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一处山头上。

  向缺嘴里叼着烟,双手插在口袋里眯缝着眼睛望着前方的一处断崖,这处断崖就是王老蛋所说的那处神秘的苗寨,这寨子确实够神秘的,悬崖的断层上被人力凿出了不少的洞穴,绝对的鬼斧神工让人叹为观止,就这工程放在现代社会也能堪称大手笔了。

  由于离的较远也看不清洞穴里是否有人,只能隐约看见有几股炊烟似乎从洞里飘向上方。

  “王胖子你跟昆仑留在这等我,我和王老蛋还有苏荷过去看看”王玄真还挺不乐意的,但向缺的解释是这胖子现在被折腾的一点人样没有了,比较欠缺亲和力他怕把寨子里的人给吓到。

  王胖子冷笑道:“老向你在这么跟我唠嗑,你信不信我给你在这演个电影叫古惑仔之丛林风云,必须打得你服服帖帖的”

  “我跟这事没有关系,你又为什么把我带上,我就是个人质罢了,还用得到参合你的事么”苏荷皱眉问道。

  向缺说道:“你是个女的还是个漂亮的女的,亲和力这词对于你这类女人来讲属于天生的,把你带上比较有利于沟通”

  苏荷叹了口气,挺幽怨的说道:“原来你还知道我是个漂亮的女人”

  “我又不瞎”

  苏荷白了他一眼,说道:“人是不瞎,但心眼已经瞎了”

  向缺干笑一声,招呼着王老蛋赶紧走,但这老头刚一迈步额头上的汗滋滋往出冒。

  向缺有点赖了,就问他:“咋的啊老蛋,你也要跟我唠点什么啊?你是向导也是翻译必须得有你一路相随才行啊,不然我他妈去了跟人唠啥啊”

  王老蛋捂着肚子抹了把额头的冷汗,说道:“那条蛊虫有点不对劲”

  “怎么回事?”

  王老蛋说道:“平时它在我们的身体里很老实,现在这虫子不知道怎么搞的,有点闹腾,我明显感觉到它在身体里有点小躁动”

  向缺皱眉问道:“以前也有过这种状况么?”

  “没有,除了最开始被下蛊的两三天有点折腾,这些年来都没有过这状况”王老蛋迷惑的摇了摇头。

  “能挺住么,实在不行······”

  王老蛋摆着手说道:“没事,忍忍就行了,咱们走吧”

  苏荷皱眉望着王老蛋说道:“他被人下了蛊?”

  向缺嗯了一声说道:“不光是他,在一个苗寨附近有个村子一村子的人都被人下了蛊,而且还是被自愿下的,那个苗寨在村民身上以身养蛊”

  “难道他们不知道被下了蛊是要折寿的?”苏荷挺震惊的问道。

  王老蛋呵呵一笑,无所谓的说道:“本来也都是烂命,多活几年少活几年有啥区别啊,你看我脸上这褶子跟沙皮狗都有一拼了,活这么岁数死就死了呗”

  两个多小时后,三人已经走到断崖下方,从近处看这个建在悬崖峭壁上的苗寨更加让人感到一种发自内心的惊叹,断层上分布的洞穴一排排的排列的非常均匀有序,从下方开始一直延伸到断层中部,一共有几十个洞口,最高处至少相当于四层楼高了。

  崖下是一片田地,他们三人的到来已经引起了地里苗人的主意,纷纷放下手里的活诧异的望了过来。

  而一路上一直冒汗的王老蛋此时似乎反应更加强烈了,那条百足虫甚至开始在他的身体里躁动不安的来回游走着,王老蛋咬着牙说道:“我感觉到这条虫子似乎非常恐慌和惧怕,这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令他十分恐惧,它想要离开这”

  “蛊虫或多或少都会产生一点灵智的,所以只有遇到天敌或者性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才会出现这种情绪”苏荷指着悬崖上的苗寨说道:“看来,这里应该是有什么东西让它感受到了威胁,害怕是它的本能反应”

  这时几个苗人一脸谨慎的围了过来,其中一个走到已经疼的蹲在地上的王老蛋身旁突然伸出两根手指夹住了他皮肤表层下那条十几公分长的百足虫上。

  那人的手指异常粗壮,特别是中指和食指明显比其他的手指头粗了一圈,并且指头上泛着浓重的青黑色,当他夹住那条百足虫的时候,从王老蛋的身上传出了“吱吱,吱吱”的叫声,虫子扭动的更厉害了。

  1x更6新,最‘快9上!$酷q)匠Mt网

  向缺被吓了一跳,说道:“我头一次听说蜈蚣还会叫”

  男人回头看了向缺一眼嘴里嘀咕着晦涩难懂的苗语,然后又转过头来,两根手指明显用力一夹,王老蛋身体里那条蜈蚣突然断成了两截,并且这两截居然还能动,分开后在他的身体里继续游逛起来。

  那人皱着眉一愣,似乎没料到王老蛋体内的蜈蚣命还挺硬,这时他朝着旁边的一个苗人招了招手吩咐了几句,对方立刻蹲下身子凑到王老蛋身前张开了嘴。

  一条白色的好像蛆虫一样的东西从他的嘴里爬了出来掉在王老蛋的身上,然后快速的朝着他的嘴里蠕动着爬了过去钻进了王老蛋的嘴里。

  顿时,王老蛋身子一阵抽搐不止,整个人都似乎十分痛苦的在地上打着滚,向缺和苏荷发现那条蛆虫进入到他的嘴里后竟然快速的追着被夹断了的两截百足虫。

  几分钟之后,那两截蜈蚣居然开始慢慢缩小直至完全消失那条白色的虫子才从他的嘴里爬了出来回到那人身上,对方等虫子回到身上后明显兴致似乎不错,连连点头对着地上的那个苗人说着什么。

  王老蛋呻吟了一声,睁开眼睛。

  向缺低声说道:“对方好像把他身体里的蛊虫给灭了,不是说苗人养蛊通常都不会随意干涉的么,这个寨子的人咋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把王老蛋的蛊给清理了呢”

  王老蛋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几个夹杂着血丝的黑色硬块被他吐在了地上,咳完之后他整个人好像都轻松起来。

  “向缺,这些人没有恶意的”王老蛋翻身坐了起来,喘了几口气之后有些激动的说道:“我感觉明显好多了,你看地上的那堆血是不是色挺正常的了?”

  几天之前,王老蛋手腕滴下来的血还泛着紫黑色呢,他说村里的人临死之前都是这征兆,自己也离死不远了,那是被蛊虫给掏空了身子结果。

  现在王老蛋明显感觉自己已经好转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启佳,游戏人生,小小江,听客,胜利号角的打赏和解封。

哎,人生路上有你们陪伴,必须相当得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