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看起来挺麻烦,但只要路铺开后就是一条宽敞大道。

  在许家村住了一夜之后,第二天一早许亚几个电话打出去发动人脉关系,居然直接从成都调来一个路桥工程队,带着全套装备预计下午之后就能开赴广元,只不过稍微有点麻烦的是由于是祖坟建在山坡上,很多大型机械开不上去,原本一个来月就能搞定的事,估计真得整两个多月。

  联系好施工方,没到中午许亚的大哥先赶来了,随后到的是唐门队伍。

  许辉,三十几岁将近四十,往那一站背着手就颇有大家风范,明显就是官场中人。

  许辉来的为啥这么快,并且来了之后对向缺礼敬有佳,那是因为在许家,许亚不上台面,家族决策和大事他很少参加有的顶多就是听听就得了,家里很多事他并不清楚。

  但许辉不同,他是接班人,家里有啥隐秘他比许亚都清楚得多,所以在弟弟跟他一番解释之后,许辉火速来了广元,并且亲自到祖坟那看了看。一切和电话里所说没有任何出入,他毫无疑问的认为,家里出事确实是被祖坟浸水给牵连了。

  酷匠pa网》正版H首…发i

  但在对待向缺的态度上,许辉没有多热络,反倒是非常淡然,不失礼貌也没刻意巴结。

  他得保持一副身为许家人的荣耀,至于拉关系这事许亚出面就行了。

  唐门的队伍,一共来了个四个人,就这四个人一来向缺就知道自己得欠唐大小姐人情了,而且还不小。

  因为这四个人穿的乃是四神兽的术士长袍,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手中拿着招魂铃,招魂幡,往生符,往生经,头有顶戴长袍印有八卦,这是最正宗的安神超度术士,并且他们四人还能结成法阵,起到事倍功半的作用。

  唐门为啥整这么大的阵势,一是他们得给自家大小姐的面子,二是得给许家面子,所以唐夏一和家里交代完,唐门的主事人就决定了,全力以赴。

  这中间跟向缺的关系真不大,唐门哪知道他是谁啊,冲的完全是许家来的。

  身为风水阴阳界中人,最愿意干的就是结交权贵,交有权的是首位,有钱的得排在后面,因为只有权钱相辅才能让自身更好的发展。

  简单点来讲,你给一千个普通人做场法事,都不如给一个富豪随便念个咒挣的多,这就是差距。

  当天晚上,唐门四位阴阳术士入祖坟,分坐四神兽方位,开始安神超度许家受扰的先人,一串串晦涩难懂的经文从四人嘴中飘然而出,坟地四周凭空刮起阵阵阴风。

  身在其中的许亚和许辉同时感觉到一股极其让人伤感和缅怀的气氛,身为许家最直系的两个人,超度先人时他俩的感受是最直面和最直接的。

  后来晚上回到许家村入睡之后,两人同时都坐了个梦,梦见从来没有见过,并且容貌模糊的太爷爷和太奶奶给他俩唱儿歌,拨瓜子,哄他们睡觉时的一幅幅场景。

  第二天早上起来,哥俩同时似乎都察觉到自己忽然神清气爽起来,说不出的心旷神怡。

  向缺也发觉到,两人额头的官禄纹彻底散开,大亮起来,许家这一劫应该是迈过去了。

  “向先生,您这就走了?”许亚心里挺没底的,向缺现在就是他的主心骨,他一走总感觉有点欠缺安全感。

  “我在这也没用,关键是我屁股后面一堆烂事需要解决呢,对于唐门的那四个术士你好好对待,这近三个月全指望他们给你家安神超度呢,伺候好他们了待三月一过按照我画的图纸把河水改道,你家也就彻底没事了,真要是有什么事你再找我也行,不管我在哪,一天之内都差不多能赶到,你说对吧?”

  许亚见他这么说也没办法强求了,许辉客气的和他握了握手,又客套了几句:“谢谢向先生的出手,等以后如果您有需要许家出面的地方,还请尽管和我弟弟联系就是了,家里肯定不带推脱的”

  “呵呵,别再有事了,我要是找谁那准是麻烦事,你们接了会很头疼的”向缺又和他们唠了几句之后,就和王昆仑,王玄真离开了。

  他为啥急于走呢,因为距离四十九天的期限没剩多久了,他得找个好地方处理下身上的噬金蚕蛊。

  这些天向缺一直都没抽抽,王玄真问他是努雄有点向善的趋势了么?

  “善他妈啊,他是不敢了”向缺斜了着眼睛说道:“他怕我碎了他的命牌,让他魂魄受损,变成半废之人”

  “要论蔫坏,我独独服你一人啊,太他妈缺损了”王玄真感慨的说道。

  努雄是真怕了!

  自从向缺让祠堂里的十七块命牌全都碎裂,独南苗寨的十七个青壮年被废之后,他就怕了。

  所以,这四十九天里努雄啥也没做,四处相亲寻找合适的适龄女子,打算在四十九天内把婚结了。

  因为一旦期限一到,向缺再死之前肯定会把自己的命牌给碎了,到那时候努雄将不能生育,和其他人一样断子绝孙了。

  原本努雄最中意最看上的是,凤凰苗寨的圣女多萝茜,他一直没有处对象就是因为想要把多萝茜给搞到手。

  本来呢,可能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机会的,但现在这点机会全被向缺给废了。

  努雄实在跟多萝茜耗不起了,马不停蹄的想要找几个结婚的女子,最后再离寨子几十公里外的两三个苗族土著里,算是找了八个条件差不多的姑娘。

  为啥是八个?

  这还是没办法呢,时间太仓促来不及了,如果能多找的话十八个努雄也会找的。

  因为他现在肩负着给独南苗寨传承香火的重任,已经被废的十七个人里过半的人都没结婚生子呢,照这么下去,再过百年左右,寨子的香火可能就断了。

  国家会管不?

  管,那也只是睁只眼闭只眼,因为少数民族有特殊政策对待,这点事真不是啥大事,并且努雄也没打算去领证,先把孩子生出来再说吧。

  眼看着距离四十九天的期限就越来越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你们爱我不?

  爱我的不要喷我,不爱的也不要骂人。

  今天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