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帅哥,欢迎光临!”

  刘星刚踏入啊泽造型,立即有人上来,问清楚刘星的来意后,直接带刘星去洗头按摩。

  刘星神识往整个啊泽造型扫去,什么也没发现,除了一个坐在收银台玩手机的四眼小妹长相比较萌萌哒以外,并没有什么值得他关注的人。

  半小时后,洗头妹叫了一个造型师来为刘星服务,设计发型。

  根据刘星轮廓分明,帅气逼人的脸蛋,造型师给刘星设计了一个简单侧分的男生斜庞克发型,蓬松清爽,层次感分明,斜斜的发帘,遮住脸颊的设计,完美的衬托出刘星俊秀的脸庞,帅爆了。

  这款发型,曾经一度成为舞王小猪的最爱,造型师说道:“兄弟,你比小猪帅多了,这样的发型剪出来,肯定会甩小猪几条街。”

  刘星赶紧摆手:“哪里哪里,你过奖了,是小猪甩我无数条街才对!”

  刘星嘴上客气地说着,心里却是莫名其妙的骄傲,感觉自己有些飘飘然,没人不喜欢恭维,没人不喜欢赞美,这是人性的弱点。

  发型师已经准备动手,他梳着刘星黑亮柔顺的长发,说道:“兄弟,你头发能保养得这么好,这么长,肯定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剪掉有点可惜啊,要不要齐齐剪下来留作纪念?”

  刘星心情不错,发型师的话也提醒了他,这头齐腰长发确实历经几番生死,刚开始基本没有,接下来是白色的,后来又变成了黑色。

  他想了想,说道:“嗯,不错,要不这样吧,帮我在后面留下一撮,染成白色,编一条齐腰的小辫子吧!”

  “嗯,好的!”发型师说着,开始为刘星着手理发。

  刘星有些无聊,随口问道:“师傅,你们老板不是啊泽吗?他是哪位啊,能不能介绍一下,我可是久仰他的大名啊!”

  发型师一边动着剪刀,一边回到:“兄弟,不好意思啊,这里虽是我们啊泽造型全国总店,但我们老板不在这里,他偶尔才会来一下,他的工作地点很不稳定,往往大客户来了,都是先向他的助理预约的!”

  “哦,原来如此!”

  刘星随意回了一句,刚想再说些什么,门口忽然传来“轰”的一声巨响,他神识扫出,玻璃大门已经碎成渣,只见三个日本武士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个穿着便装的日本人,和一个打扮成熟的日本女人。

  这三个日本武士穿着直垂套装,头上戴着烏帽子,袖口很大,腰间挂着一长一短两柄刀。 后面穿便装的男子五官精致,身材挺好,只是头发很乱,颜色还屎黄屎黄的,两只桃花眼,很眼圈很深,穿着一件宽松的灰色休闲毛衣,胸口袒露出来,胸口纹着一个十字架,可以看到里面扎实的胸肌。

  啊泽造型里的工作人员已经全部围了上去,冷冷地看着四个日本人,一个下巴蓄着山羊胡须的造型师向前一步,冷冷地说道:“四位先生,一进来就毁掉我们啊泽造型的一扇门,不知所谓何意?”

  前来啊泽造型的客户基本都是些有身份的人,还有很多小明星,他们都和刘星一样,站在一旁安静地看着。

  三个日本武士手按在长刀刀柄上,随时有拔刀相向的意思,并不搭话。

  后面穿便装的日本人和打扮成熟的日本女人走上来,日本女人的说道:“我是小苍的经济人由美,上个月小苍在你们这里预约了啊泽先生,让啊泽先生为她设计造型,昨天小苍说啊泽有空了,让她过去面谈,但小苍现在没回来,打电话也没人接,三个贴身保镖也没有任何消息,请你们让啊泽把小苍交出来!”

  山羊胡听完,脸色轻松了不少,淡淡一笑,说道:“很抱歉,由美小姐,你们有所不知,我们老板做造型,从来都是为女星量身打造,有时候一天,有时候三天,期间除了女星和他本人,他任何人都不见,以免影响发挥,你们不用担心小苍老师,等造型设计好,小苍老师自然会回去的!”

