彼此微弱的呼吸声,伸手不见五指连人脸都看不清楚。

  “自己咬破食指,把血涂在印堂上”

  有点小紧张的赖老头迟疑的啊了一声,问道:“我就是个看戏的,管我什么事啊?”

  嘴里虽然发问,但赖老头的手指已经被自己咬破了,然后用血涂在印堂上。

  屋里这几人,黄婷玉身有富贵气善事做的颇多不惧怕一般的小鬼缠身,莫大先生和许大师多少也算懂些行当,惟独赖老头连个半吊子都算不上,加上平时坑蒙拐骗的,比较容易被侵。

  “呼······”

  卧室里,忽然轻轻的刮起了一阵小阴风,温度陡然开始有些降低。

  “来了,来了······我们召唤碟仙的时候,就是这样,姐姐,她来找我了”床上的黄萌萌哆哆嗦嗦的缩在黄婷玉的怀里,一脸撒白。

  黄婷玉轻轻的拍了拍她说道:“没事,没事······”

  “啊······姐姐,她来了”

  黄萌萌的床前,突兀的站着一个披头散发,七窍流血的小姑娘。

  小女孩的脸上布满了鲜血,右边半张脸露出了森森的白骨,左边眼眶子上耷拉着个没完全掉落下来的眼珠子,鼻梁骨塌陷,双手垂在身体两侧晃荡着,一条腿的膝盖不规则的扭曲到了一旁。

  0)看x&正版章^-节H上3酷(匠E网

  这是小姑娘跳楼后死时的模样!

  屋里除了向缺和黄萌萌外,谁都看不见这惨死的小姑娘,但看黄萌萌一脸的崩溃和恐慌,就知道她肯定是看到了让人心惊胆颤的东西。

  “咯咯咯······咯咯咯······”小姑娘的嘴里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她晃荡着双手一瘸一拐的朝着床那边走去。

  床上的黄萌萌,突然剧烈的挣扎起来,双手拼命的挥动着挣扎着要从黄婷玉的怀里钻出去,她的哭腔都变调了:“别找我,别找我······我不是有意要害你的,我知道错了,求求你了,别找我好么”

  “咯咯咯······咯咯咯······”小姑娘就是看着黄萌萌笑个不停,血从她的脸上“滴答,滴答”的往下掉。

  屋里的几个人神经都绷紧了,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黄萌萌那种极度惧怕的神情让他们非常直观的感觉有点身临其境的意思。

  站在一边的向缺微微皱了下眉头,这小姑娘身上的怨气有点太重了,比一般的冤魂还要浓。

  自杀之人本身就怨气浓烈,再加上她在死前曾经被人折磨了大半夜,受尽了非人的虐待,尚未成熟的心灵里充满了无边的怨恨,这股怨气是很难消散的。

  怨气深,难化解。

  向缺干咳了一声,叹了口气后说道:“回来吧······有我在这,你侵犯不了她的”

  走到窗前的小姑娘木然的回头,看了眼向缺,本就恐怖的一张脸顿时狰狞起来。

  “嗷······”小姑娘发出一声厉啸扑向了向缺。

  但她身上的那股怨气在距离向缺十几公分远的地方被挡住了“砰”小姑娘的躯体被生生的弹了回来。

  “哎,你就是上了她的身祸害死她又能怎么样呢,能消了你的怨气么”向缺伸出右手禁锢住她,然后说道:“说冤家宜解不宜结那是放屁,但我还是想和你谈谈”

  被禁锢在地上的小姑娘挣扎吼叫着,她身上的怨气越来越浓。

  “你还有很多未了的心愿,对么?”向缺背着手走到她身前,轻轻的说道:“你母亲身缠重病多年,被折磨的很痛苦,你父亲收入微薄难以赡养家庭,你担心你死后无依无靠的父母无人照料,对么?”

  向缺的话不但没让她安顿下来,反倒让她挣扎的更加剧烈了。

  向缺冲着床上的黄萌萌说道:“过来,跪下”

  黄婷玉拉着妹妹从床上下来,两人一同跪在了小姑娘身前。

  “嗷······”小姑娘龇牙咧嘴的厉啸着,想要扑向跪在身前的黄萌萌。

  “我念一句,你们跟着念一句,照着我的样子做”向缺双手合十,闭上眼睛神情虔诚的问道:“大慈大悲愍众生,大喜大舍济含识,相好光明以自严,众等至心皈命礼······”

  “所作罪障今皆忏悔,今诸佛世尊,当证知我当忆念我······”

  “我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从身语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忏悔······”

  “共同惭愧累世因贪嗔痴所犯的身口意而至诚忏悔后不更做”向缺领着黄家姐妹,以佛家的忏悔经文为身死的小姑娘感化怨气,随着一整篇忏悔经诵读完毕,那股无边的怨气隐隐有了逐渐淡薄的征兆。

  向缺本可以采用道家的安神咒或者三清清神咒,但论度化冤魂和消除怨气,还是佛家的忏悔经最为有用。

  “她谋害你致死,让你身为冤魂,身带怨气不肯投胎转世,你除了想施害与她以外也是惦念家里的父母,对么”

  渐渐安定下来的小姑娘点了点头,狰狞的脸上露出有些踌躇和担忧的神情。

  “你就算报复了她,你仍是冤魂,你父母仍旧没有依靠,此间一切事仍旧在恶性循环”

  “我有办法可以成全你,让你父母安享晚年,并且有所依靠”

  小姑娘豁然抬头,两个滴着鲜血的眼眶渐渐的有些湿润了。

  向缺转头看着黄家的两姐妹,说道:“我接下来所说的话,你们要至诚至真的承诺下来,心里不能有一点的虚假搪塞,能做到么?如果能,我就为你们消除这场麻烦,如果不能,她这一劫我就袖手旁观,再也不管了”

  黄婷玉连忙点头,黄萌萌咬着嘴唇嗯了一声。

  向缺慎重的提醒道:“记住了,答应了就不能出尔反尔,否则谁也救不了你们”

  “你放心,只要我们答应了就绝对不会反悔,说到做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先发两个,下午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