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铃铃······铃铃铃······”

  阴风吹过,山林中突兀的响起了一串悦耳的铃声,铃声清脆而又飘扬,但回荡在山林中听着却给人一股十分悚然的感觉。

  铃声久未消散。

  整片山林中只有那飘然远去的招魂铃响。

  赵礼军放下手中树枝惊惧的豁然起身:“招魂铃下招魂台······厉鬼阴魂皆往来······向缺你很好,居然在法阵之中又藏了一个招魂台,我就不信在这深山老林中你能赵唤出多少亡魂和厉鬼,我茅山和龙虎山最擅驱鬼辟邪,我不信你招来的厉鬼亡魂能把我们所有人都留在这,如若不然等我们出阵那天起我们两大道教大派必定得和你好好算算这笔账”

  龙虎山,茅山弟子严阵以待,谨慎的盯着四周。

  “招魂铃响?”那清脆又飘扬的铃声似乎穿透了整片山林,已经离开此地几个小时之后的苏荷和王昆仑他们也听到了。

  “你这是早就设了个套让我钻,从一开始你就知道自己已经稳赢了”苏荷有些挫败的看着向缺,一脸幽怨。

  “好像是有点调皮了”向缺背着手,相当不要脸的回了她一句。

  在一片空地上,本已经打算停下休息明日再启程的几个人遥望铃声响起的方向,眼神瞄着向缺都冒出了一股寒意。

  “你太坏了,你是想把那些人全都困死在阵中么”王玄真掏出烟点了一根,又甩给王昆仑和向缺,王老蛋。

  王昆仑接过烟后却没点上,而是看着枕着胳膊躺在地上的向缺皱眉说道:“你难不成还真想把他们全都给留在山林里不成,为了我你没必要把人得罪的那么狠,两大道派共同对付你,你吃不消的”

  “狠么?本来就已经得罪了狠不狠的有什么关系,反正以后大家见面都没好脸色,这个时候要是不趁机落井下石那纯粹是给自己添麻烦,那里的人不见得能全被折腾死,至少赵礼军肯定没事,他不死茅山还能举全派之力来追杀我么?至于龙虎山,有你在能帮我分担些压力的”

  王昆仑神色复杂的看着他说道:“向缺,以咱俩的关系你似乎没必要为我背这个债,你这人情让我欠的挺莫名其妙的,你肯定还没忘当初我坑过你那一次,你给我整的心有点没底了”

  “呵呵,那一页已经掀过去了,至于我为啥因为你得罪茅山和龙虎山?你跟我来”两人背着那三位走到无人之处。

  向缺一巴掌拍向王昆仑的印堂,对方豁然一惊腿向后迈了一步刚想还手却也只是迟疑了一下,就任由向缺的手掌拍到了自己的印堂之上。

  一掌下去,向缺把手掌紧贴在王昆仑的印堂上后以自身道气为引缓缓从王昆仑的体内抽出一丝煞气。

  那丝煞气从王昆仑体内被抽出来后在他身前缓缓凝聚成人形,形如王昆仑其人,除了整体有些虚幻外和他居然有九成相似。

  煞气十分精纯没有一丝的杂质,较之当初向缺和曹清道入地府时在那十八层楼底所遇到的煞气也几乎相差无几了。

  “煞气成型,我还真没看走眼”向缺挥手将煞气驱散送回了他的体内:“王昆仑,这些年你到底杀了多少人恐怕你自己都数不过来了,还没麻木啊”

  “开始那两三年还能记得清,到现在基本已经没有什么概念了”王昆仑淡淡的说道:“当你杀的人多了,你就感觉自己已经杀的不是人了”

  “那要是再过三年呢,你是不是还得杀人”

  “嗯,只要我活着,就会有许多人过来给我送命,而我也不得不杀”

  “我这次救了你,这个人情你得给我留到三年后再还,到那时你帮我办件事,那件事的麻烦程度有可能让咱们两个都把命给丢了,并且连三魂七魄都有可能消散于无形”

  “你道行比我高,还用得着我帮忙?”王昆仑一愣,挺迷惑的。

  向缺说道:“和道行无关,我道行再高也没办法凝聚出你身上那么重的煞气,如果三年后你的煞气能够凝成实体,我的胜算还能再增一成”

  西山老坟阴气滔天,也唯有煞气能压制住其几分,如果是杀神白起在世的话恐怕一剑挥去就能斩断老坟阴气让其消散与天地之间。

  酷*匠\网;永A久免:2费看*E小zt说

  可是,白起之后,再无杀神。

  王昆仑出世,虽无法成就白起之名,但却已经走上了通往杀神的路上。

  “你这意思是让我尽量多杀点人呗”王昆仑问道。

  “在这件事上,龙虎山和茅山还有你抢太公墓那一方,会成为你的踏脚石的”

  “你要这么说,那我还真没啥心里负担了”王昆仑笑了,他觉得向缺最好是对他有所图谋的好,不然这人情欠的有点莫名其妙的,太他妈闹心了。

  “也许只不过是多活了三年而已”向缺挺惆怅的说道。

  王昆仑无所谓的说道:“一天都是赚了,何况是三年呢”

  黔南深山丛林,一道道厉鬼阴魂从无数个林中孤坟之中升起,飞向招魂铃声响起之处。

  苏荷望着从山林上方飘过的阴魂默然不语。

  王昆仑露出一丝冷笑。

  王玄真说道:“王老蛋那个村子这些年冤死了不少的人,这丛林之中也到处都是阴坟,你要是整点其他的亡魂那帮人应付起来绝对十拿九稳,但你把那村里的人死去之后化成的厉鬼阴魂给引了去,茅山和龙虎山的人可能得要骂娘了”

  被黑苗寨以身养蛊的那些人生前虽然自愿的居多,但在临死的那一刻肯定或多或少的有了一丝悔意和怨念,并且由于本身非正常死亡都是被蛊虫吸干了精气所死的,死了的那些村民绝大多数肯定没法入阴曹地府投胎然后只能游荡于山林之中。

  在进村之后,向缺就已经察觉出这片林子里的厉鬼亡魂颇多,只不过碍于他和王玄真身上法器的原因,没有一道阴魂敢蹦出来。

  “手段太轻,他们以后还能把我当回事么”向缺淡然笑道。

  王玄真挺他妈的感慨的说了一句:“向缺,你今年要红啊”

  “必须的,红的要像太阳才行”向缺仰起脑袋傲然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站住小偷的解封,解封的人越来越多了,拜谢大家!

谁谁启佳和书友后面一串数字的朋友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