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气势和吸引眼球有的时候并不是体现在钱和帅这两点上。

  你就比如彦祖和霆锋这样的男人,大街上随便瞄两眼就能逮到这种颜值高的男人,这年月开着宝马奔驰的也是满地走拆迁户关系户到处都是,所以这世道不缺有钱有颜的男人,但惟独缺少气势上佳的。

  就比如向缺他们这个卡座里,杜金拾别看穿着大裤衩子和人字拖,但那是一身阿玛尼拖鞋还是定制版的,手腕上戴着一块卡地亚,全身一套行头过六位数了而且小伙也长的挺精神。

  酷J匠J'网p*首K发¤

  但偏偏的他却不怎么受欢迎,相反沉默寡言的小亮倒是挺有女人缘,徐书瑶没少跟他俩喝酒,一口一个大哥叫的相当亲热了。

  戴淑慧则是跟王胖子小声嘀咕着,不时的被他给唠的花枝乱颤的。

  最让杜金拾郁闷的是他叫来的小辣椒冷若清竟然玩了一会游戏之后就把他给撇下了,凑到了独自喝酒的向缺和王昆仑身边。

  这问题到底出在哪呢?

  原因很简单,这几个川大的妹子平时见惯了学校里面的帅哥,本身家境也挺好对有钱人不是特别感冒,而王昆仑,小亮,德成和王玄真这几位,三个是当代最牛逼的悍匪战犯,一个是摸金校尉,身上独有的那种气质相当另女人着迷了,反倒是一身铜臭味的杜金拾成为了陪衬。

  王昆仑都被这个姓冷的小丫头给磨的一点脾气都没有了,人家非得拉着他喝酒玩小蜜蜂,他又不好意思拒绝只得撇下向缺应付她。

  向缺呢倒是无所谓了,一个人端着酒瓶子缩在角落里慢慢的喝着酒打量着酒吧舞池里的群魔乱舞。

  他是第一次接触这种环境,厌烦归厌烦但也挺好奇的,他就是看不懂为什么一些衣冠楚楚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男女喝点酒进入舞池后能把身子扭的跟一条蛇似的,全都在肆无忌惮的随着音乐放纵着自己。

  特别是有不少明显看起来是第一次相识的男女,居然贴在一起搂抱的相当热乎了。

  “哎,这世界不是让我不明白,而是发展太快了,整的哥有点目不暇接啊”向缺挺无语的自饮自酌着。

  “你好像很不习惯这种地方?”向缺正发呆呢,自从来之后就没怎么说话的高冷女上官静雯忽然坐到了他旁边的位置上。

  “啊,啊?”向缺扭头看了眼,说道:“是不太喜欢,太闹挺了耳根子都嗡嗡疼”

  “我也是,觉得有点吵”

  向缺问道:“那你怎么还来了呢”

  “没办法,她们要来我就得跟着来了”上官静雯托着下巴无奈的说道。

  “呵呵,我也是硬被拉着来的”向缺端起酒瓶说道:“同命相连喝一口呗”

  上官静雯抿了一小口酒,有些诧异的问道:“你的脑袋怎么捂的那么严实?就露出两只眼睛来,见不得人啊?”

  “哎,皮肤病脸上全是大包,怕吓到人就捂着了”向缺又把头套拉的低了点,这他妈生活太糟蹋人了,本来应该跟妹子坦然相对的,现在倒好都无脸见人了,挺好个泡妞的机会却给浪费了。

  “什么病啊,我给你看看呗,我就是川大医学系的”上官静雯笑眯眯的问道。

  “肿么这么巧呢,别忽悠我”向缺不信的问道。

  “呵呵,真的,我们几个都是临床医学系的,不信你问问她们”

  “我是真不信,学医的?”向缺打量了她几眼,眯缝着眼睛说道:“那你最近睡眠不太好,晚上比较容易惊醒吧,你咋没给自己看看呢”

  “啊?你,你怎么看出来的”上官静雯惊讶的张着嘴,眼睛瞪的溜圆:“黑眼圈很重么?我来的时候已经涂了眼影了”

  向缺摇了摇头,说道:“不是这个原因,哎······学校要是住不好就回家住两天吧,换个环境可能会睡的好一点”

  “真是这样么?可是我前两天回家住的也半夜就被惊醒了,好像总有什么东西吵到我似的,而且不光是我,我们楼里最近不少人都睡的不好白天都没精神,不然我们才不会大半夜的出来玩呢”

  向缺眯了眯眼睛,淡淡的说道:“可能是心情的原因吧,抽空去散散心,附近不是有乐山大佛和峨眉山么,你们几个去爬爬山回来后应该会好点”

  “嗯,我们也正想等学习不太忙的时候,出去玩一玩呢”上官静雯点头说道。

  “尽快吧,散心的事就别等了,拖的时间越长心情越容易受影响”向缺点到为止的说了一句。

  上官静雯嗯了一声,饶有兴趣的看着向缺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你学什么的呀,居然看两眼就知道我晚上睡不好”

  “呃······”向缺挠了挠脑袋,挺无语的含糊着说道:“跟学啥没关系,我就是眼睛比较好使,能看到比较深层次的东西而已”

  “呵呵,你那意思是自己眼睛比较大呗?放大镜啊?”

  “还行吧,谁没点优点呢”

  杜金拾瞥了正聊的挺热火朝天的两人,哀声怨气的堆坐在沙发里:“草他么的,这世道我浩南哥好像成乐善好施的大善人了,自己摇的姑娘全被人家给唠走了,我他妈图啥啊,最关键是钱还是我掏的,真憋屈”

  直到半夜一点多的时候,酒才喝的差不多人也基本都晕了,向缺实在是呆的不耐烦了,不走不行。

  出了酒吧,王玄真贱嗖嗖的跟戴淑慧嘀咕道:“你看这么晚了,学校宿舍是不都关门了?我给你们找个地方住呗”

  “草,这货真直白”王昆仑笑骂了一句。

  “呵呵,胖哥你好像有点不怀好意呢”冷若清冲他挥了挥手,说道:“你想把我们戴妹妹送到自己家住去吧,拜拜了您呢,我们家房子就在附近呢,走两步就到了”

  四个姑娘迈着小碎步,施施然的飘走了。

  杜金拾更是不爽的说道:“你们明天抬抬屁股就走了,就别跟我扯犊子了,这么多花我自己慢慢采吧,你可别给我添乱了”

  “你仔细品品,我感觉你机会可能不咋大啊”王玄真笑眯眯的说道。

  “滚蛋,等你们走了我自己随便研究,必须把她给俘虏了”杜金拾有点要急头白脸的了,他哪想到自己战袍加身又砸了不少的钱,可结果太让人伤心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