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玄真花了能嫖个三流外围模特的价钱唠出了一堆屎的结果。

  他跟向缺和对方三人聊家常的时候一切顺利,可一旦涉及到村子和苗寨的事对方立马三缄其口谨慎的开始堤防起来,到最后甚至已经知道对方裤衩子上为啥整那么多补丁可一点有用的东西没问到,还搭了不少的钱,这游戏玩的可谓是相当失败了。

  唠到后半夜看整不出啥结果了,两人只得回去睡觉了。

  “其实啥也没问出来,那反倒是有问题了,你看他们都穷成这逼样了,但在见到大把钞票的时候还挺有职业操守的愣是没往出吐一个我们感兴趣的字,这就说明村子和寨子是必须有猫腻啊”王玄真枕着胳膊抬头望天,看着星星挺无语的说道。

  这屋子不但漏风,棚顶还漏光,好几个窟窿在上面,躺在地上一睁开眼睛就能夜观星象了。

  向缺嗯了一声,忽然似乎想到了什么,皱着眉回忆了片刻后抻着脖子指着屋里靠墙角的一个滕蔓编织的箱子说道:“你说这屋里乱的一塌糊涂,啥东西都埋汰的看不出样了,但那个墙角下的箱子却收拾得挺利索,有意思不?”

  “咦?还真是”王玄真顺着向缺的手看了过去。

  屋子墙角下有个藤蔓编的箱子,箱子虽然挺旧但上面却很干净明显经常擦拭过,并且屋里其他的箱子都是随意扔在一边,盖子开着,但惟独那个箱子摆放的整整齐齐的。

  王玄真就跟个好奇宝宝似的又躺不住了,他爬起来走到墙角伸手打开了箱子,里面露出三个黑色的瓦罐,用鼻子嗅了嗅后他回头说道:“有点说不清的味道,像是腐味”

  “哎······你手真欠,别动”向缺连忙喊住想要伸手去拿瓦罐的王玄真,说道:“回来吧,我知道那是啥东西了”

  “好像是养蛊的罐子?”王玄真不太确定的问道。

  “嗯,在都匀的时候那个市场里有不少这样的罐子,老李不是说那是养蛊的么”

  “应该没错了,哎你说这村子里的人也养蛊啊?”

  “这神秘兮兮的村子搞不清啊,得了别想了,明天咱们去寨子里看看,知道的太多不见得是啥好事”

  第二天清晨,三人起床连饭都没吃就打算启程前往黑苗寨,尼古拉斯王老蛋似乎对三人的离去还挺依依不舍的,他盯着王玄真鼓鼓的包说道:“要不你再呆会?”

  “草,这破地方没啥可呆的,你们村民的眼光太吓人,我感觉被你们瞄几眼我可能就一丝不挂了,你们的眼神好像有犯罪的冲动”

  “再呆会吧,如此美好的风光已经褪去了城市里的喧嚣和浮华,我觉得在这呆的时间长了是可以陶冶情操的”王老蛋一本正经的说道。

  王玄真崩溃的说道:“我说尼古拉斯王八蛋······”

  “是王老蛋!”对方打断他的话,抻着脖子解释了一句。

  “嗯,对王老蛋”王玄真继续崩溃的说道:“我觉得你这脸皮厚的要是扒下一层贴在长城上,能把十万匈奴给拦在长城以外,我来你这陶冶情操我真怕把自己折在这”

  王老蛋不甘心的走上前,低声在王玄真耳边说道:“二百块给我,我告诉你为啥让你呆在这”

  “那游戏已经结束了啊”王玄真觉得对方可能感觉他好像有点傻,变着法的想要骗走他口袋里的钱。

  王老蛋嘿嘿笑道:“反正你也不差这二百,给我吧”

  王玄真觉得这不是几百块钱的事,而是给了就有可能是对自己智商的一种伤害,昨天晚上钱花的都快破万了啥消息也没问到,今天还让人骗二百去,这不是傻么?

  但王玄真到底没抗住王老蛋那殷切的眼神,掏出二百给了对方之后,他就说道:“半个小时之后,你就明白了······等着吧,我去斗地主了”

  “草,又他妈上当了,穷山恶水多刁民啊,我居然又被这帮人给糊弄了,真伤人”王玄真捂着脸,羞涩无语的蹲在地上不吭声了。

  UJ更N!新E最快\上|酷匠b网}k

  老李诧异的问道:“怎么不走了?快点走吧,几十公里呢,我们得赶路啊不然又天黑才能到了”

  王玄真抽着烟,抬起脑袋说道:“不急,休息会再说,我打算酝酿下然后去拉个屎,省得路上耽误时间,拉完咱们就走”

  “我觉得王八蛋没诓骗你,他是真想让你知道点什么,但又没办法从自己的嘴里说出来,所以他不说让你看,你看明白了那就是明白了”向缺非常理性的分析了一句。

  王玄真叹了口气,挺悲哀的说道:“跟你出来这一趟,不但把我自身的份量给减了不少斤,智商可能也被拉低了不少,真他妈亏大了”

  大概半个小时以后,早上七点多钟的时候,由六匹马组成的马队从远处的山路上快速赶来,马队到了村子里以后四周晒太阳的村民呼啦一下就围了上去,尼古拉斯玩老蛋也是,扔下扑克就飞奔而去。

  但在临走的时候,他大有深意的回头看了眼王玄真他们三个。

  “走,过去看看,王八蛋好像给我眉目传言了”王玄真晃荡着一身的肥肉小跑着跑到了马队那边。

  马队是由五个身穿黑色苗族服饰的年轻人组成的,他们跳下马后就从马背上快速的摘下好几个编织袋子然后扔在了地上,嘴里叽里咕噜的指着村民嚷嚷着什么,但那些村民却聪耳不闻的全都奔着地上的编织袋子去了,打开以后里面露出不少吃的东西。

  王玄真拉着老李问道:“刚才这几个人说啥啊?”

  “听不懂”

  王玄真诧异的问道:“都是苗人,怎么还听不懂呢”

  老李解释道:“苗人里支系很多,有不少寨子和寨子之间的语言都不通,就像你是东北人让你去听温州话,你能听懂么?就是这个道理”

  苗语有不少语系,非常繁杂,基本只有同一个族群的人能听明白,但是苗人之间还有通用的苗语,这种语言基本上所有的苗族人都会说。

  三人正在那看着呢,那些身穿苗族服饰的人忽然指着这边问了几句什么,老李也没听懂,然后用苗语和对方询问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