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东北,社会人喝完酒有两件事是必干的。

  一是找个地方泡泡澡,扯会犊子。

  二是换个场子翻台,继续扯犊子。

  在火锅店吃完之后出来,南港小学的两个才子就联名提议大家继续嗨一下,找个夜场玩会。

  向缺本来是对这种地方不感兴趣的,认为其鱼龙混杂气息混乱不太适合他,但无奈就连王昆仑都提议大家紧张了一个月,是该放松一下了,他就不能扫兴只得随着大家一同前去。

  他们去的夜场不远,也是在春熙路,名叫BABYFACE,是个全国连锁的酒吧夜总会,氛围比较适合年轻人,基本一到节假日的晚上就处于爆满。

  晚上十一点正好是酒吧最上座的时候大厅里全是人,放眼望去人头攒动跟沙丁鱼罐头似的,人多的可能一不留身都容易把女人给挤怀孕了。

  “好像没地方了,要不咱们回去咋样或者找个地方再喝点”向缺弱弱的问了一句。

  众人拿眼神一顿鄙视他。

  “没地方?那能行么,草”杜金拾哼了哼拿出电话拨了出去,接通之后对着里面说了几句话后一个穿的挺OL的三十来岁小年轻走了过来,居然还很礼敬的跟杜金拾打了个招呼。

  “杜哥,过来了?”

  杜金拾嗯了一声,说道:“安排个地方呗,我这都站半天了你们生意挺火啊,连个买单的人都没有”

  “这点正是最上人的时候,不订位那还真没有座”

  “呵呵,我来也没有呗”

  “别人来没有,您来肯定得有,大厅还是包房啊”

  “你这小鬼说话挺中听啊,既然来酒吧,要图个气氛肯定得大厅啊,安排一下哈”

  “嗯,你等会的我给你找个地方座”

  “我草,小杜你铲的挺硬啊,你不东北社会人么,在四川也这么好使啊”向缺愣愣的问道。

  杜金拾低声说道:“我就是个粑粑,铲的硬的是我明哥,人家才好使呢,来四川办事的时候他带我去见了几个人,其中一个就是这酒吧的老板,我属于是沾他光了,要真我自己来服务生都不带鸟我的,明白不?”

  “你明哥干啥大买卖呢,东北还不够他折腾的跑四川来了”

  q酷:匠e》网F、唯一正)V版E,其他wi都x是盗‘W版(K

  “地皮呗,这年月不就这最值钱么,明哥有关系有资金据说是跟他一发小研究的,两人这一个来月就整地皮的批文呢,我呢在这方面帮不上忙属于跟班伺候茶水的角色,今晚他有应酬就给我放假了,不然我一天天的也老忙了”

  过了一会,那小年轻又回来了把他们领到了靠舞台边的一个卡座,这一看就是临时搭建起来的,为此酒吧的人还特意给杜金拾送了两瓶皇家礼炮一打啤酒和两个果盘。

  小杜哥也不是损篮子,见对方这么会来事直接掏出一叠钞票塞人家手里了,告诉他随便安排下酒管够就行了,他们今天晚上六个人必须得横着出去几个才行。

  屁股刚坐稳,王玄真眼神迷离的说道:“找俩女学生,咱们给她上会妇科方面的知识呗?”

  “我研究下哈,关键是有一点,人我能摇来也还真都是学生,川大的妹子,但都是正统人家的正经女子,不是做买卖的,只是爱玩爱闹,你们呢想给人家上上课那行,但是不能硬来,得看自己的手段,真要是裤裆太紧了的话这酒吧上面就有职业女性,带走一千五起,你选择下,决定走高端挑战路线啊,还是直来直去的整个一锤子买卖?”

  “我这种身份这种档次的,必须高端范啊,你摇人吧”王玄真牛逼哄哄的说道。

  “那我可真摇了?事先说好别到最后你没搞定完了自己憋的难受”杜金拾拿起手机居然还他妈的发起了微信。

  “不是,大哥打个电话多快啊”王玄真无语了,这关键时刻他怎么还能这么不靠谱呢。

  “你懂啥,万一人家睡觉吵到了呢,体贴懂不?善解人意,明白么?”没想到微信发过去之后那边挺快的就回了,杜金拾三两句话就唠明白了。

  “一个寝室的,四个姑娘,咱这么多人也不够分啊”杜金拾皱眉扫了一圈,这不是狼多肉少么。

  “别把我算进去了,你们觉得哪个女的能往我身边坐?”向缺挺郁闷的说道。

  “我对这事不感兴趣,我跟老向喝酒你们玩吧”王昆仑挨着向缺坐下了,自从龙虎山的事以后他向来都是女色不近的。

  “这风格,妥妥的”杜金拾一拍手,这一下肉肯定够分了。

  几个人边喝边等,半个多小时后人群外走过来四个青春小妞,一色的短袖热裤,看着凉快还养眼,全都是二十出头的小姑娘。

  见到杜金拾其中一个挥了挥小手,然后居然十分不见外的就带着后面三个姑娘坐到了卡座里。

  “哈喽啊,美女,几天不见又漂亮了哈”杜金拾贱嗖嗖的说道。

  “帅锅,几天不见你嘴又甜了”小姑娘一点都不生分,叽叽喳喳的就跟杜金拾聊了起来。

  身为花钱的金主,杜金拾站起来简单的给两边人介绍了下。

  四个姑娘名字起的都很有现代气息,跟杜金拾打招呼的火辣妹子叫冷若清,还有一个从进来后就淡淡的哼了一声然后坐在沙发上玩手机,叫上官静雯,属于高冷女,只喝酒不爱说话。

  剩下两个一个叫徐书瑶一个叫戴淑慧,几个人脸蛋都不错,再略施粉黛看着就更舒服了,在这酒吧里姿色也属于拔尖的,周围不少人都拿眼神往这瞟呢。

  这几个女孩都是附近川大大三的学生,平时上课不是很忙家境又都不错,属于爱玩爱闹那一类年轻人,平时吃喝蹦跳的很平常,虽然是第一次见到向缺他们,但一上来就挺会调节气氛的,一口一个哥的叫着,而且特有一种川妹子的火辣性子,喝酒的时候完全不打怵,半杯的皇家礼炮三口就能干了。

  王玄真和杜金拾还有小亮,德成一看就是夜总会常客,跟几个姑娘熟了之后就开始玩起了游戏,气氛相当热烈了,惟独向缺和王昆仑坐的靠边了点,喝着酒轻声聊着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激动蛋疼打赏。 爱我的请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