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缺在离开的时候,把自己身上的全部家底都放在了大慈恩寺的功德箱内,他受了后院婆罗树的一场恩惠就要还回去因果,拿出所有的钱财分文不剩对向缺来讲这已经是极致了,也别无他法。

  口袋空空的出了寺庙,向缺感叹自己,五弊三缺财不留身的命,妥妥的玩死人的节奏,两千多块钱在身上还没捂热呢就散了出去,后路又他妈的渺茫了,毕竟肚皮是大问题。

  靠两条腿从上午走到下午,才算是回了市区,拖着两条跟灌了铅似的大腿他打听了一下后来到了西安的小东门。

  小东门一条街,是西安的古董市场,在这一整条街中一多半是贩卖古董的店铺,一小部分是算命看风水的店面。

  对于古董向缺肯定是门外汉,古井观里没有此类技艺,但算命看风水却是他的看家本领。

  向缺不打算再如之前那样找个店面混饭吃了,那样太麻烦费时间,还不如操起宝刀拿出看家本事谋求点钱财了,也不用多挣,够几天饭钱就可以了。

  这条街,外人会称之为古董一条街或者古玩市场,但内行人则会统称为鬼市,毕竟贩卖的古董都是从死人墓里挖出来的,物件也都是死人的东西,所以叫做鬼市。

  鬼市中古董店铺居多,但其中也夹杂着算命摊位和风水店铺,毕竟这些东西都可以被归纳为同一个行业里。

  鬼市一天之中两个时间段最是热闹,一个是凌晨之时,一个是傍晚之后,因为这两个时间阴气比较重,略微有点符合古董街的特性。

  向缺来的时候正是傍晚以后,街上的人也渐渐的多了起来,但多数都是以中年人为主,因为这个年龄段的人比较笃信这些东西,并且也具备购买古董的实力,至于年轻一类的人则是相对较少,基本上来的年轻男女都是问姻缘或者求财的较多。

  向缺也不着急出手,溜溜达达的在街上随意看着,感受下这里的氛围,逛了片刻他发现大部分的古董店生意都比较冷清,没多少人进去,毕竟这一行属于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行业。

  但是看风水和算命的摊子前人却不少,其中有几家店里的人尤其的多,刚刚他就路过一个风水店铺,门外站着两个身穿旗袍露着大腿的迎宾,但凡有人进去都咧嘴一笑说声欢迎光临,然后店里立刻有人迎上来端茶递水的十分热情。

  这种店向缺瞄了几眼,倒还有点真货,店面的设计和构造很明显是用了心思的,非常符合风水理论,里面坐店的人手下肯定是有点实力的,反观生意不好的店铺那就纯粹是草台班子糊弄人的了,逮到一个就算是赚。

  向缺溜达了一圈之后,走到了算命摊子比较集中的一块区域,然后挨着一个摊位就坐了下来。

  “哎,小伙子算命往前坐,坐我旁边算怎么回事”他旁边摊位后面坐着个老头,长发扎起,五十多岁神采奕奕的,下巴上飘着三缕长须,看着颇有点仙风道骨的意思。

  向缺对他摆了摆手说道:“不是找你算命的”

  老头指了指自己摊子上挂着的招牌,上面写着“现代布衣神算,铁口直断”这招牌相当有范了,烫金的大字,镶在实木上,明显造价不菲。

  老头说道:“我从来不说算不准不要钱的话,我都是先给你算,你算完之后肯定都是自己主动给我掏钱,我拦都拦不住给的少了你还得和我不愿意,我要说分文不收你还得揍我一顿”

  向缺张着嘴,惊讶的问道:“这么生猛呢嘛?”

  老头傲然说道:“我姓赖,传自布衣神相第八十三代子孙,家学渊源,以算命为生,已经度过了几百载春秋,会和你随便闹着玩呢么,我乃半仙之才,是天也要妒的”

  向缺哦了一声,没搭理他,盘腿坐下手里拿起一根捡来的树枝。

  赖老头有点急了,问道:“小伙子,听完我的话你居然还无动于衷?”

  向缺斜了他一眼,说道:“要不然呢,你还真打算给我算一下啊?”

  赖老头说道:“你先听我慢慢道来,我两句话要是不让你眼珠子瞪出来,你把我的烫金招牌给砸了,然后我赖神算从此退出算命界”

  “大爷,你这么玩可就有点大了······那我肯定不能拦着你啊”向缺乐了,点头说道:“你整吧”

  老头摸了摸下巴上的三尺长须,看了几眼向缺后点指说道:“你来自于外地,初入西安城,生活窘迫无依无靠”

  i}更.i新最快上酷/匠网

  凡是算命扯犊子的,甭管有没有真本事,眼力绝对好使。

  其实绝大部分的算命先生都是瞎掰的,他们搭眼一瞅就能把你给琢磨的明明白白的,就比如向缺脚上的鞋都开底了,头发乱糟糟的眼眶深陷,衣服邋遢,肯定是长途跋涉没休息好,身上没多少钱,明显是来自外地并且没有亲朋身在西安,无人可以投靠,不然就这德性没事来这干嘛啊?

  这算命的一语道破之后换个别人,肯定觉得他这一句直接说到真理上了。

  向缺点了下头也没吭声,赖老头继续说道:“没错吧?在看你面相······”

  向缺忽然摆了下手拦着他问道:“你给我看相?”

  赖老头一皱眉,说道:“你不抽签,不报八字不伸手,那我就给你看个相吧”

  向缺砸吧了下嘴,挺无奈的说道:“继续整吧”

  赖老头,又摸着长须缓缓的说道:“别看你此时落魄,命里多难,前半生过的崎岖坎坷,但我观你天庭饱满地阁方圆,骨骼清奇,实乃金包玉的命,只是还没有遇到为你识路指路的明人,来,来,来,待本半仙为你谋算一下前程吧”

  向缺幽幽的望着赖老头,说道:“这······是你给我算的?”

  “铁口直断,一字千金,你的前程尽在我接下来的三分话语中”赖老头挺直胸膛,一本正经。

  “我的相,你看不了的,歇歇吧大爷”向缺淡淡的回了他一句。

  向缺之命无人能算,相无人能看,八字无人能算,命理被蒙蔽里天机,谁能看透?

  如果真有人要给向缺卜算,结果就两种,要么是根本看不透,要么就是看完得吐血,再看直接魂魄受损,并且伤者无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这几张的情节以普及知识为主,大家不要见怪,风格和以前不同也别意外,以后恢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