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梅咬着牙,一步一步,有些摇晃地走着,见对面有个人影走来,她往边上走一点,免得撞到对方。

  就在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她感觉对方的手拐子好像故意撞了她肩膀一下,她继续往前走,也没在意。

  “哎呀,好痛啊,我的耳朵好痛啊!你撞到我了!”

  她感觉裤脚被人拉住,还有一个男人痛苦的尖叫声传来,她不由得停下脚步,转过头来一看,一个染着红色杀马特造型的年轻人,正一手拉着她,一手捂着自己的耳朵,半蹲在地上,旁边的地上还有一把勺尖上有些血红的掏耳勺。

  她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以为,她撞到别人了。

  人在最虚弱的时候,往往是最善良的时候。

  她说:“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你有没有事?”

  红色造型的杀马特年轻人慢慢起身,还特意把地上一头血红的掏耳勺捡起来。

  我们暂且叫他红色杀马特吧,他一手捂着耳朵,一手将一头带血的掏耳勺递到杨梅面前,表情十分痛苦,似乎整张脸都聚拢在一起了。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红色杀马特痛苦不堪地说道:“啊,你走路怎么不长眼睛啊,我正在掏耳朵,你撞到我了,你看,都出血了,啊~,好痛,我的耳朵好痛!”

  杨梅看着一头血红的掏耳勺,心里一惊,开始有些慌了,人家的耳朵都出血了,看来事情有些麻烦了。

  这时候,先是六七个同是杀马特造型的男女围了过来,询问红色杀马特的伤势,周围路过的路人,也慢慢聚拢过来,看热闹来了。

  红色杀马特无比痛苦地哭喊道:“啊,我的耳朵,我的左边耳朵好痛,感觉嗡嗡嗡的一片,我的左边耳朵什么也听不到了,啊,这可怎么办啊,啊,好痛,好痛苦!”

  其他围上来的人也开始议论纷纷。

  “哎呀,这女的走路怎么不看着点,人家正在掏耳朵,她撞到人家,耳朵都流血了,还嗡嗡嗡的什么也听不到,估计是耳朵聋了!”

  “是啊,你们看她脸色苍白,一看就是没睡好,估计走路有点恍惚,这才撞到人的,这事麻烦了,估计得赔人家一大笔医药费!”

  “哎,现在的年轻人,都是低头一族,走路不看路,这回教训可深刻了!”

  “这帮年轻人一看就不好惹,这姑娘可能很难脱身了!”

  j◇更E:新Q5最!D快;7上$-酷匠e0网#

  杨梅感觉她越来越虚弱,得赶紧把这事解决,然后去大医院接受治疗,不然拖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杨梅从包里把钱包掏出来,留下一百后,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递给红色杀马特,红色杀马特还在嚎叫着,看到杨梅递钱过来,估计有五六千的样子,他一把夺过去,装到兜里。

  杨梅说道:“对不起帅哥,那钱你拿去看医生吧,我身体不舒服,我也要去看医生了,不好意思啊!”

  杨梅说着,转身就想离开,红色杀马特一把拉住他的手,一手把自己耳朵旁的头发全部扒开,然后痛苦地说道:“你看我耳朵全是血,耳朵现在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了,肯定是聋了,你那点钱,够干嘛?能买回我一只听觉灵敏的耳朵吗?不行,不给足钱,你休想走!”

  其他的杀马特围成一个圈,将杨梅围在中间,不让她离开,一个个看着杨梅,一副义愤填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样子,七嘴八舌地说着。

  “我说美女,把我哥们儿一只耳朵都撞聋了,给几千块钱就完事了?那把你两只耳朵都整聋了,给你一万块你同意不?”

  “你钱真大啊,几千块就能买一只耳朵?今天你不赔得让我兄弟满意,我担保你走不了!”

  “美女,看你也是有钱人,不会这么看中那几个臭钱吧,人命关天,我大哥以后就是残疾人了,你觉得给几千块过得去?”

