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星已经用神识悄悄观察过,这三个日本武士的实力,只不过相当于古武修炼者的黄阶初期,对他来说,简直没有任何威胁,而那个由美和单滕,连伪黄阶的实力都没有,更是不用放在心上。

  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

  刘星拍拍山羊胡的肩膀,严肃地说道:“兄弟,都是男人,要有骨气,饭碗可以丢,但骨气不能掉。是男人,就要争点气,就要活得顶天立地,别的国家的人都打上脸了,千万不能丢了我们华夏人民的脸面!”

  顿了顿,刘星继续说道:“不说别的,单说啊泽造型在全国乃至整个世界都享有盛名,你代表的是啊泽造型,你站着让人抽,等于整个啊泽造型站着让人抽,啊泽造型损失这么大的颜面,你如何能补救回来?”

  见山羊胡捏紧了拳头,刘星知道自己的话已经起了一点效果,于是他继续说道:“兄弟,软弱换来的,只能是别人更加疯狂地侮辱,都是大老爷们儿,我就问你一句,别人无缘无故打你一巴掌,若是给你机会,你敢不敢打回来?”

  山羊胡看着刘星,终于咬牙切齿地说出一个字:“敢!”

  这时候由美一指刘星,语气很是嚣张地说道:“小伙子,奉劝你一句,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否则单滕先生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刘星没理会由美,指着单滕,对山羊胡说道:“别光说不练,现在就有机会,敢打就打,我保你平安无事!”

  “好!”

  山羊胡坚定地回了一句,一把掌向单滕的脸上甩去。

  山羊胡的手掌还没打到单滕的脸,一把武士刀已经从上方劈下,武士刀速度极快,山羊胡根本来不及收手,他的手,在未打到单滕之前,肯定以及劈得断做两截。

  “你大爷!”

  刘星眼神一凝,低喝一句,一手伸出,无边拳影迅速打出,在即将打到日本武士的手腕时,他变拳为掌,牢牢捏住对方收手腕,对方不能在移动半分。

  身后又是两把武士刀劈下,刘星并未转身,嘴里说出一个“定”字,一人立即一动不动,身影停在那里,还有一人的武士刀继续朝他劈来。

  刘星反手一抓,将对方的刀身抓在手中,用力一抽,对方连刀都握不住,武士刀直接从手中飞了出去,刘星迅速抓住武士刀的刀柄,刀花已转,武士刀已经架到了对方的脖子上。

  三名日本武士,没到三十秒全部被刘星制住,由美瞪着大眼睛,都快下傻了,都不知道赶紧跑路。

  旁边看着的客人以及啊泽造型里面的工作人员,心情都无比舒畅,刘星出手,简直大快人心,他们忍不住议论纷纷!

  “这才是真男人!”

  “好帅的小鲜肉,我好喜欢!”

  “太霸气了,而且肯定会功夫,他太完美了,不行,我的心就要沦陷!”

  ……

  看到山羊胡傻呆呆地看着,刘星对他说道:“打啊?此时不打,更待何时?”

  山羊胡点点头,重新一大巴掌甩出。

  “啪”的一声脆响,单滕的脸被山羊胡狠狠地抽了一巴掌,他的脸也迅速红了起来,肿胀起来。

  刘星点点头,说道:“不错,继续,来而不往非礼也,刚刚算是还礼了,再多送他几份礼!”

  山羊胡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动手,他也不傻,对方敢来捣乱,还自称日本顶尖的造型师,他没有什么后台,得饶人处且饶人,以免今后遭到报复。

  “唉!”

  刘星摇摇头,华夏人大多数都是太善良了,不逼到绝路,是很难不顾一切的,他也不能逼迫他们做什么。

  刘星双手一松,手中的武士刀“哐啷”一声掉到地上,被他捏着手腕的日本武士手往下一掉,手中的武士刀也“哐啷”一声掉到地上,捂着手腕退到一边,用带着些许恐惧的眼神看着刘星,不敢上前。

  刘星对站在一边瑟瑟发抖,不知所措的由美招招手,说道:“你,对,就是你,来,来,过来一下!”

  “你……要干嘛,我可以陪……陪你的,不要伤害我!”

  由美战战兢兢地走向刘星,说话断断续续的,可见他心里很是紧张。

  刘星指了指周围的啊泽造型里的工作人员,面无表情地说道:“确实是要你赔,不过不是赔我,是赔他们!”

  “啊?人好多啊,我最多可以一次陪……陪八个,第二天继续陪行不行?”

