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星看到小婴儿的举动,怒了,心想,这小婴儿还真是个色婴啊,这么小就老是想占女人便宜,长大了还得了?

  还好这小婴儿是个女的,不然长大了得祸害多少女人啊!

  小婴儿眼看就要咬中了,刘星眼神一凝,他怎么可能让小婴儿得逞,要知道,叶若诗可是他未来的老婆啊!

  小婴儿的小嘴巴都贴到叶若诗的衣服了,眼看就要咬下,关键时刻,刘星出手了,他伸手从后面轻轻捏住小婴儿的小脑袋,将小婴儿的头轻轻往后一拉,小婴儿咬下去的时候,咬了个空。

  小婴儿继续咬,还是咬不着,她伸出粉嫩的小舌头,像往前去舔那个点,奈何小脑袋被刘星拉着,她还差一点点才能舔到,她不停地努力着,争取能够舔到。

  刘星一手轻轻拉着小婴儿的头,一手指着小婴儿,对叶若诗说道:“若诗,你自己看看吧,这小东西就是个小色鬼,她见你里面没穿小衣服,拼命想去咬呢!”

  叶若诗一看,还真是这样,她忽然脸上一热,脸颊浮现两朵红晕。

  叶若诗赶紧把小婴儿递给旁边的华梅,对刘星说道:“刘星,你才是色鬼,她那么小的婴儿懂什么,哪有你想的这么复杂,也许她是饿了,你们先看着她,我去换件衣服!”

  叶若诗说完上楼去了,刘星看着在华梅怀里拱来拱去的小婴儿,开始觉得这小婴儿有些怪异,但具体怪异在哪里,他也说不清楚。

  秋姨去拿了小婴儿的衣物过来,开始为小婴儿穿衣服穿袜子,还特意给小婴儿穿了一套粉色的衣服,把小婴儿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这时候,拓跋姐妹、叶若诗、叶凌天、林青侠等人全部来到客厅,看到小婴儿,谁都去抱一抱,亲几口,别墅里异常的热闹,喜庆一片。

  让刘星感觉很想不通的是,这小婴儿在男人怀里,万分不情愿,呜哇呜哇地叫着,想亲她,她就想方设法地偏脑袋,似乎很不喜欢、很讨厌的样子。

  看$正1版章i.节上●酷2匠z*网

  但是,到了女人怀里,尤其是美女怀里,这小婴儿就变了,人家还没亲她,她小脸就凑上去了。

  她的两只小手总是在美女胸前触来触去,小脑袋围着美女的胸部拱,偶尔还会咬几口,弄得别人胸前的衣服上好多口水。

  刘星看着小婴儿,忍不住想到,小东西,你他娘的有奶便是娘啊,这么小就不学好,看来以后得好好教育教育她!

  不知不觉中,已经中午了。

  这小婴儿真的很奇怪,她饿了,给她喝奶粉,她死也不喝,就哇呜哇呜大哭着,小手伸向刘星放在客厅里的酒桶,让众人不明白她什么意思。

  唯有刘星想了想,他觉得这个小婴儿太聪明了,小婴儿指着酒桶,应该是想喝里面的酒,这小婴儿是在恒界复活的,之前也一直用恒界里的酒泡着,估计她才会想喝酒。

  刘星弄了一点酒装进小婴儿的奶瓶里,往小婴儿嘴边一递,果然,小婴儿不哭了,喝得津津有味,喝完了,还要,一连喝了六奶瓶酒,这才罢休,看得在场的人一愣一愣的。

  这小婴儿的酒量,真的太大了,除了刘星和林青侠四人,她居然比谁都能喝,最主要的是,喝完之后还没事儿!

  小婴儿交给叶若诗等人照顾,刘星打算去把酒水和蔬菜水果都收了,顺便去超市买个二三十套红色西服,方便以后穿。

  听到刘星要出去办事,叶凌天过来说道:“刘星,你出去小心点,现在隐门来燕京的还剩一个门派的七个高手,还有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高手在盯着,如果能不出去,就不要出去了,等这事缓一缓再说!”