  “我不跟你废话,不给钱让我弟满意,你想走,可没那么容易!”

  听到周围的杀马特都在为红色杀马特说话,再看到红色杀马特虽然痛苦地哀嚎着,但没有流出一滴眼泪,杨梅感觉这事很诡异,她感觉自己好像被骗了,正在被人讹!

  果然,杨梅拿起手里的掏耳勺一看,那上面像血一样的红色液体都凝固了一些,但并未像血一样变成黑褐色,她伸手一摸,发现指间红红的,她是女生,对血比较熟悉,她知道那根本不是血,而是红墨水。

  杨梅冷冷地看着眼前的这些杀马特,心里很是恼怒,如果不是太过虚弱,她都动手了。

  她对红色杀马特说道:“别装了,用点红墨水就想讹人,你当别人都是饭桶吗?有没有本事让大家检验一下你耳朵里流的到底是不是血?想干嘛直接说吧,我没时间和你们浪费!”

  见杨梅已经看出他的底细,红色杀马特还是故意哀嚎着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要是没钱我,我也不为难呢,你把包给我好了!”

  红色杀马特说着,一把夺过杨梅手里的包,包被夺走,杨梅脸色更加苍白,包无所谓,里面的手机等物品也无所谓,但包里面有她的银行卡,如果银行卡没了,医院都去不了,就算去了,到医院却交不了医药费,那咋办?

  杨梅很倔强,她不想让自己的事情被家里人知道。

  杨梅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拉住包的带子,说道:“包你可以拿走,把里面的银行卡给我就好!”

  红色杀马特根本就不听杨梅的,拉着包就走。

  杨梅本来就没多少力气,被红色杀马特一拉,直接被拉倒在地上,她感觉小肚子又开始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起来,不过她并未放手,反而抓得更紧。

  红色杀马特也不管杨梅,甩了几下甩不开,他便拖着她在地上走,他一个人不太拖得动,又来了一男一女两个杀马特,帮忙拖着杨梅走。

  他们想,杨梅有病在身,肯定坚持不了多久,拖着拖着,她就会主动放手了。

  杨梅被拖着走,她经过的地方,刚开始有一些血迹,慢慢地血越来越多,地面上越来越红,而那些旁观者,并未有一个站出来帮她。

  “大家帮帮忙啊,抢人了,大家快帮帮忙,帮帮忙啊,帮我拦住他们,或者帮我报警也行,帮帮忙吧!”

  杨梅忍受着撕心裂肺地痛苦,向周围的旁观者求救,但依旧没一个人愿意帮她。

  她不知道,在人群中需要帮助的时候,千万不要喊大家帮忙,那样一来,谁都以为有人会出手帮忙,谁都在等别人先出手帮忙,谁都不愿意做出头鸟。

  最好的办法,就是指定一个人,叫他帮忙,你叫他的那一瞬间,大家的目光全部都会看向他,他会感觉自己很神圣、很自豪、很伟大,他不想站出来帮忙,他都会觉得不好意思,所以他通常会站出来的。

  杨梅感觉自己快晕倒了,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渐渐麻木了,正当最最失望的时候,一个她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放开她!不然我要你们死,死无全尸!”

  传来的这道声音,很冷漠、很浑厚、很霸道,杀气十足!

  那些杀马特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人群自动让出一条路,杀马特看到一个人走过来,心里忽然升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恐慌感。

  杨梅抬头,看到来人,她嘴角一扬,忽然笑了,露出了她洁白的牙齿,虽然脸上还挂着泪珠,虽然有好几颗牙齿掉了,但她毫不在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平凡老蜗牛说:

谢谢啊泽解封,打赏,谢谢暗夜迷雾,胡灿烂阳光,铭铭,海浪解封,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手机端数据忽然全部消失,只能用电脑更了,让大家久等了,还好今天老蜗牛休息,不然就真的悲剧了,为表歉意,今天老蜗牛加更一章,四更连发,谢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