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六十章契机
本章由 谊久天长@ 在 2016-06-09 09:47:53 为所有读者荣誉解封 谊久天长@解封者

  婆罗树下,向缺和老和尚四目相视,两人谁都没有说话。

  向缺是不知如何开口,面对这老僧的时候就跟面前凝聚了一团雾气一般,明明人就在他眼前坐着可偏偏却感觉不到对方任何的气息,有点雾里看花水中望月的意思。

  这肯定是一位得道高僧,佛法精深,哪怕就算没有任何修为其一身精湛的佛法也让人忍不住生出一股敬意。

  佛门和道派不同,佛门中人有两种,一种专修佛法,一种专注修为,前者是普度众生弘扬佛法传承佛门教义延续佛界文化的,后者则和道派一样了同样修炼术法,就比如悬空寺的老僧,其修为相当精悍了。

  向缺感觉自己身前的僧人应该属于前者,一身佛力绝对让人惊诧,乃是真正的佛门得道者,他死后肯定会化出舍利子,或者可能被塑金身受人供奉。

  唯有得道的高层才有此待遇。

  “大师,您为何让我入内?”向缺有点受不住这种四目相对的对视,忍不住先开口了。

  “因为你该来”老僧回了一句。

  向缺心里幽幽的叹了口气,相当无奈了,他最烦和这种佛法精湛的老和尚交谈了,因为对方一说话就是类似于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这样的禅语,听着耳根子都疼。

  这一点源自于老道,他说悬空寺那头秃驴在没有修习闭口禅的时候,说话就这么累人,以他的性子不止一次想要把那个秃驴的脑袋给敲了。

  “我为什么该来?”向缺问道。

  老僧看了他一眼没吱声,向缺明白了,那还是因为自己该来。

  “秃驴,你这么说话会遭人骂的”向缺心里念叨了一句,然后又开口问道:“那我来了有什么意义呢?或者是要做些什么,还是会得到什么”

  “做你该做的,得你会得到的”老和尚禅语说的非常溜,张嘴就来。向缺嘴角直抽抽,他妈的,我现在屏住呼吸把自己憋死行不?

  我他妈不跟你说话了行不行?

  “当年佛祖八十高龄时,他在希拉尼耶底河里洗了个澡,然后上岸走到娑罗双树林中,在两株较大的娑罗双树中间铺了草和树叶,并将僧伽铺在上面,然后头向北,面向西,头枕右手,右侧卧在僧伽上,最后就涅盘升天了”老和尚这时自己开口说道:“你知道佛祖为何会在婆罗树下涅槃么?”

  老和尚不说话则以,一说就整出佛门志高典故了,这要不是专门研习佛法谁能知道啊?

  你问我佛祖为啥升天,我能告诉你是因为释迦牟尼那时候到岁数该死了么,八十啊,古代八十岁的人已经属于超长寿了,死了太正常了。

  向缺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你在此地,悟一悟吧”老和尚说完就不在开口了,双手放在两腿之间,闭眼打坐。

  向缺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你让我在这悟?

  我悟个篮子啊,佛祖在婆罗树下都悟死了,咋的让我他妈的也在树下得道升天呗?

  向缺翻了翻白眼,抬头看着婆罗树。

  此树,树身高大树干直立,从下往上看会感觉十分壮观。

  其实,他也明白老和尚让自己参悟肯定有其道理,只不过向缺是没抓住什么要领,不知道悟从后来。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向缺仍然傻坐着,抬头仰望,张着嘴眨着眼,非常呆萌。

  一个小时之后,他仍然仰着脑袋,没有低下头,因为脖子彻底僵硬转不过来了。

  不知枯坐了多久,向缺的神智似乎渐渐的有些模糊了。

  E看正@S版章_K节上I酷9匠¤n网K

  这个时候他后背的转轮王图又有点躁动了,并且奇痒无比,好像那一块有不知道多少只虫子在爬一样,并且要从皮肉里钻出来似的。

  “嘶······”向缺倒吸了口气,居然有点要挺不住了,就连坐着都感觉非常难受。

  “哗啦啦”这时,忽然吹来一阵微风,婆罗树枝叶随风而动轻轻的摇晃着。

  而向缺的眼中的婆罗树突然变的开始有些模糊不清,雾化起来,并且他眼前的一切事物都是如此。

  忽然,一阵佛音从向缺的体内悄然而响,那是十殿阎罗镇狱经。

  镇狱经和婆罗树都是出自天竺,都是两位得到高僧从西天取来,归根结底实属同源。

  随着镇狱经响彻,渐渐的婆罗树在向缺的眼前开始逐渐变的清晰起来。

  树叶晃动之时,枝条上开始结出了婆罗花,花如塔状,又似烛台,花开之时,犹如手掌般的叶子托起宝塔,又象供奉着烛台,宝相庄严。

  佛音伴着花开,然后花落,直到枯萎,有种人生不过一眨眼的错觉。

  忽然间,向缺痛苦的倒在了地上,背后剧痛无比,十殿阎罗图中转轮王那一副尤其让他难忍,皮肤仿佛要被炸开了一般。

  向缺痛苦的伸出右手,摸向背部左下角,他摩挲着自己的皮肤猛然间感觉到皮肉居然凸了出来,有棱有角的非常明显。

  “婆罗花开了”老僧忽然开口说道。

  如果此时有人掀开向缺的衣服,就会发觉在他后背左下部位,转轮王手中的婆罗树枝居然凸印了出来,栩栩如生十分逼真,并且整副阎罗图的颜色都变得比其他几幅图稍微深了一点。

  通俗点来讲,就好像是这幅图被激活了一般。

  向缺愕然,他响起十岁那年全身上下纹刺完十幅十殿阎罗镇狱图的时候,老道曾经和他交代过一件事。

  “十殿阎罗图纹刺之后,只是赋予了你可以以镇狱经为媒介操控阎罗图的一种手段,但其实镇狱经和阎罗图并没有相辅相成,想要彻底操控阎罗图,你还需要一个契机,每一副图都需要一个契机,这是强求不来的”

  当时的向缺很懵懂的问道:“如果我能完全操控这十幅图呢”

  “我不知道”

  “为啥啊?”

  “你好像有点虎,因为我他妈也不知道有谁把十幅阎罗图全都操控了,要是有机会你自己去品吧,别问我这么白痴的问题”

  向缺双手合十,恭恭敬敬的和身前的老和尚说道:“谢谢大师成全”

  老和尚念了声阿弥陀佛然后说道:“是你的就是你的,佛······也讲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 说:

  谢谢谊久天长和败家子房昨日解封。

  快回去了,哦也。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