  刘星点点头,说道:“爷爷,你放心如果是我独自一人的话,你倒不用担心,我有自己逃命的方法,一般不会出现意外!”

  确实,如果只有刘星一人,他现在有各种法术,还有恒界,只要小心点,看到事情不对,立即进入恒界之中,谁也奈何不了他。

  刘星出了别墅,径直开车去取酒水、蔬菜和水果。

  ……

  杨梅这边,昨天她晕倒在一家普普通通的医院门口,被里面的护士发现了,抬进医院里面进行治疗。

  她晚上醒来后,医生让她通知家属过来,一是她的问题有点严重,子宫破裂,子宫内全是瘀血,需要做子宫切除手术,如果不切除,将会威胁到她的生命;二是为她付医疗费用。

  她手机在车上,包也在车上,她拜托护士去帮她把手机和包取来,掏钱付了医疗费用,但她并未同意做子宫切除手术。

  她想自己生一个孩子,子宫切除后,就再也没机会了。

  手机本来没电的,但过了这么久,又累积一点点电,她迫不及待地打开手机,看到有十几条短信,她心里莫名一喜,她以为是帕克•希尔顿发来的,点开之后,她发现她错了,不是帕克•希尔顿发来的。

  发信人是她的表妹,她的好闺密——叶若诗。

  点开信息,里面全是叶若诗对她的担心,还有劝说,让她不要相信帕克•希尔顿,及早回头,并将刘星救人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她,还代刘星向她道歉。

  看完信息,手机仅有的一丁点电也用完了,她哭了,一直哭着。

  她就这样一直默默无声地哭着,眼泪迷蒙了她的双眼,却洗清了她眼里的世界,洗清了她眼里的人。

  忽然之间,她擦干眼泪,她心里对刘星的恨意,已经消失不见,对帕克•希尔顿的爱,也消失不见,她告诉自己,要坚强,要好好的活着。

  第二天中午,她出了医院,她本想开车先去大医院治疗的,但车没油了,她只能将车放在小医院。

  她捂着小肚子,咬紧牙关,慢慢地,身体有些摇摇晃晃地走向大马路,想要打一辆出租车,载她去大医院。

  她一步一步地走着,身体隐隐作痛,她走得很艰难,不过她还是在咬牙坚持,她必须坚持!

  她没注意,不远处的一个文具店门口,有七八个年轻人,每个人都打扮得流里流气的,有男有女,都是杀马特造型,一个个头发很长很爆炸,基本上都是红色、大红色、大紫色的,很拽的样子。

  其中一人看到她,见她衣着靓丽,身材姣好,打扮时尚,还行走不便,于是对身边的人小声说道:“哎,你们看那有个大美女,走路一摇一晃的,还那么慢,还捂着小肚子,是不是被捅残了?”

  另一个女的小声说道:“你看走眼了,前面有家小医院呢,这样的女的,肯定是和那个富家公子玩,被搞怀孕了,人家不要她,独自来打胎呢!”

  又一个男的小声说道:“你们看她那一声打扮,全是名牌啊,光那包估计都是好几千的!”

  又一女的小声说道:“切,真不识货,人家那包我没看错的话,是全球限量版的LV,估计得几十万呢!”

  其他的杀马特男的一听,搓着手,心奋了,其中一人将众人的脑袋聚过来,小声说道:“来来来,我跟你们说,我们这样……,然后这样……,弄她!”

  其他人听完后,也心奋地点点头,小声说道:“好,弄她!”

  一人跑进文具店,很快出来了,其他人都在原地随意地聊着天,只见他独自一人,拿着一个掏耳勺,伸进被红色长发覆盖住的耳朵里,一边掏着耳朵,一边朝杨梅漫不经心地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平凡老蜗牛说:

第九更,今天更新完毕,各位兄弟姐妹们明天见,明天开始,老蜗牛会尽力保持三更,再少,两更还是会保正有的,谢谢大家支持,老蜗牛在此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