  由美对着穿便衣的日本人说了几句,穿便衣的日本人又对她说了几句,她指了指穿便衣的日本人,说道:“这是单滕先生,日本顶尖的造型师,他和小苍是好朋友,他说不需要你们啊泽动手了,请你们赶紧把小苍交出来,否则我们就不客气了!”

  山羊胡无奈地耸耸肩,说道:“抱歉,我们老板为了寻找灵感,常常居无定所,投入工作之中时,更是会和外界断绝一切联系,但你们不用担心,老板做造型绝对让客户百分之千满意,时间从来不超过三天,所以拜托你们再耐心等等!”

  刘星在一旁听着,他感觉这啊泽行事还是挺怪异的,还挺神秘的,也不知道他在帮那些女明星设计造型的时候,有没有做其他的事情。

  那小苍老师,刘星听起来有点熟悉的感觉,似乎在哪听过。

  由美又对穿便衣的日本人单滕说了几句,单滕一咬牙,牙帮子鼓起,一挥手,说了一句日语!

  “打つ!”

  三个日本武士直接将长刀连同刀柄一起抽出,立即准备四处走动,那模样,必定是看到什么砸什么。

  而山羊胡等人,立即围成人墙,将这些日本人团团围住,抱着双臂,冷冷地盯着他们,他们想,这是华夏的地盘,这是鼎鼎有名的啊泽的地盘,量小鬼子也不敢对他们动手。

  只是他们想错了,这些日本人连进门的大玻璃门都敢砸碎,又岂会不敢动手?

  刘星在一旁看着,头发刚剪了几剪刀,日本人便进来捣乱,让他十分不爽,而且看这些日本人的神情,肯定是来砸场子的!

  眼看着啊泽造型里的员工傻傻地围上去,赤手空拳,面对手持武士刀的三个日本武士,万一动起手来,肯定是啊泽造型这边的人吃亏,这是他不想看到的,不为别的,仅仅因为大家都是华夏人,他就有义务出手。

  果然,三个日本武士已经长刀出销,双手握着刀柄,对着啊泽造型里面的人,随时准备动手,穿便衣的日本人单滕走到山羊胡跟前,冷冷一笑,说道:“死にたいの!”

  单滕说完,不待山羊胡说话,狠狠地一巴掌向山羊胡的脸拍去,“啪”的一声,山羊胡被打了个结实,脸颊变红,迅速肿了起来。

  山羊胡并未说话,也并未还手,转过脸来,嘴角有一丝血迹,依旧冷冷地看着单滕。

  旁边来做造型的顾客瞬间不爽了,义愤填膺,议论纷纷,单滕的这一巴掌,就像打在他们脸上一样。

  “躲啊,还手啊,你们是不是傻?”

  “这么多人,害怕人家几个日本人?该出手时就出手,是男人的话,就给抽回来啊!”

  “小日本居然如此猖狂,简直就是欺人太甚啊,打,医药费我付!”

  “干他娘的,别给我们华夏人丢脸,干他丫的!”

  ……

  山羊胡依旧不言不语,单滕对周围的声音也充耳不闻,缓了缓,单滕又对着山羊胡吼了一句:“死にたいの!”

  G看正~版章&节O%上酷j匠网9

  吼完之后,又是狠狠一巴掌甩出,眼看即将打中,山羊胡已经闭上眼睛,却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那声音虽然只有一个字,但他感觉那个字传来后,单滕的巴掌并未继续打在他脸上。

  “定!”

  那声音正是刘星发出的,刘星现在实力虽然未恢复到练气三层,但已经是练气二层巅峰,对于这些法术,只要真气足够,他还是可以轻而易举打出来的。

  一个定字之后,刘星的身影一闪,已经出现在山羊胡的身边,单滕保持打出一巴掌的姿势,一动不动,三个日本武士和由美,都用警惕的眼神看着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