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玄真相当不知死活的说道:“那唠啥啊?你说的那些都是浮云,谈钱俗,看脸蛋那是俗不可耐”

  “得看气质么?”

  “气质没有,气人我比较在行”王玄真眼神相当深邃的说道:“在我这你得看才气才行,才子佳人正相配啊”

  “你有啥才气呢”小国宝萌萌的眨着眼睛。

  别说是她了,陈夏他们都被王胖子这幅深邃而扯犊子的表情给整蒙了,说实话这种聚会挺无聊的,基本都是千篇一律的流程,一旦出现两个像向缺和王玄真这么能扯的人,倒是颇有点新鲜感的。

  王玄真干咳了一声,淡淡的对向缺说道:“向兄,你我共同赋诗一首如何”

  向缺正色说道:“玄真,先请”

  王玄真扫了眼宴会厅里的各路名媛,笑意盎然:“大王叫我来巡山呦,巡完南山巡北山,巡了东山巡西山,呦呦呦”

  向缺笑意醉人:“我家大王三头六臂呦,让我抢了小娘扛在肩,送入山林嘿咻嘿咻······”

  王玄真拱手说道:“接的妙”

  向缺额首:“必须稳妥”

  “噗”端着酒杯的Mary和小国宝正喝酒呢,听两人两句诗念完,顿时喷了,陈夏幽怨的看了向缺一眼说道:“我有点后悔,不带你过来好了”

  向缺和王玄真这一顿胡搅蛮缠不但没让几个女人反感,反倒是拉近了一下距离,见惯了衣冠楚楚的禽兽,偶尔冒出这么两个贱嗖嗖的男人,冷不丁的也让人感觉挺新鲜。

  几个人又聊了一会之后,大厅门口那边忽然热闹起来,向缺都有经验了,知道这肯定是有重量级人物出场了。

  门外走进来的只有两个人,两个男人,两人穿着都是一身笔挺中山装,并且长的还有几分相似,一个三十几岁笔挺剑眉容貌刚毅,看起来就有点人中龙凤的意思,一个二十来岁笑容谦逊见到人就连连点头。

  ●v酷W匠,$网$永久免U费看`p小说f

  “抱歉,姐姐失陪了,去那边转一转”玛丽起身端着酒杯一饮而尽示意了下,然后提着长裙就走了。

  沈培耸了耸肩,也说道:“陈夏,你不一起去打个招呼?”

  陈夏无所谓的摇头说道:“对我来说,那不是什么重要人物”

  刚刚来的三个女人只剩下小国宝没动地方,她对那边来的人兴趣不大,反倒是对陈夏身旁的男人好奇之心甚重。

  王玄真盯着进来的两人翘了翘嘴角,向缺捕捉到了他这个小动作,问道:“认识啊?”

  “杨公风水,杨啸和杨木”王玄真摸了摸鼻子,神情挺诡异的低声在向缺耳边说道:“他们来的我觉得挺巧,待会研究研究他”

  向缺问道:“啥人物啊?”

  “别告诉我你没听过杨公风水,草······好歹人家也是风水世家里拔得头筹的”王玄真诧异的问了一句。

  向缺翻了翻白眼,说道:“都他妈共和国儿女,五星红旗下共同茁壮成长起来的,谁比谁牛逼啊,我为啥非得知道呢”

  “南有王朝天,北有杨公风水,国内堪舆风水寻龙点穴最顶尖的两个势力,你能不能不这么孤陋寡闻”王玄真有点要急眼的意思了,明显对他的知识面太小有点不太愿意。

  向缺撇了撇嘴,说道:“听过而已,没啥了解”

  其实,向缺不只是听过而已,要论了解可能除了杨公风水本家人以外,外面的人绝对没有他知道的多。

  在古井观大殿后面的经阁里,有着关于杨公风水细的不能在细的介绍,向缺熟读经阁三千藏书,要说见他确实没见过杨家的人,但要说了解么。

  向缺玩味的笑了!

  “不是,这玩意我听没听过你激动啥内?”向缺斜了着眼睛,挺迷惑。

  王玄真啊了一声,挠着脑袋说道:“你是风水阴阳界中人,以后早晚会跟他们有交集的,现在了解下对你有好处”

  “想了解啊?要不要我给你们牵个线呢”旁边的陈夏忽然插嘴说道:“这次的聚会,就是杨啸组织的”

  “你挺熟呗?”向缺问道。

  陈夏说道:“你看他俩长的跟大头儿子似的谁稀罕啊,到也没那么熟,这几年我们宝新系在北方有需要风水堪舆的时候曾经请过杨家人来看看,算是有过合作关系吧”

  向缺皱眉一愣,又接着问道:“当初你们陈家出状况,陈三金为何没有请杨公风水的人来看?”

  “请了,但是被他们给推了”其实这件事陈夏了解的也不多,只是曾经听陈三金提起来过一次,半年前陈家突发状况,他最先找的就是杨公风水的人,但对方说为了避嫌就给推了,后来陈三金实在没辙了才上的终南山。

  “避嫌?他们杨家什么时候这么低调内敛了呢”王玄真嗤笑一声,说道:“在北方,风水这一行里他们就是老大,只有人家避杨公的时候,我还从来没听谁说过,杨家会避嫌的”

  向缺抬头看着杨啸那边哦了一声,若有所思。

  又过了没多久,明哥和高建军还有杜金拾也来了,高建军的人脉似乎很广,他进来后呼啦一下子不少人围了过去跟他打招呼,明哥认识的也不少,甚至杨啸和杨木跟他们也有说有笑的。

  陈夏在旁边说,这一回如果不是向缺在成都,恐怕他们开发的这块地请的就是杨公风水来看了。

  “哎,老向我正要找你呢”杜金拾看见向缺之后赶紧跑了过来,从身上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了他。

  向缺打开之后拿出来,里面是几十张相片。

  “你要的东西太难弄了,现在肯定是整不到了,后来我让人去谷歌地图上搜罗一部分,然后又整了个无人机拍了个全貌,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杜金拾挺迷惑的问道:“话说,老向你要这玩意干啥,那地方你也去过了”

  “照片上的时间跨度有多久?”

  “最早的是一年前,还有几个月前的,最靠近的应该是有一个多月了吧,航拍那几张是现在的”

  向缺收好照片放回包里,说道:“找几个嘴严,办事利索的人按照我先前交代你的,去那边蹲着了么?”

  “六个小弟,都是我在东北带过来的”

  “嗯,让他们轮番给我盯紧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