  由美看着啊泽造型里的十五六个男工作人员,心里很是害怕,她怕同时陪怎么多人,她的生命会受到威胁。

  刘星苦笑一下,这个由美啊,始终来自日本,想法和华夏人的区别很大,他直接说道:“赔他们玻璃大门的钱就可以了,赔完你们走吧,我不为难你们,不过下次再让我碰到你们仗势欺人,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由美弄了个大红脸,乖乖去和山羊胡谈论价格去了,单滕等人,恢复之后,恶狠狠地看了刘星一眼,立即出了啊泽造型,连由美的死活都没去管。

  啊泽造型恢复正常营业,为刘星理发的造型师,这次心里对刘星很是崇敬,剪得无比用心、无比认真。

  刘星没注意到,原来那个收银的有点萌萌的四眼小妹,直接叫一个人顶替她,她出了啊泽造型,立即掏出手机拨打电话,若是谁仔细一看,定会发现她的电话,是打给啊泽的。

  四眼小妹:“啊泽,你带小苍老师去那鬼混了,小苍老师的人都打上门了!”

  啊泽:“这么猖狂,你有没有把他们打得满地找牙?”

  四眼小妹:“没有,我还没出手呢,就有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话说,你店里的人太怂了,都是大老爷们儿,让人家几个小日本尽情侮辱,连还手都不敢!”

  啊泽:“你还好意思说,让你帮忙看着点,你就是这么看的?你不会在那些小日本还进门之后,直接打断腿丢出去啊?”

  四眼小妹:“关我毛事!你天天带美女研究什么采阴补阳,采你大爷,那天你店全部被人砸了你都不知道!”

  啊泽:“有你在我放心,对了,那个出手帮忙的是什么人?什么实力?”

  四眼小妹:“不认识,太帅了,实力是玄阶中期左右,不过出手不够狠辣!”

  啊泽:“再帅还能比我帅?不过玄阶中期的实力,不多见啊,难道他也来自隐门?”

  四眼小妹:“不知道,华夏地大物博、藏龙卧虎,你别见到一个有点实力的人,就说人家来自隐门,现在的隐门,也没什么了不起的,除了我们三个以外,年轻才俊,屈指可数啊!”

  啊泽:“是啊,十几年前一同出来后,也不知道大师兄到底去哪儿了!”

  四眼小妹:“不用管那呆子,非说什么要当世界第一杀神,一出来后就没了消息,也不知道是不是死了!”

  啊泽:“大师兄怎么可能死?再过一年左右,隐门十八年一次的大劫就要到了,上一次大劫弄得所有门派元气大伤,好多门派都派人进入世俗捞钱捞地盘,这一次,不知道会伤到什么程度!”

  四眼小妹:“别管了,到时候再说,赶紧和你的小苍老师谈论人生吧!”

  四眼小妹挂了电话,又重新走回啊泽造型,不经意间瞟了刘星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另一边,帅气潇洒的啊泽赤裸着上半身,下身只穿着一条花花绿绿的裤衩,站在一栋六十层的高楼上。

  他全身肌肉发达,线条硬朗,却又不失俊美,尤其是裤衩包着的那一大团,鼓鼓的胀胀的。

  {酷6匠w网NH唯Y一正e版$v,其他…都是盗#版Gc

  啊泽拿着手机,从楼顶一跃而下,落到三十层的时候,他的身影消失了。

  三十层的一个房间里,啊泽刚出现在床边,躺在床上的大美女便一跃而起,一把将啊泽拉到床上躺着翻身而上,骑在啊泽肚子上。

  只听大美女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道:“啊泽,你太厉害了,传说你那里会转弯,会转圈,还会小口小口地咬人,刚开始我还不信,现在我信了,来,我们再大战三百回合,过了今天,想约到你就难了!”

  啊泽双手枕着头,看着大美女,绕有趣味地说道:“小苍老师,传言你阅男无数,想不到你到如今居然还是处女,这简直让我匪夷所思啊,我很想知道答案!”

  小苍老师说道:“来吧宝贝,再让我哭得死去活来,晕死过去,我醒来就告诉你答案!”

  小苍老师说着,一把扯掉啊泽花花绿绿的裤衩,坐了上去……

  刘星这边,一个小时后,他终于弄了个帅气的斜庞克发型。头发乌黑亮丽,后面的白色小辫子更是拉风,有一点邪邪的感觉,他很满意,信步踏出了啊泽造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