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奇出了农家院以后开的不紧不慢的,王昆仑在车上调出导航目的地是市区,都这个点了三人折腾了一天不可能连夜赶路,进了市区之后找个地方安顿下来休息一夜,明天在启程离开重庆。

  关键是还有一点。

  一个太阳的钱还没有确切到账,只有短信提示,这个提示并不能作为入账凭证,如果那边有心耍手段的话,这笔钱还有很大的可能性是会折的,所以战犯王昆仑尽管比较托底但为了保险起见,决定等明早小亮那边把帐查清楚之后在离开也不迟。

  “接下来咱们就游山玩水呗?一个太阳可劲的挥霍也够咱们几个把祖国的大好河山逛个遍了,哎昆仑啊,下一站去哪?”王玄真挺憧憬的问道。

  “没想好呢,反正不能在一个地方呆着,容易暴露目标,哪都行啊”

  “回东北”向缺忽然插嘴说道。

  王昆仑问道:“去东北干啥啊?”

  向缺拍了拍身上的包说道:“里面有件东西没整明白,去东北找几个萨满的神婆巫师那旗子上的字给我破译了”

  “无所谓了,哪都一样反正就是个溜达,要不我都寻思一路就开着车闲逛呢,黑天找地落脚白天赶路,开到哪算哪呢”这三个人确实没啥明确的地方要去,王昆仑身上的案子太大现在还挂着通缉呢,只能开车走而且还不能去大地方,万一碰到警察盘查的就容易坏事。

  向缺呢,也是没事,身上的蛊毒还有十来天才能解决,他去哪也无所谓,而王玄真就是蹭吃蹭喝的,他俩说去哪他就跟着。

  “去哪睡觉啊,找好地方没?不用整星级的有床就行啊,太累了对付一夜得了,好日子在后头呢”王玄真抻了个懒腰,打着哈欠问道。

  王昆仑没吭声,扫了眼后视镜。

  ;D酷匠网首发_Y

  “哎,说话啊”王玄真拍了拍座椅,有点着急了。

  “消停点,后面好像有状况”后视镜里有一串车灯已经尾随他们这辆车开了有一段路了,由于道奇开的并不快才五十多码,这又是郊区路上都没啥车,后面的车完全可以一脚油门超过去,根本不用开的这么慢。

  向缺和王玄真同时回头,正看见后方有三辆车正快速接近。

  “草,车看着挺眼熟啊”王玄真的眼睛比较好使,顺着车灯就看清后面跟着一台奥迪一台奔驰,至于最后面那辆则是没太看清楚。

  这两台车他们坐过一台剩下一台在农家乐也见过,这前后还不到半个小时,所以感觉比较眼熟。

  “这不是农家乐里的车么,咋的?那帮人也走了啊”王玄真诧异的问道。

  常年在刀尖上起舞,王昆仑对于危险有着非常敏锐的第六感,后面的车一根上来他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如果他们也离开那,刚才可能就打个招呼说一起走了”向缺皱眉说道。

  “试试就知道了”王昆仑一脚踩着刹车,把道奇靠路边给停下了。

  后面第一辆奥迪从他们这辆车旁开了过去,紧跟着第二胎奔驰也开走了,但两台车刚超过道奇车后的刹车灯就亮了。

  “不对劲”王昆仑一看车停就知道坏事了,刚要踩油门把车开走,向缺和王玄真就眼睁睁的看见一辆别克商务速度极快的朝道奇撞了过来。

  “哐当”

  一声巨响,道奇被商务车正好给撞在了后保险杠上,王昆仑还没来得及踩油门呢,车就被撞了出去,歪歪扭扭的停在了路边。

  这一撞,巨大的惯性把三人都给撞蒙圈了,脑袋嗡嗡直响眼前都是金星,身上的骨头跟散了架似的,愣是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砰,砰”

  “砰,砰”

  前面的奥迪和奔驰,后面的别克商务下来十几个人,快速的朝着道奇走来,他们手中都拎着家伙明晃晃的举起来奔着已经被撞变形的道奇就是一顿猛砸。

  “哗啦啦,哗啦啦”

  “咣,咣,咣”

  三人还没完全清醒过来了,车就被砸的不成样了,窗户全碎了保险杠也被砸开了,玻璃渣子溅了他们一身。

  砸完车之后,三把黑洞洞的双管猎枪就从车窗里伸了过来顶在三人脑袋上。

  蒙圈的王昆仑他们现在明白了,自己被黑了。

  “为啥啊?”王昆仑咬着牙问道。

  “悍匪王昆仑呗?呵呵,挺牛逼啊”一个秃头大汉握着猎枪咧嘴笑了:“这名挺响,但我告诉你在重庆肯定不好使,裴哥说了来这是给你上一课,明了告诉你那钱被黑了,你们识相点马上离开,就当花钱买个教训,要是不识相就在重庆试试,你那悍匪的名头好不好使”

  光头大汉正是之前吃饭时候坐在裴乾身边那人,这一幕整的挺讽刺的,半个小时之前他们还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呢,半个小时之后枪就被顶在脑袋上了。

  王昆仑阴着脸说道:“你们这么干,有点埋汰”

  “啊,对,就是埋汰,能怎么着呢?”光头大汉很无所谓的笑了,说道:“没他妈把你就地整死就不错了,知足吧,啥钱你都敢要?一个亿呢,给你你还真敢接着,拿这钱不烫手啊,草······心真大,也不看看是谁家的钱,黑你必须没商量”

  车里三人都不吭声了,这时候说哈都是废话,人家把枪都支你们脑袋上了,自己赤手空拳的跟家人一点对话的资本都没有。

  没想到的是,那光头大汉似乎好像还不肯罢休,继续说道:“裴哥说你们这伙人身上好东西不少,不可能就那三件古董,干你们这行的身上肯定有不少值钱的家伙,别逼我动手,交出来吧”

  王昆仑脸色豁然就变了,但他真没辙,由于太相信此次交易了来的时候他啥都没带,就三个人一台车,再一个他们如今身份挺敏感,车上不能装武器,万一被盘查了那就是没事给自己找事呢。

  “这黑吃黑整的,是挺埋汰”王玄真嘟囔了一句。

  后座的向缺,不动声色的想把身上的包给藏起来,但没想到他这小动作没瞒得过右边车窗的人。

  “刘哥,这小子好像要整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昨天,小小江,不言不语,谊久天长解了五更。

  以后就这么干哈,更心多了大家轮着解,不然一个人解封有点疼。

  谢谢你们支持,这两天我尽量再多更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