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婆带着那小女孩来到了铺天盖地的虫子中间,地上的虫子种类十分繁杂,绝大多数王老蛋都不认识,但他却认出来其中有蜘蛛和蜈蚣还有甲虫,那些虫子的反应十分怪异,它们不停的耸动着身体嘴里发出凄厉的叫声,明明看起来似乎极度的恐慌可却依然汇聚在一起没有四处散开,仿佛被束缚住了一般。

  这古怪的一幕让躲在树上的三人冷汗直冒,就连年纪才几岁的两个孩子也透出了极度的恐慌和惧怕,王老蛋只能死死的捂住两个孩子的嘴不让他们发出一点动静,生怕打扰到这一老一少。

  那古怪的老太婆低声和身边的小女孩似乎吩咐了几句,小女孩就独自一人走到一堆虫子前然后伸出小手就看见一只似乎身上印着七彩的蝴蝶突兀的从她的长心飞舞而出,由于离的较远王老蛋并没有看出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只能凭空猜测是一只蝴蝶。

  小女子撅着嘴唇,然后一道先前曾经听闻过的清亮古怪哨声就从她的嘴里冒了出来,随着哨声响起那蝴蝶围绕着虫堆扑闪着翅膀飞了几圈后突然快速的冲进了虫堆之中被淹没在了里面。

  王老蛋还以为蝴蝶会被那些虫子给吞噬掉,但没想到的是片刻之后那一大堆的各式虫子居然快速的萎缩着,没过多久整整一堆虫子突然死的一干二净,只剩下一团虫皮铺在地上,而先前那只从小女孩手中飞出的蝴蝶却忽然冒了出来,并且体型明显要较之前壮硕了不少。

  蝴蝶又再次飞向了另一处虫堆,然后同样一头扎下飞了进去,结果当然也是一样的,整堆虫子又是先萎缩然后只剩下了一堆虫皮。

  这次王老蛋看的清楚了,那一整堆的虫子都是被那只七彩的蝴蝶给吞噬了。

  一连吞噬了三堆虫子之后蝴蝶似乎有些吃饱了,自动飞回小女孩的身旁在她的头顶翩翩起舞,最后落在了她头上的一个发簪上,女孩子仰着小脸很开心的似乎在和身边的婆婆邀功,但没想到老太婆却皱着眉头呵斥了她几句什么。

  突然之间,老太婆一挥手一条足有近三米长拇指粗细的赤色长蛇从她宽大的袖口中飞了出来,赤色长蛇吐着信子冲入了虫堆在一路横冲直撞下居然瞬间就将剩余的几堆虫子全都吞噬的一干二净,连个渣都没剩。

  小女孩子似乎很委屈,小眼睛里渗出一串泪水呜咽着跟老太婆说着话,那老太婆见状似乎十分无奈,拍了拍她的脑袋后拉着小女孩子的手转身就离去了。

  而那条长蛇则是快速的在地上爬动然后攀上了老太婆的身子缠绕在了她的手臂上。

  王老蛋感叹着说道:“十几年前的那一幕我到现在也没忘,实在是把我给吓坏了,后来一直在树上呆到天亮我才带着两个孩子从树上跳下来,然后走到那两堆虫子皮前仔细看了看,那就跟死后的虫子被太阳晒干吧了一模一样,除了一层皮外啥都没有了”

  “那小女孩,放的就是蛊?”

  王老蛋点头说道:“开始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后来来到这个村子里呆的久了我才知道,那应该就是蛊虫了”

  向缺哦了一声,然后问道:“那你怎么知道老婆子和小姑娘是附近苗寨的人?”

  “后来天亮了,我带着孩子想要赶紧离开那片山林,没想到走了半天之后我发现前方有一处断崖,走到崖顶之后向下望才发现崖壁上被凿出了许多洞穴,而断崖下方有不少人,那些人穿着的和先前晚上看见的一老一少都是同样的衣服”王老蛋解释道:“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小女孩和老太婆的地位一定在那个苗寨里非常高,因为苗寨有规矩,德高望重的人头顶带的花饰是很有讲究的”

  向缺递给王老蛋一根烟,询问道:“十多年过去了,你还能找到那个寨子么?”

  “那是必须的,这些年走南闯北我的方向感就跟导航似的,走过一遍的路就肯定不会记错,卫星都不一定能找到那个寨子,我肯定没问题”王老蛋抽着烟,长长的吐了口气,有些落寞的说道:“我带你们去找那个寨子,你们把这两个孩子救了就行然后带他们出山就不用管了,是死是活就看他们命吧”

  向缺眯缝着眼睛,在王老蛋的脸上来回的扫了几眼,他仍旧没有看出王老蛋的身上有死气缠绕,这绝对不是一个濒死的人,就算他活不长久但几年肯定是没问题的。

  似乎是看出了向缺的疑惑,王老蛋淡淡的笑了笑,伸出手腕用指甲在上面用力的一划,他手腕上的皮肤居然很轻易的就被割开了,一滴鲜红中透着紫黑色的的血液滴了下来:“村里的人临死前基本都是这个征兆,身体里养的蛊虫早就把我们的身体给掏空了,最近一段时日我明显感觉自己呼吸不顺,嗜睡,提不起一点的精神来,我就曾经见过有人之前看着好好的,但睡着了之后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这苗寨挺他妈邪恶啊,国家应该给他们定性然后取缔了,这不祸害人呢么”王玄真有点义愤填膺了,他虽然是挖坑挣死人钱的,也不算什么好货,但总比那些坑活人的强多了。

  王老蛋挺惨淡的笑了笑,说道:“国家是不会管的,我们这些人本来就是边缘人谁会操心我们的事啊?更何况来的时候还都是自愿的又没人生拉硬拽的强要你来,最关键的是你找国家也没用,国家治不了你身上的蛊医院也检查不出来啥毛病,死的人也都是正常死亡的,没有根据的事谁会管啊”

  “你知不知道这个黑苗寨在你们身上养这些蛊有什么用?”向缺扒拉了下地上的血迹,他挺惊诧的发现那些血掉落在地上后居然没有渗透下去,而是凝固在了一起。

  王老蛋茫然的摇了摇头:“没人知道,也没人敢问,只知道当有人死了之后尸体会被他们带走,身上的蛊虫也会被收回去”

  王玄真说道:“这些神叨叨的寨子我跟你讲老邪门了,他们会很多秘术和巫术相当的神乎其神了,不过无外乎就两点肯定靠谱,要么可以让人活的长久要么可以让人很牛比,你说抛开这两点别的还有啥用?”

  !酷K《匠网唯8?一w正u版:,其8C他/都是,盗gx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时光被锁在该死的煤矿里解封。 谢谢赵ob的打赏。 我都要从人气榜掉到气人榜了,大家别忘了撸撸和挖掘机免费的,有捧钱场的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