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亚属于一点就透的人,向缺说他家祖坟被水给泡了叫什么水漫青龙,他顿时就想起来昨天给他个打的那个电话,许辉确实最近一段日子经常做跟谁有关的梦,原来问题是出在这了?

  既然找到问题所在,那就得对症下药呗?

  但许亚却问了个相当白痴的问题:“向先生,那咱们把水放出去不就可以了?”

  这话一说就连不懂风水堪舆的王昆仑都翻白眼了,这问的相当不走心了。

  向缺挺耐心的解释道:“出发点肯定是对的,理论也是这么回事,但你咋放啊?那是一整条河的水,你打算效仿大禹治水把那条河给改道?”

  “啊,是我唐突了”许亚挺尴尬的讪笑着挠了挠脑袋,这话问的确实一点含金量都没有啊,别说是河水了就水库他也放不了。

  $y酷匠(网4I唯一:8正t6版,√其/他都●是盗版nE

  “通则不痛听过没有?”

  许亚眨巴着迷茫的眼神说道:“这不是广告词么?”

  “用这也行,也就只有这一个办法了”向缺说道:“放水肯定是放不完的,那就选择疏通之道,那条河里的水在途径你家祖坟的时候我们让它改道,从坟这绕过去就行了”

  许亚皱着眉头说道:“这个工程略微有点浩大了,估计短时间内根本没办法操作完”

  向缺明白他的意思,疏通河水绕开许家祖坟肯定不是几天就能完成的估计怎么也得至少三五个月,这段时间一耽搁可能许家还会接二连三的出状况,小状况他们还能挺一挺,真要是出现大状况的话这个劫数许家还是迈不过去。

  向缺也挺惆怅的问道:“你家最多还能坚持多久?”

  “老爷子不死,就能挺着,他前脚死了后一进八宝山,我们家估计就该树倒猢狲散了”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说的不光是普通人家里的天伦之乐,放在大户人家那老人更是重宝。

  像许家这样的世家在完全没有布局开的时候,全靠家里的老人撑着,有这么个人物坐镇他就是家里的参天大树,能庇佑后人安稳的走下去,但老人要是不在了布局又没形成规模,那接下来可能会面对很多突发状况。

  许亚的爷爷刚入院下了病危通知没多久,家里就开始有危机出现,等他爷爷一咽气了那各路鬼神就都该蹦出来了。

  “三个月啊,到是想想办法也能挺的住”

  王玄真皱眉说道:“你打算耗时三月在这给许家先人做安神超度经?”

  许家风水出问题那是因为先人受扰,惊了青龙抱穴局,除了让此局破而后立外,还得想办法把被水泡了几月有余的许家先人给安顿一下。

  这个工作向缺也能干,但他却不是行家,也没这个时间白白费时三月给人看祖坟。

  他虽然不是,但还有个非常合适的人选,可以完成这个任务。

  “哈喽啊,干撒内”向缺贱嗖嗖的拿出手机拨给了一个许久都没联系的人。

  要论阴阳术法,别说四川了就是国内,恐怕也找不出一家比唐门还要正统的阴阳术士来。

  由唐门来给许家先人做安神超度那绝对是在合适不过了,而且估计两方面也都巴不得愿意呢。

  电话那边唐大小姐接通之后似乎微微一愣,有点不可置信的问了一句:“向缺?你怎么还想起我来了?”

  自从上次在金茂一别之后向缺和唐夏从没有过任何纠葛,哪怕就是连个短信电话也没互相问候过,这么一整你上来就找人办事,那明显有点说不过去了。

  但奈何向缺非常的恬不知耻。

  “那日一别月余已过,偶有抬头望天之时,我的脑中总会划过一道身影······”向缺唠的把自己都给整动情了,真的仰着鼻孔抬起头,眼神迷茫起来:“那道身影挥之不去,如磐石一般扎根在我的脑海中,巍然屹立······”

  “几位大哥,他除了会看风水,还是吟游诗人么”由于是第一次接触,许亚被向缺整的这一出给迷惑住了,关键是向缺这犊子扯的太逼真了。

  王玄真捂着脸非常不好意思的说道:“哎呀我草,快别听他妈的在那扯了,这个狗篮子忽悠女人,能把小姐给唠从良了,整不好还得倒贴他二百块钱”

  向缺这牛逼刚吹起来,明显那边的唐夏不吃他这一套:“咯咯······无事献殷勤,说吧你找我什么事?”

  “哎,你这么唠,我还咋往下接话啊”向缺继续不要脸。

  “说不说,不说我挂了”

  “啊,那个什么,从你家里给我找人做个安神超度呗?”向缺三五句话就把许家祖坟的事给交代清楚了,唐夏那边则是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约定明天唐门派人到广元,细节方面他们敲定就行了。

  客套几句之后,向缺对许亚说道:“基本上是没啥问题了,从明天开始你赶紧找施工的人过来,我过会给你画个图纸你按我所说的进行操作,时间必须是越快越好,在这期间唐门会有人驻扎在这每天给你家先人做安神超度能保证你家风水不在受扰,但这个时间肯定不能过长,控制在三月以内”

  许亚是千恩万谢,感激涕零,向缺这么做明显是把许家拯救于水火了。

  “向先生,你看酬劳的问题?”

  向缺琢磨了下,说道:“给我的那份你想办法帮我散出去就行了,不论做啥只要是善事就可以,至于唐门的就得你跟他们协商了,人家要多少你就给多少,这事没有还价的,明白吧”

  “这是自然,这是自然”许亚连连点头,问出了一直压在心里的疑问:“向先生,那这个得多久能见效呢?”

  “我走之前,你就能听到信了”其实自从向缺随许亚从重庆奔赴广元之后,他额头的官禄纹就已经有趋于散开明亮的趋势了,印堂明显不在昏暗。

  这是因为,天道已经感觉到许家的祖坟风水将要发生变化了。

  当天晚上,几个人就留在了广元许家村,并且许亚又给他大哥打了电话,把这的事都交代的清清楚楚的,许辉直接告诉他,自己连夜启程,明天一早就到许家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昨天,谊久天长和双龙竹木工艺昨天解封。

  还有激动和书友的打赏。

  白天工作,下午才有时间码字,更新完了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