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山和茅山弟子看见涌入法阵内的厉鬼亡魂后集体进入麻爪懵逼状态,原本他们以为在荒山野岭里的厉鬼和亡魂只是些死了多年没有入阴曹地府转世投胎的一般货色,自己乃名门大派出身专擅驱鬼辟邪之道,那必须得是手起刀落干脆利索的解决,体现大派风范。

  可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厉鬼身上阴气极重亡魂怨气滔天,这种品阶的脏东西已经算是棘手的范围了,处理起来相当麻烦。

  “穿着西服我是投资圈子里的顶级精英,但甩了领带我赵礼军就是茅山这一代最杰出的捉鬼天师”赵礼军淡定的望着疯狂入阵的厉鬼咬破中指,他凭空点出一滴滴凝聚的精血,每一滴精血飞出都会击中一道亡魂。

  赵礼军的精血仿佛穿膛的子弹,一滴飞出之后瞬间就会洞穿厉鬼躯体,凡是被击中的有道行过浅的亡魂直接魂飞魄散,道行颇深的勉强能保住躯体不灭,但也是见势不妙后迅速遁走,知道眼前这人不好招惹。

  一共四道亡魂被赵礼军出手灭掉之后,他左脚上前踏四步踩上葵位,随后向东北方向横移三步右脚踏上庚位,庚位之上是一堆看似极其不起眼的石堆,正是向缺布阵之时葵位和庚位上的阵眼。

  赵礼军淡淡的哼了一声,伸腿一脚把地上的石堆一一踢开,石块分散后他的身前顿时突兀的露出一道人影正手持桃木剑和一道亡魂拼斗,明显已经有不支的状况出现了。

  “滚开”赵礼军凝神吸气,口中喷出一道气剑“噗”的一下就刺穿了亡魂的头颅。

  “大师兄?你破阵了?”茅山弟子回头一看,顿时有点像是看到了曙光的感觉。

  “破阵还得要费些时间,但我勉强能把这四周的阵眼给破了,把旁边的人给找出来,李明你替我护法,给我争取二十分钟的时间我要找出下一个阵眼”赵礼军已经没空研究破阵之法了,在耽搁下去来的人恐怕一个都剩不了全都被厉鬼亡魂给灭了,他只能先破开阵内的几个阵眼尽量把人给汇聚在一起。

  一夜过去,天亮之后。

  王老蛋这个导航好像有点抽疯,开始的时候他领着向缺他们走的山路还算正常,哪怕是路崎岖了点荆棘也比较密布,但这路总归是人能走的。

  但半天之后这路走的就有点操蛋了。

  先是趟过一条齐腰深的小河,然后又跨过了一个差点把几人都陷进去的沼泽带,最后愣是翻过了一片高达近十六七米倾斜度差点接近了九十的峭壁,这一次路赶过去所有人几乎集体要趴窝了。

  王玄真走的直接以为自己这一身肥肉已经甩没了有点像男模接近的意思后,忍不住的拉着王老蛋的衣服质疑道:“咱们有必要商量下,你走的这条路到底是对还是不对”

  “你是在质疑我的专业性么?”王老蛋斜着眼睛问他。

  “肯定的”王玄真一本正经的点头说道。

  王老蛋挺他妈扯淡的说道:“西天取经的路上唐僧经过了八十一难,度过了十七个年头,挺好看个小伙直接熬成大叔了好几次都差点让妖精给炖了,那么多年过去了他也始终都没有怀疑过自己走的对不对,是因为唐僧坚信一个道理······路可能是走的有点曲折,但方向肯定是没错的”

  …酷匠b网}◎正版OX首发!

  “我草,合着你也是路不知道咋走,但就知道一个大概的方向然后闷头带着我们一路披星戴月的前进呗?”王玄真崩溃的问道。

  王老当然蛋大言不惭的说道:“你好像有点虎,都十几年过去了那条路我也就走过一次,你认为我他妈能记得住?我能知道方向就不错了”

  王玄真攥着拳头握的手指头嘎嘎直响的愤愤骂道:“王八蛋······”

  “大名王老蛋,别随便给人改名”

  王玄真吼道:“我他妈是骂你呢,谁叫你了”

  王老蛋相当淡漠的说道:“你别骂人,我该不乐意了,我要是不高兴了你信不信我把你们给领到西天那嘎达去?”

  “哥,咱回去行么?”王玄真看着向缺挺可怜的问道。

  向缺说道:“唐僧去西天,刚出家门就被妖精给掠走了人家都没说回去找他的皇帝哥哥呢““哎呀我去,你们可别扯犊子了,这他妈的真糟心”

  两天之后,王老蛋走的有点深思熟虑了,没再朝着一个方向往前赶,而是走走停停的四处张望,时不时的还皱着眉头停下露出了茫然的神色。

  王老蛋来到一棵参天的古树前停下脚,围着树转了一圈:“那天我就是和两个孩子爬到了这棵树上看见了苗族老太婆和那个小女孩”

  “离这不远了?”

  王老蛋点头说道:“最多不到半天的时间,天快黑了我们休息一下,明早启程”

  几个人围靠着古树坐了下来,吃点了东西喝点水,一路上默不作声的苏荷突然问道:“向缺,你布的那个法阵奇门遁甲里似乎从来没有记载过,我也从未在别的地方听闻过”

  “道法三千你能通晓几成,风水大阵存世不多,但失传了多少你知道么?”

  “楼兰地宫的地图已经被你们给收下了,你输也该让我输的明白点吧”

  “我就是告诉你了你也不会明白的”向缺摇了摇头说道。

  苏荷不甘心的追问道:“你赢,也该赢的大气点”

  向缺呵呵一笑,说道:“你在将我么”

  “就事论事罢了”

  向缺眯眯着眼,云淡风轻的说道:“我布的那个法阵世间并无记录,你就算把奇门遁甲全都背烂了也找不出来的”

  “为什么?”苏荷皱眉问道。

  “因为那是我临时起意布下来的”

  苏荷豁然而惊:“这不可能,风水法阵一阵成型需要得天独厚的条件和反复的推理推敲,听说有的风水大师一辈子也只是研究出了一个风水阵而已”

  “你是说我没有风水大师的气质呗”

  “没有”苏荷挺干脆的说道。

  向缺撇了撇嘴,淡淡的说道:“那我要是告诉你,曾经有人能把三个风水阵叠加在一起重新组合成一个新的风水阵你肯定也不信了?”

  “呵呵······”苏荷嗤之以鼻。

  向缺叹了口气:“会有一天,你能信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我这几天两更,然后朋友们的不离不弃,衷心感谢你们。

  我状态已经满血复活了,开始快马加鞭的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