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后!

  深入黔南丛林的十二人队伍突然开始加速前进,经过两天的连续追踪他们已经逐渐发现王昆仑露出的痕迹愈加明显,草丛里露水下踩出的脚印还没有干涸,刚折断的树枝还是嫩绿的,明显是有人不久之前刚刚经过。

  姓薛的中年人速度极快的攀上了一棵参天大树,三两下的就上了树梢顶端,拿起脖子上挂的军用望眼镜朝着四周远望。

  龙虎山的年轻人嗤笑道:“如果装逼的世界好比珠穆朗玛峰,那他肯定认为自己已经在珠峰上来回走了好几圈了,这逼让他给装的真他妈像样,你说他拿个破望远镜在那有啥用啊,这么密的林子就跟蚂蚁在草堆里似的,你就是给望远镜装上导弹的瞄准器也什么都看不见啊,对不?”

  李秋子皱眉,刚要开口,身穿迷彩装的苏荷轻声说道:“那是热成像瞄准镜,在丛林和山地之中能够观测到几公里范围内有温度的物体,如果有人高速移动就会在镜头中出现人形影像,王昆仑已经离我们很近了,这个距离绝对可以用热成像捕捉到他的前进轨迹”

  “呵呵,草,挺高科技啊”龙虎山的人讪笑着嘀咕了一句。

  “东北方向,两公里以外有人,行进速度缓慢独自一人,应该是王昆仑了”刘坤的手下从树上一跃而下,摘下后背的一把九二式后迅速的就朝着东北方奔去,剩下的人随后跟上。

  “草,还挺能装刀枪炮的”龙虎山的人愤愤的嘀咕了一句。

  “礼军,待会碰到王昆仑你不要先动手”落在后面的苏荷走的不紧不慢,有意把赵礼军的速度也给拉了下来。

  赵礼军嗯了一声,说道:“这么多年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王昆仑的项上人头他也干了太多天怒人怨的事,但他仍然能活的好好的,不是想要他命的人无能而是这个王昆仑确实很有两把刷子,我听说当初他犯事的时候曾经让龙虎山追他的人来了不到二十个最后能回去的才四五个?”

  “其中那四五个还是曾经和王昆仑在龙虎山相处比较不错的,被他给放了一马,不然恐怕一个人都回不去”苏荷颇有些唏嘘的说道:“其实我对他这个人并不反感,毕竟当初龙虎山做的太不地道了,仗义每多屠狗辈,呵呵”

  “王昆仑和我并无瓜葛,我只要东西,他的命谁爱要谁要吧”赵礼军无所谓的说了一句。

  酷h‘匠网首发

  队伍刚前行了不到一公里,龙虎山是走在最前面的,因为他们也是这群人里最想要王昆仑命的。

  嘴里一直碎碎叨叨的那个年轻人突然脚下一个踉跄,小腿肚子绊在了一根藤蔓上,顿时就仰面跌倒了。

  一根藤蔓被栓在了两棵树中间,然后一头在其中一棵树上延伸到了中部,那树丫的末梢有一个水桶大小的马蜂窝底部已经被人用刀给削平了,和树下的藤蔓连接在了一起。

  当有人从树下经过绊在藤蔓上的时候正好牵动了树丫上的马蜂窝,已经虚浮的蜂窝被力道一拽顿时就从树丫上掉了下来。

  “草,这是暗器么?”摔倒的那个人眼睁睁的看着头顶一个蜂窝急速坠落,然后“啪”的一声磕在了他的脑袋上,顿时就给他砸蒙圈了。

  “嗡嗡嗡,嗡嗡嗡······”

  被脑袋磕碎的马蜂窝顿时开裂,可能没太睡醒的马蜂出来的时候有点蒙,绕着蜂窝飞了一阵后似乎才明白过来自己的家被人给砸了,顿时所有的马蜂全都火了,首当其冲的就是先给躺在地上的那个人来了个亲密接触。

  “我草你么的王昆仑,你玩的真埋汰”龙虎山的年轻人懵逼了,他连躲都没地方躲,只能躺在地上捂着脸。

  其余的十几个人也蒙圈了,没料到在前进的道路上会出现这么一个劫难,蜜蜂是可爱的但马蜂绝对是残忍的,特别是深山里的马蜂或多或少都带着一点毒性,这玩意蜇了人那是相当痛苦了,在找不到医院的情况下他们只能挺着。

  束手无策的几个人跟无头苍蝇似的四处乱窜,绕着林子就开始一顿乱跑躲避马蜂,但人终归是跑不过带翅膀的,没跑两步基本上所有的人都中招了,只有落在后面的赵礼军和苏荷躲过了这一劫。

  “别乱跑了,你们跑不过马蜂的”赵礼军吼了一嗓子,老头疼了。

  苏荷连忙从怀中掏出一个香囊,朝赵礼军要了个打火机然后把香囊给点着了:“你们过来,别离开我太远”

  苏荷身上的香囊是她从茅山一个挺久远的典籍上看到的配方配置的,作用不是很大,只是能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味,这股味道对驱虫避蚊效果非常好,她估计对待马蜂也应该会有异曲同工之妙。

  果然,人都汇聚在她身边之后马蜂似乎感觉到了一股十分厌烦的味道,嗡嗡嗡的绕着飞了一会后就逐渐远离了。

  龙虎山那个年轻人被蜇的最惨,满脑袋大包嘴都肿成两根火腿肠了,一说话的时候嘴都发飘了。

  “你妈的王昆仑,逮到你我非得把你胳膊腿干折了塞马蜂窝里”

  “行了别废话了,在耽搁下去人又跑没了”李秋子训斥了他一句,感觉这货太丢人了,看他被马蜂窝给蜇的,爹妈估计都不认识了。

  其实他们要不是耽搁这一会此时早已经跟王昆仑相遇了,甚至刚刚他们惨叫的时候不远处的王昆仑还隐约的听着了。

  王昆仑此时已经没有了跑的心思,对于一个悍匪来讲,他的字典里可以有垂死挣扎这个词,但绝对不能干束手待毙这么丢人的事,所以临被抓之前他整了个陷阱埋汰这伙人。

  但这不是主要的,而他决定干脆不跑了之后,直接爬上树掩藏起来,静静的等待着后方那群人的接近。

  几分钟之后,薛姓中年人领头,带着一帮脑袋是包的追兵接近了王昆仑藏身的树下。

  从身上掏出枪,轻轻撸动枪栓之后,王昆仑就晃荡着枪口寻找下手的目标。

  这回拼死一搏,他也只能拉倒一个垫背的,运气好点可能还拽一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五一放假前后更新不稳定,两更三更的说不准,跟大家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