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气成剑!

  向缺食指中指掐印剑诀,趋使无边煞气迅速遁往香格里拉酒店,剑气隐入天边,划破天际而去。

  杨公罗盘四周,盘膝而坐的杨啸,杨木和杨家四老正驱动罗盘想要稳固白虎三煞之际,六人突然感觉到一股心悸,那是来自于骨子里的惊吓。

  “怎,怎么回事?”杨木木然的问道。

  “嗡嗡嗡······嗡嗡嗡······”六人中间的杨公罗盘忽然急速转动起来,发出一声声急促的嗡嗡响。

  来自于罗盘的异样,让杨啸都有些措手不及,掌控杨公风水家镇派法器三年,他还从未遭遇过此种状况。

  罗盘在地上颤动不已,隐约有不受控之意,杨啸明显察觉到自己似乎马上就要失去对罗盘的控制了。

  酒店之外,煞气飘然而来,无声无息的遁入香格里拉酒店第二十三层房间之内,所有的煞气突然汇聚在剑尖之处然后突兀的点向了杨公罗盘之上。

  屋中六人随即感受到身体周边仿佛被刀割了一样,凛冽的肉痛让人十分难忍,几声痛楚从几人嘴中同时传来,六人身上裸露在外的皮肤仿佛被一股无形之刃给隔开了一般,身上出现好几道血口子。

  “咔嚓”颤动的杨公罗盘在一声细微的轻响中静止不动,平放于地上后,罗盘从顶部到下出现一道歪歪扭扭的裂痕。

  罗盘碎裂,杨家镇派之宝半废!

  弥漫于天地之间的无边煞气骤然而散,白起之剑仅仅只是一击就让杨公镇派之宝黯然而碎。

  杨啸蒙了,双眼无神的盯着身前的罗盘,瞬间感觉到一股挫败和颓废,哪怕是身上的鲜血正滴答掉在地上,他也浑然不知。

  因为,杨啸伴随他的,还有那来自于灵魂深处的恐慌。

  杨公世家有祖训,罗盘碎杨家衰!

  “噗”杨木突然口吐鲜血,满脸惊骇,他猛然感觉到自己呼吸不畅,双眼不能视物,耳中听闻不到一丝体外的动静,紧接着空气之中忽然弥漫开一股骚臭味,杨木喉咙里发出两声呜咽的动静后突然仰面而倒。

  杨啸僵硬的转动脖子,眼神死死的盯在杨木身上后,他旁边随即有三人居然一同出现同样的症状,昏厥在杨木身旁。

  工地周边,白虎三煞随着杨家罗盘被碎之后轰然而破。

  池塘里的池水咕嘟咕嘟咕嘟的回流到了井中,原本灌满了清水的池塘在片刻间就变的干涸起来,那两座铁塔底部在一阵急促的晃动后顷刻间栽倒向一旁,摔的四分五裂,最后一处仓房则是轰然崩塌成了一堆废墟。

  杨公风水,四人生死不知,风水罗盘碎裂,只有杨啸和周大全两人安然无恙,但他们两个互相对视了一眼后,也被生生气的喷出一口鲜血。

  酷匠f网zM唯一)☆正%版,!其他r都是_盗f版`

  杨啸蹒跚着站了起来,任由嘴角低着鲜血然后拿起手机打了出去:“爷爷······罗盘碎了”

  电话内久久沉默不语,片刻之后,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回杨家,此事后议”

  工地外,一辆奥迪开了出来,后面坐着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的向缺,和神色复杂的王玄真。

  “杨公家那几人······”

  向缺闭着眼睛,说道:“废了四个,就算不死下半辈子也只能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了”

  王玄真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你把杨家得罪狠了,如果他们查出是你干的,恐怕杨家会举整个家族之力对你赶尽杀绝的”

  向缺睁开眼睛,淡淡的说道:“杀我?他们尚且自顾不暇,哪有余力来针对我,我只是给他们上了一课罢了,风水之术传承已久,自古以来就存在于世间,真正懂得风水会用风水之人,从来不会向杨家一样入世入的如此猖狂,随意插手世间之事,他们难道不明白一个道理?世间的事自有因果循环天道照应,他们擅自给人修改运道更改命运,那是犯了天道大忌的,会受因果报应的,就算杨家没有和我遇上,再过百年大难必将临头,如果他们能从这次事件中吸取教训,收手不在以风水之道肆意插手天道因果,也许他们百年之后还能有机会敢称自己为杨公风水,不然······”

  “不然怎么?”王玄真紧张兮兮的追问道。

  向缺说道:“不然百年之后,再无杨公风水”

  王玄真豁然而惊,继续追问道:“除了杨公风水,那其他那些风水大派?”

  “居家风水可以布置,替人谋取一些无伤大雅的财气运道不会被天道所干涉,就算寻龙点穴为其后人改变生活轨迹也无大碍,但你真要以风水之道去强行修改一个人的命理或者截断他人原本注定的气运,天道岂会无动于衷?除非······”向缺眯眯着眼,轻声说道:“除非你有能力蒙蔽天机遮掩天道,生生将因果循环以道法强行避开”

  向缺说完,又大有深意的看着王玄真说道:“别告诉我这一点你会不知道,你的面相我看不透卜算不出你的后世,你的身上就是被蒙蔽了天机的,我也挺好奇你到底是什么人,居然会有人为你施展道法遮掩天道”

  王玄真神色复杂的摇了摇头,默然不语。

  向缺也不再追问,谁身上都有秘密,他从没跟人说过自己出自古井观他也不会打听身边人不愿亲口说出的隐秘。

  开车的杜金拾,这时回头问道:“老向,这边的事是不是完了?不会再出什么漏子了吧”

  “不会,你告诉明哥和高建军他们吧,这里的风水不会出任何问题了”向缺又接着说道:“还有,工地里等高层建好之后,第二十二栋楼的房子,你能买多少就买多少,全都握在手里要不了几年光凭这些房子你就能腰缠万贯了”

  杜金拾皱眉说道:“地本来就是我们开的,到时候会分几套给我”

  “别的不要,就要第二十二栋的”

  那尊青龙石刻其内的龙气虽然已经在破除白虎三煞之时被用掉,但石雕毕竟曾经被龙气缠绕过,多多少少肯定还会残留那么一丝。

  只要青龙石雕不被挖出,那其上所住之人必将身带大运,延续下去甚至能福泽后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为了不把激情处断开,又加出来一更

 多谢谊久天长解封,三扣。

还有书友霸气的精油打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