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里的苗寨对外人的到访有着相当强烈的抵触,老李领着向缺和王玄真并没有能够进到寨子里,直接就被人给拦在了苗寨的门前。

  老李上前和对方交涉之后,只说让他们等着然后去的人就再也没有返回来,这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过去了。

  “不是说苗族都很热情好客的么,姑娘奔放小伙开朗,有客人到访的时候会手拉着手围着你跳舞,然后杀猪宰羊的还准备好酒伺候你,哎······是咱们三个人人品太差还是长的不招人待见啊”向缺一脸不耐的蹲在地上。

  王玄真呵呵笑道:“你说的那是电视里演给人看的,这种藏在深山里和外界少有接触的寨子很不喜欢陌生人前来,他们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如无必要根本不愿意和外人接触,特别还是养了蛊的苗寨更是处于半封闭状态,人家没拿着棍棒来赶我们走这已经算是礼遇了,知足吧”

  向缺抬头看着他忽然嘀咕道:“是不因为你太胖了的原因?”

  “来,你站起来,我他妈让你知道什么叫帝王一怒伏尸百万”王玄真虎着脸踢了向缺一脚,愤愤的说道:“跟你胖爷怎么说话呢,看不出来我很有君临天下霸气威武的气质么?老天给了你一双洞察世界的眼睛,但你却他妈的被屎给蒙上了,我给你个机会你再把刚才的话给我重新捋一捋,不然你就给我摆个身心愉悦的姿势,胖哥带你回味下我曾经的峥嵘岁月”

  向缺一本正经的说道:“哥,有一种高贵叫九五之尊有一种羡慕叫望尘莫及,说的就是你呗?我悟了”

  “老向,你要这么说咱俩肯定还能好好接着往下处,懂事的孩子永远都是最招人稀罕的”王玄真乐得屁颠屁颠的。

  老李回头冲着扯皮的两人说道:“起来吧,有人来接咱们了,走,走”

  先前回寨子禀报的人总算是慢腾腾的回来了,招呼老李带着两人进入苗寨后把他们三个安排在了一间偏僻的木屋里,等了大概没多久,一个中年苗族人进来了。

  中年苗人和向缺他们之前在村子里遇见的那些黑苗打扮装束都一样,只不过身上少了图腾的纹身。

  “你们来我们黑苗寨有什么事?”对方一开口,居然是一口挺纯正的普通话。

  向缺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我的一个朋友中了蛊毒,我想请苗寨的人帮我们把毒解开”

  “蛊毒?”对方眼睛忽然一睁,挺诧异的问道:“你怎么知道那是蛊毒,我们苗人现在养蛊的已经不多了,更不会随便在外界放蛊的”

  中年苗人说的确实是实话,自从解放以后进入新社会,养蛊的苗人根本不太会在世人面前显露养蛊的事,更不会随便给人下蛊,蛊有剧毒,绝大部分的蛊毒现在的医学手段还解决不了,苗人真要是敢太过放肆的话,政府岂能袖手旁观肯定早会采取对策了。

  政府优待你,但你必须也得给政府长脸是不?

  太赛脸了就得收拾你!

  所以,由于蛊毒存在的特殊性,苗寨有时根本不愿承认自己是养蛊的,就是免得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向缺淡淡的笑道:“是不是蛊我肯定分得清,蛊虫已经被我给逼了出来,但是中毒的人却没法解,我这次来就是希望能找到帮我解毒的苗人”

  那中年没有继续再和向缺就这个话题唠下去,直接摇了摇头说道:“抱歉,恕我无能为力”

  “你连什么条件都没问就拒绝了?”向缺说道。

  “呵呵······”中年苗人笑了,说道:“你不知道我们苗寨的规矩,所以你出什么条件我们都不会解的”

  苗寨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养蛊的苗人之间是互不干涉互不侵犯的。

  这和风水大师布风水阵是一个道理,有风水师布了风水阵后,碰到的人不能出手破阵否则等同于挑衅。

  最新4{章…E节)上F\酷X匠R&网¤

  养蛊放蛊也同样如此,有养蛊的苗人在外界放蛊,苗族人碰见后是不能随意出手处置的,一样等同于挑衅。

  “来,我嘴笨不善言辞,谈判的事交给你了”向缺冲着王玄真勾了勾手指,这种互相扯皮的事他肯定不在行,但胖子王玄真绝对是老油子。

  在上飞机之前,赵放生交代向缺一件事,关于李玲歌身中蛊毒的事他全权处理,随便开出什么代价都没关系。

  王玄真大马金刀的坐在中年男人身前,一脸高深莫测的说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所谓的忠诚,只是因为背叛的价码不够高,你说你们苗寨有规矩但在我看来,这些所谓的规矩在我给出的条件面前是可以给忽略掉的······别急着拒绝,我怕你听完我的条件会后悔”

  向缺无语了,这货谈判就谈判呗,还非得装逼着谈,他这是想彻底的碾压对方啊!

  中年男人无所谓的笑着摇了摇头。

  “我们出钱,把你们寨子按照你们的要求全都给翻新一遍,要求你随便给,我们找人来施工,你就是想在原有的寨子上重新修座城都行,只要你肯提出来就行”王玄真相当霸气的说道。

  中年苗人顿时动容了,王玄真可谓是一针见血的直中要害了。

  这个苗寨存在的年头很久远了,除了新建的木楼以外,其余的房屋少的有几十年多的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由于是处在深山之中施工颇为麻烦,所以寨子里的房子盖的都不是很牢固,年头一长之后不少房子都老化严重了,每年苗寨里的人都要花费大把的力气和金钱来维护寨子里的房屋,这是件挺让人头疼的事。

  王玄真眼睛很毒,他一进寨子就发现妙苗寨之中不少房子都成了危房,但里面居然还住着人。

  他估计,这个条件开出去后对方很难拒绝。

  果然,中年苗人犹豫着并没有着急开口,王玄真见对方模棱两口的态度后,再次开口说道:“除了修缮你们寨子外,我觉得咱们还可以再谈谈有关钱的事”

  一张空头支票递了过去,王玄真说道:“七个零以内的数字,你随便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今天工作太忙,实在没时间写第三更了,抱歉,抱歉我先欠着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