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之后,当向缺在一起场酩酊大醉中醒来时看见自己的床边放着一张字条。

  纸条上面只写着寥寥几字“有事,回头见”落款,王玄真。

  王玄真在和向缺喝了一场大酒后悄然而去,不声不响的就走了,对此向缺一点都不感到意外,至于王玄真去了哪他已经猜出一二来了,也许两人再次相见就是在此。

  解决了工地的风水之后,明哥和杜金拾开始忙碌起来,就连陈夏也飞离成都处理宝新系其他事宜了。

  给王昆仑打了个电话,没想到他也带着小亮和德成开车离开了重庆,去把账户里的一个太阳给洗干净。

  忽然之间就剩下自己一个人,给向缺整的有点小茫然了,离家这半年他身边先后出现了曹清道,唐夏,赵放生等人,后来又走进了王昆仑,王玄真,最后在成都他又和明哥,高建军相处,身边一直有人相伴日子过的倒也挺充足,可是如今其他人全部各自离去,只剩下向缺自己,他反倒不知道自己该往哪去了。

  酷4p匠X网“H正…版首发‘

  在成都又呆了两天,把身上之前破白虎三煞凝聚白起佩剑煞气的损耗全都补回来之后,向缺也背着包离去了,这一回他没有开着车,身上只有几百块钱,穿着那身随意的行头,没有任何目标任何目的的徒步上路了。

  黑龙江,兴安岭山脉之下有村名为杨家村,村里人烟鼎盛,有过百户的人家,人口近千,村口立着块石碑上面刻着杨家村历代族人的姓名,而在石碑之上最顶部只刻着一个名字,杨筠松。

  杨筠松,唐代风水宗师,官拜朝廷金紫光禄大夫,善风水之道,后世尊称为杨公风水,杨家村也就是杨公的老家。

  杨公家风水大宅坐落于杨家村村尾靠近兴安岭山脉之下,占地几十亩,其大宅的恢弘丝毫不比一线城市那些天价别墅差上分毫,这是杨家几代人努力的结果。

  甚至多年前,曾有几名富商先后前来杨家村洽谈,想要购下杨家大宅,但杨家人只告诉来者,你要是能把紫禁城搬来咱还能谈一谈,否则这事就随风而去吧。

  平日里,杨家大门外常停的车辆放眼望去能摆出一条长龙,各色人等下车悄然而立,这些都是等着能入杨家大堂受杨家人接见的,来自于全国各地都有,但多数都是北方之人,其中不乏为官的也有不少是一方富豪。

  毫不夸张的讲,在此排队的时间最长的甚至已经一月有余了,因为如无重量级人物介绍,想登门你就得等着,拿钱敲门显然更行不通在杨家门前的人,没有最有钱只有更有钱。

  但最近几日杨家门前门庭冷却,往日长龙不现,这源自于几天前杨家有人传出了老太爷口谕。

  “杨家封门,暂不见客”

  外人并不得知杨家为何不见客,但杨家人知道这其实是几天前杨家大少爷归来之后发生的,随着杨啸归来的还有四辆载着杨木和几位杨家老人的救护车,从那天杨公风水世家如临大敌,谢绝一切来访者。

  杨家内堂的一间卧室里四张床榻上躺着杨木和三个曾随他去成都的老者,四人都是一个征兆,昏厥不醒毫无生命体征,但其人却是并没有死去,可却不如一具行尸走肉,动都不能动。

  一个老太龙珠年逾百岁的老人拄着一个龙头拐安然坐在床榻之前,面无表情,杨啸站在他身旁木然而立,在他的右侧则是一个二十四五岁打扮狐媚的女子,穿着一身白色长裙,眉目之间和杨啸颇有几分相似之处。

  除了他们三人之外,屋内别无他人。

  “当初你去成都之时,要是带着菲儿就好了”老人淡然的说道。

  杨啸一愣,不解的问道:“太爷爷,菲儿去了又能怎样?暗中对我们下手之人明显布局非常稳妥,妹妹的风水境界跟我还要差上一层,就算让她来掌控风水罗盘也不见得不会出事”

  “这和修为无关,她八字全阴专克妖邪之术”老太爷黯然的叹了口气,然后又摇了摇头说道:“不见得能护住风水罗盘,至少也能让杨木他们不至于落此下场,道家诅咒术如若在发现之时加以克制的话,是多少能挽回一点希望的”

  杨家直系弟子只有七人,杨啸,杨木和杨菲,还有另外四人则是他们的长辈,年岁已大基本上已经不出手布风水局了,着重培养他们三人,如今倒下一个,可算是让杨家极为恼火。

  这位杨老太爷就是杨家这一代的家主,年逾九十,执掌杨家五十年,就是在这五十年里杨公风水稳坐国内风水世家头把交椅,除了岭南王朝天以外,无其他人可以分庭抗礼。

  杨菲儿则是杨家这一代直系弟子中唯一修习风水术法的女子,本来女子研习风水古来都非常少见,风水布局忌讳颇多,其中之一就是风水大师们多数都认为,女子不净身带污秽,也就是会来大姨妈,所以在看脉的时候,会破脉相,风水先生在定脉相时,除了小孩外,也是尽可能的避开女人。

  再一个就是女人属阴,男人是阳,风水是不能阴盛阳衰的,故历来风水先生不收女弟子。

  但凡事都有列外,如果一个女子八字全阴修习风水术法则是上上之选了,阴到极致则为至阳,乃是定脉点穴最佳之选。

  杨菲儿就是杨家这一代唯一的女子风水大师,八字全阴。

  “我去一趟成都”杨菲儿轻启朱唇,语气极其妖媚慵懒。

  老太爷望了她一眼,随即说道:“布局之人明显道行颇深,我想他不但在风水术法上稳压杨啸他们一筹,就连道法修为也是极其深厚的,应该是某个风水阴阳界宗师级人物,你去了也是无用的”

  杨菲儿淡淡的说道:“对他,我是无用的,我是想看看那块地里青龙压白虎的风水局,再一个也想找陈家谈谈,杨木躺在床上总归他们要给点交代的”

  老太爷抬头,刚要应承杨菲儿,这时门外忽然有人敲门,进来后通报屋内三人:“老太爷,有人求见”

  杨啸皱眉摆手说道:“不是告诉你们了,杨家谢绝一切来访者”

  “他说,是陈三金让他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