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婷玉的妹妹讲诉完了,这一下谁都知道向缺之前所说的那句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是什么意思。

  吴老背着手叹了口气,说道:“幸亏我是没看出来,也看不出来,不然真要是接了这单生意的话,这钱拿着太烫手了,我一把年纪就图能过好晚年就行了,还是给自己行善积德吧,你们年轻人解决吧”

  吴老摆了摆手领着徒弟就从卧室里出来了,黄婷玉起身走了过去说道:“吴老留步,稍后我让人把今天的酬劳给您奉上”

  吴老摇头笑了,说道:“今天的就免了吧,如果你硬是要给的话就给那个孩子家送过去吧”

  黄婷玉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尴尬的愣住了。

  西安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对于普通人来说昙花一现的新闻,对于某些知道内幕的人来讲,这件事一时半会还消不去影响。

  吴老,许大师和莫先生都知道发生在黄家的这件事,但具体细节了解的并不多,如今听黄萌萌这么一说,谁都明白这女孩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任性刁蛮了,人性明显有些扭曲了。

  这种钱你能拿吗?

  吴老那话的意思是我年岁大了,不想折寿,因为我已经没有寿元可以折了,拿这钱会短命的。

  更何况这女孩子说好听了是不知深浅,说难听点就是不知天高地厚和胡作非为,你都把人女孩给坑死了,居然还敢在人家死的地方玩碟仙给人招出来,不找你才怪呢。

  赖老头摇头晃脑的感叹道:“我他妈顶多也就是坑蒙拐骗,但还没到祸乱众生的地步呢,富贵之家给了她一双明亮的眼睛和漂亮的脸蛋,但却没给她的心头打开一扇光明的窗户啊,小心灵太阴暗了,你说还有得救么?”

  黄婷玉可怜兮兮的望着向缺,她已经明显感觉到就这么一会,古董街的几个先生和大师对自家已经有些厌烦了。

  “姐姐,今天晚上她真的会来找我们”黄萌萌拉着黄婷玉的手,呐呐的问道。

  黄婷玉膝盖一弯又要跪下,向缺伸手拦住她说道:“我答应你,你跪不跪对我来说都一样,我不答应你,你八匹马也拉不动我,明白么”

  “明白,明白”黄婷玉连连点头,说道:“只要您能救了这孩子,以后我一定让她一心向善,一定多做好事”

  “这也是你们家,先前积累的功德够多,不然罪孽全都得落到她身上”

  黄家这些年没少做公益事业和慈善事业,每年都拿出不少的钱捐出去,养老院,孤儿院和学校什么的在贫困山区没少建,这些东西看起来是无形的,但在隐形中给黄家积累了不少的阴德,要不是冲这点向缺也不会救这女孩。

  向缺淡淡的看了眼黄萌萌,说道:“这件事过去之后,你把她送出去,送到尼姑庵里潜心修养几年多诵读经文吃斋念佛修心养性,什么时候把心境磨平了,什么时候再接回来,至少也得成人以后吧”

  酷匠*`网{g永√F久免;费6~看小}M说=

  黄婷玉嗯了一声,黄萌萌的脸顿时愁了:“姐姐,你要把我送出去?送到尼姑庵里让我出家么,我不要,那会闷死的,那里不能逛街不能上网,什么都没有我不要去”

  “啪”黄婷玉回身就是一巴掌摔在了妹妹的脸上,她怒声说道:“你自己不作死,谁又想把你送出去,看看你干的那些事还不知道悔改?”

  这一巴掌让黄萌萌的脸出现了个硕大的红血印眼圈里全是泪,但谁都没拦着,也不觉得她可怜。

  向缺又接着说道:“我之前看到西安的大慈恩寺正在修缮寺庙,你们家掏一部分钱再领些功德吧”

  “嗯,好的,这件事我之后就让人去联系”黄婷玉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然后接着问道:“除了这两个条件,还有么?”

  “有······但这个条件就不是我提的了,晚上再说吧”

  离开黄家的除了吴老和他徒弟外,莫先生和许大师都没有走,两人比较好奇向缺晚上到底怎么办今天的事,所以想现场观摩一下。

  几个人被安排在了安排在了别墅的一间会客室里,还准备了饭菜。

  “小伙子,你不准备准备?”莫先生边吃边问道。

  向缺随意的夹着饭菜,还倒了杯啤酒:“准备啥啊?”

  赖老头不解的问道:“驱鬼辟邪的东西啊,开坛做法啊,你两手空空的就用嘴跟那个碟仙唠啊?”

  向缺一本正经的点头说道:“没错,就用嘴”

  “草,这么牛逼呢么?”赖老头盯着向缺吧唧吃饭的嘴,说道:“就你这舌头,换个行业一天晚上也能不少挣啊”

  “什么意思,啥行业啊”向缺不太理解的问道。

  “一个让妇女能乐呵也能让自己享受人生的行业呗,这个行业全在男人上下两处的功夫上”

  “滚,老不正经的”

  “不是你说的么,一张嘴就能解决问题,你连碟仙都能对付,那还不纵横沙场啊?”

  这要是放在以前,向缺确实得准备一下,可下终南山半年多了,功力和经验都渐长,要解决一个才死不久的小冤魂他确实啥都不用,光凭一张嘴唠唠就行了。

  闲聊到傍晚,天色渐黑的时候,向缺和几人来到了黄萌萌的卧室里,眼看着外面要黑天了,黄婷玉和妹妹担忧的就愈加明显起来。

  向缺是说他能解决,但没到完事的时候,谁心里也不托底,特别是一看他就空着手来的,心里更没底了。

  屋里的人不多,就赖老头,莫大先生和许大师,还有黄婷玉姐妹,他们围在窗前等待着天黑。

  “碟仙是还没成型的小鬼,比较容易受到惊吓,你们虽然看不见她但她却能看见你们,所以待会有动静后谁也没出声,不然会把她给吓走的,再走她什么时候来就不好说了,我也不可能总在这守着,明白么”向缺简单交代了一下,那意思是一会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别一惊一乍的,惊了碟仙就有点小麻烦了。

  几个人都点了点头,莫大先生他们对这事还有点经验不至于出点乱子,主要还是在这两姐们身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Payphone和T54ec725a5c171的解封,还有路西法,水之韵修理厂李师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