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李和对方交谈了几句之后,几个黑苗脸色明显变得有些难看了,并且言语之间非常严厉似乎在呵斥着什么,眼神望过来的时候非常鲜明的带有敌视的意思。

  “老李,这帮人跟你说什么呢”王玄真问道。

  “他们问我是不是新来的,我说不是,他们又问我来这干嘛,什么时候来的”老李迷惑的说道:“似乎,这些人非常不欢迎我们进村子”

  三人刚说了两句话,几个黑苗顿时脸色不善的围了过来,向缺发觉这些苗人的装扮倒是跟电视里苗族人穿的差不多,但他们的身上都纹着古怪的图案。

  其中一个的脑门上纹着个似猫非猫似豹非豹的动物。

  王玄真看了眼后,乐了:“老向,这货纹的是蓝猫淘气三千问啊?这么有喜感呢”

  老李身子顿时一哆嗦,回头瞪了他一眼说道:“别乱说话,那是他们信奉的图腾,被奉为自己的守护神,如果你诋毁了他们的图腾对方完全有可能会跟你拼命的”

  “听不懂,听不懂的”王玄真干笑的回了一句。

  黑苗的人围过来后态度更加恶劣了,老李不管咋说也是苗族对方不至于太为难他,但向缺和王玄真明显是外族人,黑苗顿时就不太客气了,并且隐约间还有动手的意思。

  老李慌忙横在双方中间,祈求的跟几个黑苗商量着,谈了能有两分钟对面的脸色才好看起来。

  老李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说道:“早先我们族长跟这伙苗寨的人曾有过关系,而且最近几年我们也接触过,还算是比较熟悉的,不然他们肯定会为难咱们的”

  王玄真相当不屑的冷笑道:“难为谁啊,还能杀人放火呗?草,太祖都说了五十六个民族得和平相处,干啥他们一上来就喊打喊杀的,国家法律在他们身上不好使呗?”

  老李挺激动的拉了王玄真一把,急切的说道:“哎呀你少说两句吧,杀人放火他们到不至于,但肯定能把我们从黔南赶出去,这里是苗人的地盘,就算有什么纠纷发生冲突我们也得矮人一头,法律在谁身上都管用,但发生在黔南肯定是倾向于苗人的,你不是想找养蛊的苗寨么?那就和人好好说话,真要是被赶出去那我是没办法了”

  老李说这话真没错,不光是在黔南地区在其他地方也是如此,为了维护和平和稳定,国家的某些政策和法律确实是比较倾向于这些人的。

  就好像某个地方的小偷似的,全国每天不知道要抓多少,要是普普通通的小偷被抓了那肯定一顿收拾外加判个几年,但那个地方出来的,最多带回去说教一下,然后屁股还没坐热呢就得给放出来。

  更新最z=快◎上'f酷{匠l@网^

  在黔南地区,对于苗人你就真是发生了冲突那也是人家占有很大的便宜,不然人家一个寨子几千个苗人全都走出去找哪往哪一静坐,哪个当官的看见了不突突啊。

  被老李几句话给说通了之后,那伙黑苗警惕的望了三人一眼后就不在管他们了,而是开始忙活自己的事。

  大批的村民赶了过来,然后从地上的编制袋子里领取食物和用的东西,等食物都领完之后村民们都回到了各自的家中,然后大概有十来个村民又再次返回,手上都拿着在王老蛋家里见过的那个黑色瓦罐交给了黑苗。

  黑苗接过瓦罐打开后看了几眼,有的时候脸上会露出笑意,有的时候神情会很难看,恶狠狠的咒骂着交出罐子的村民。

  被骂的人跟孙子似的,连连陪着不是,态度始终跟欠了这帮黑苗多少钱没还似的。

  折腾了能有半个多小时,黑苗和村民之间的某种交易似乎结束了,然后骑着马离开了村子,而村里又恢复了常态,晒太阳的继续晒太阳,斗地主的继续斗地主。

  向缺和王玄真对望一眼都有点愣了,很明显,村子里的人和苗寨的人存在着某种交易关系,黑苗给村民带来食物和日常用品,而村民则是把装有蛊的罐子交给他们。

  这就是以物换物!

  难怪整个村的人全都懒洋洋的,整天无所事事什么也不干,原来是指望着用蛊来和苗寨交易呢。

  “你刚刚说,那伙黑苗曾经询问你咱们是不是新来的?”向缺忽然询问老李。

  老李嗯了一声,也挺迷惑的说道:“他们问我你们是不是新来的有没有领到蛊,来多久了”

  向缺看了眼不远处的斗地主的王老蛋他们,有些了然的说道:“这村里有不少人都不是黔南甚至云贵川一带的,而是从各地过来的,然后就留在了这里,这就好像是某家公司在外面招聘一样,把人招到这里来然后给些报酬,来的人所做的工作只有一样,就是替苗寨的人饲养蛊虫?我这么理解有没有错?”

  王玄真点头说道:“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可能性极大,但有一点我挺迷茫的······为啥王老蛋他们对这事吞吞吐吐的不愿意明说呢,搞的跟做贼似的”

  “没错,就是做贼,肯定是这种交易里有什么不愿意为外人所知的东西”向缺又回头望了眼王老蛋,说道:“你说,他们几个是不是也会养蛊?”

  “哎呀,咱们还走不走啊?在耽误下去今天就赶不到寨子里了,又得外在外面耽搁一晚上了”老李有些不耐烦的催促着,他现在心里七上八下的,总觉得这次带着两人去苗寨会整出点什么事来。

  “得,走吧,这帮村民跟苗寨有啥交易和咱来屁的关系没有,还是干正事吧”王玄真和向缺跟着老李赶紧启程,然后直奔几十公里外的黑苗寨走去。

  翻过了两座山头,趟过了一条河之后,昨天曾经隐约看见的苗寨已经遥遥在望了,在接近苗寨的区域开始能频繁的看见身穿黑色苗族服饰的苗族人了。

  将近傍晚天还没黑的时候,三人终于赶到了苗寨,离的近了才发觉这深山之中的寨子居然面积不小,在一处低洼的山坳里密密麻麻的分布着的房屋足有几百间,看起来年代相当的久远了,散发着一股浓浓的古朴之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听客和范旺的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