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喝酒的时候全是裴乾一个人在那破马张飞的唾沫星子飞舞了。

  那小嘴上下两片嘴唇子相当灵活了,跟他妈打了兴奋剂似的,根本就停不下来。

  事后,用王玄真的话来讲就是裴乾不但白带异常的多,可能还已经糜烂了,因为他的嘴根本就合不拢,哪怕是在嘴里有饭菜的时候也得跟你唠叨几句,那一嘴的肉渣子四处飞溅,杀伤力相当惊人了。

  可能是看出来王昆仑这一伙人没什么心思喝酒吃肉,半个多小时后裴乾自己喝了半桶德国进口黑啤明显已经发飘的时候,这顿挺折磨人的饭局算是要濒临尾声了。

  “呃······那个啥,昆仑啊,酒足饭饱了没有啊?”裴乾打了个酒嗝,眼神挺迷茫的问了一句。

  “嗯,这顿饭吃的挺嗨皮的”王昆仑恭维了一句,然后拍了拍箱子说道:“差不多了吧?兄弟,验货呗”

  “你咋这么急呢,这才上半场啊,下半场我寻思带你们去重庆的夜场嗨一下呢,自己家场子随便玩,姑娘有酒管够,今天晚上肯定让你们乘兴而归”

  王昆仑这回摇头了,斩钉截铁的说道:“不了,我那边还有事呢,完事后我们得连夜往回赶,我现在在外面得注意下,算卦的告诉我夜路走多了容易摔跟头,所以天一黑我就得找地方睡觉了”

  裴乾傲然说道:“在重庆,你肯定摔不了,就是摔了兄弟我也得用轿子给你抬起来,屁股都不带疼的,哎,既然你这么急咱就干正事吧?东西拿上来吧,我们看看”

  王玄真说道:“重庆不姓共产的共么,啥时候姓裴了啊,这话给你唠的,我他妈还以为重庆没解放呢”

  王昆仑打开箱子,露出里面的东西后就推了过去,裴乾也没看,拿过箱子就递给了身旁那五十多岁带着花镜的老头。

  老头原本挺淡定的,手里捏着一个放大镜,带着白手套看了能有足足十几分钟眼神里全是惊叹,一个字都没吐出来。

  “王师傅,被人点穴了啊?你倒是说句话啊”裴乾有些不满的说道。

  “技术工种,要细致,慢工出细活明白不?”王师傅头也不抬的拿着放大镜依次在那三件东西上来回足足看了不下十几次,最后才点了点头:“没错,都是真货,这辈子临死前能看到鬼谷子下山图也算值得了,入土也能安心了啊”

  “呵呵,这东西挺有含金量啊,让我们王师傅都如此感慨我可是不多见的,昆仑啊这下你算掏上了”裴乾愕然的笑了。

  王昆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道:“提着它弄来的,没有含金量你说我折腾啥?”

  Oz酷#G匠网t{正I;版A首☆发0《,

  “牛,多少年了我们好像都没接手过这么上档次的货了”裴乾竖起了拇指,然后说道:“账号呢,给我,这就给你转过去”

  王昆仑拿出一张纸递了过去,上面密密麻麻的至少有几十个账户,涉及了国内十几家银行。

  裴乾看了一眼明显有点发晕了,挺无语的说道:“哥哥,略微有点麻烦了哈”

  “专业,才能安全,你认为就我这身份真要是用一个账号的话,钱进去能不被封啊?”王昆仑解释了一句。

  “也对,洗钱的不都这样么,行了,我给你打款哈”裴乾打了个响指,然后对旁边的OL小姐说道:“转钱吧美女,以你跟你老公瞬间爽嗨的速度赶紧给昆仑哥把钱汇过去”

  OL小姐噼里啪啦的在电脑上操作着,忙会了能有近二十分钟后,王昆仑的电话响了。

  “哥,钱陆续进来了,有短信提示,不过最终结语是不作为入账凭据,要明天天亮去银行查才能得到确切的进账消息”电话里是小亮子的声音,几十个银行卡王昆仑全交给小亮子和德成看管了,尽管他比较托底但最后还是留了一手。

  电话里正聊着呢,裴乾端着酒杯嘴角一翘,乐的挺悠闲自得。

  王昆仑也没注意到,皱眉问道:“现在查不了啊?”

  “也能,除非网上银行查,但我这断网了啊移动数据信号又不好,查着费点劲”小亮子无奈的说道。

  裴乾这时候说道:“昆仑,怎么看你这意思好像还有点不太放心呢,我跟你说就一个亿而已,很多么?真不多,我老板上个月刚买了架湾流回来,五个亿专属订制的,就你这三件东西他就是玩票,能黑你么?”

  王昆仑挂了电话,他也没招了,小亮那查不了帐只有短信提示,想想看他也没啥理由怀疑对方作假,就笑着脸说道:“谨慎惯了,别见外哈”

  “成了,那咱就撤吧?要不要再玩会啊,我整个局啊,重庆大学里不少妹子呢,我一个电话叫出来十几个是没问题的,咱们嗨皮一晚上吧?玩点东西不?缅甸来的货色,你想要我给你整几克,咔咔纯的,市面上都少见”裴乾站了起来,挺殷切的搂着王昆仑的肩膀说道:“我就得意你,听说过你在道上的传言,相当有水准相当霸气了”

  王昆仑一脸淡然的说道:“谣传,谣传,我都要退隐深山了,以后你肯定在江湖上听不到我的传说了”

  “哎,可惜了,可惜了”裴乾摇着脑袋跟几人一起走出了茅屋,到了外面后跟王昆仑他们一一握手道别。

  王昆仑,向缺和王玄真上了道奇开车就走了,打算到市区后找个地方睡觉,明天天亮小亮子查完帐就回去。

  道奇刚开走,从农家乐另外一间茅草屋里走出一群壮汉,裴乾笑眯眯的说道:“他不是号称最牛逼的悍匪么?你们去给他上上课,让他们知道,在重庆这个词不是随便叫的,在这他那只能是传说”

  十几个壮汉上了奔驰,奥迪和一辆别克商务,风驰电掣的就开出了农家乐。

  裴乾拉着OL小妞眯缝着小眼说道:“咱俩嗨皮一下啊?”

  “行啊,你缅甸那东西呢给我弄点来我尝尝,我有点渴”小妞两眼放光,嘴角哈喇子已经流成河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五更,看得舒服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