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地方向缺虽然才来两次,但已经没有任何新鲜感了,看着一屋子的人就有点腻歪。

  他算是品出来了,这类聚会其实就是给男人装x用的,给女人寻找装x的男人用的,本身他就不属于这号人,是走低调路线的,所以向缺只想着静静的找个地方坐着然后喝点酒吃点东西打发打发时间就行了。

  但奈何树欲静而风却不止,王胖子没等和他玩扇嘴巴子的游戏呢,陈夏在外面应酬了一圈之后就找过来了,她这一来至少吸引了大厅里三分之二的男性目光和近半女性的注视。

  没办法,陈大小姐风采太浮夸,有知道她身份的都想往她身边凑,不知道她身份的也被她的风采给吸引了。

  向缺跟做贼似的,两只眼睛瞄了一圈见没有认识的人后算是稍稍松了口气,然后颇为不满的说道:“你看看,你这一来我这成焦点了,能让我低调的安静会么”

  陈夏笑眯眯的坐到他身旁,拿起向缺之前喝酒的杯子就轻抿了一小口,说道:“胆子不小哦,居然还敢赶我走?挠你了啊”

  u看F-正YS版章节√!上{酷◎/匠V6网S

  向缺斜了她一眼,说道:“我一急眼都敢骂天地不仁的狠角色,你居然还跟我探讨胆子大小这个问题,肤浅”

  陈夏张牙舞爪的一副小女人姿态,威胁道:“欠收拾,多少人想要跟我一亲芳泽呢,我主动倒贴你还不情不愿的,向缺你有点不知好赖了啊”

  “不稀罕”向缺撇嘴说道。

  “哎呀,你俩能不能别扯了,回家打情骂俏去,先干点正事”王玄真伸手把向缺给扒拉到一旁,跟陈夏说道:“陈大小姐,这里面的人你都熟么?”

  “那得看是什么层次的了”陈夏傲然说道。

  王玄真贱嗖嗖的用手指道:“从你这往那边看,六点钟方向穿着一身黑色晚礼服的女人,九点钟方向那个穿着白色长裙,还有正对着你那个短发妖娆小娘们,都认识么”

  陈夏顺着他的手指头瞄了几眼后,非常奸猾的说道:“我要说认识,有什么好处?”

  “跟你谈钱那纯粹是找虐,这么跟你交易吧”王玄真整出一副卖友求荣的贱笑,说道:“我跟老向厮混了半年,他身边有什么莺莺燕燕的女人我肯定都知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么,对不?回去我给你的对手列个单出来,你自己想办法怎么对付,成不成?”

  陈夏瞬间一怒,伸手就拧了向缺胳膊一把,说道:“王八蛋,野花比我香是不?”

  “我他妈这是不是无妄之灾啊”向缺龇牙咧嘴的说道:“别听他放屁,我正经老爷们一个”

  “爷们肯定是爷们,正不正经那谁知道”王玄真继续补刀。

  “来,我跟你探讨一下这屋子里的这帮名媛们”陈夏勾了勾手指,让王玄真坐过来后说道:“你刚才指的那三个,一个是本地最有名的交际花,既是高官的座上宾也能是商场精英的陪酒女,中间那个是成都某位大佬的私宠我劝你就别打主意了,至于那个短发的是我们宝新系的合作伙伴,商界女强人,她爹在成都应该算是最拔尖的那一波商人”

  “水挺深啊,不好下脚”王玄真叹了口气。

  陈夏呵呵的笑道:“什么叫社交名媛,就是八面玲珑关系通天,别的地方不敢说,在成都甚至四川你要是能跟这三个女人相识应该没有你办不成的事”

  向缺唏嘘的感慨道:“男子纵有才气千万缕,也不及女子胸前二两肉啊”

  陈夏冲着那边招了招手,那三个女人见状和身边交谈的人告辞之后就走了过来。

  “你还别说,她们这三个都属于胸藏杀机的奇女子啊,真他妈有料”王玄真哈喇子直流的说道。

  “夏儿,你这是要给我们介绍两个青年才俊么”短发女子似乎跟陈夏非常熟络,坐在陈夏旁边就挽上了他的胳膊。

  “一个就行了,这胖子你要是看着顺眼就领走吧”陈夏往向缺身边凑了凑,说道:“这个不行,对他有念头趁早掐死,不然我会翻脸的”

  “哎呦,陈大小姐居然芳心暗许名花有主了?这可能得是今天晚上最大的新闻了”三个女人颇为吃惊的看了向缺一眼,这里面有跟陈夏相识几年的,也有最近才认识的,但无一例外的,她们谁都没有见过或者听过陈大小姐跟哪个男人暧昧的传言传出来。

  再一看向缺,整个一城乡结合部气质,脚上穿着一双布鞋,洗的发白又掉色的裤子,上身就是一件地摊货T恤,就这身装扮折价能超过五十都算赚了。

  陈大小姐走的这路子,有点生生碾压李宁的意思,太不走寻常路了。

  “几位介绍下,鄙姓王,字玄真”王玄真感觉自己再不吭声风头有可能就要被抢,上前一步主动介绍了一下。

  陈夏给在场的几人简单的认识一番,三个女的,穿晚礼服的叫玛丽,大佬的女人叫沈培,至于那个短发女子陈夏昵称她叫小国宝。

  由于胖王和向缺的风格太另类,并且居然跟陈夏相识,三个女人都不禁对他俩起了兴趣,特别是那短发女子染着一头灰色精巧的碎发,眼睛灵气四溅,一看就属于古灵精怪那一号人,她的大眼珠子在两人身上来回的转个不停。

  小国宝笑吟吟的问道:“怎么?想泡我们啊?”

  穿晚礼服的玛丽很大气的说道:“我们宝妹妹还待字闺中呢,有心的男人是不少,但能让她上眼的可真没有哦”

  沈培在一旁接着说道:“成都商界五朵金花,她是刺最多的那个,这些年不知道让多少男人流了血,哗哗的”

  王玄真整了整衣领子,一本正经的说道:“那是没碰到我,碰到我早让她折戟沉沙了”

  小国宝眯着大眼睛,萌萌的问道:“呦,你的意思是你挺有含金量呗?本宝宝不缺钱,你呢又没颜值,凭啥这么大口气啊,顺便说一句我不喜欢身上油太多的男人”

  王玄真甩了甩身上的肥肉说道:“你要是真得意我,回头我找个地方把身上的油全给炼出去”

  “咱还是唠点别的吧,这口味太重”小国宝无语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昨日小小江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