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个字眼在林凯和林涛的嘴里同时响起,都是充满了惊讶和不解。

  “我没你这个愚蠢的儿子,还不赶紧爬过来给杨小姐磕头道歉!?”林易失望的看了一眼林凯,铁青的脸上却突然扬起谄媚的笑容对杨若曦道:“不知道杨小姐大驾光临,是我林家的疏忽,犬子不知道天高地后,招惹了您,还请大小姐大人不计小人过,放了他这一马...”

  身后一位大腹便便的官员也走上前来不断点头哈腰的附和林翼,正是那林涛的父亲,北定市公安局的局长。

  “爸,你们干什么,她只不过是被逐出杨家的落魄小姐!”林凯趴在地上一脸的不解。

  “阿三,将这蠢货的手臂打断,扔过来!”林翼还是笑着给杨若曦鞠躬道歉,声音确实冰冷异常。

  “董事长!“

  “打断!否则你也要死!”

  “是!”

  中年男子走在林凯面前,道了声对不住,便握起手爪捏在林凯的手臂之上,一声骨裂声伴随着林凯的哀嚎响起,而后,林凯就被扔到了李晨等人的脚下。

  “道歉,否则另一支手臂也打断!”此时,林翼看向林凯好像在看这一名陌生人,言语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

  林凯此时已经痛的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什么愤怒,什么羞耻,什么报仇,此刻都不见了,只有痛,痛彻心扉的痛。

  “咳咳,对不起...饶了...我,或者直接杀了我...”他已经被折磨的快要崩溃了,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

  “对不起,是我有眼无珠,是我不自量力,大小姐饶了我吧!”林涛也扑通一声跪在林凯的旁边,声泪俱下的啪啪扇着自己的耳光。

  这戏剧性的一幕让除了杨若曦以外的众人惊呆了。世纪集团董事长和北定是公安局长亲自道歉?!这....这也太耸人听闻了吧。赵志强和张小霖傻傻的蹲坐在地上,今天发生的一切对他们来说好像是一场梦,太过虚幻了,这一切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而李晨和俞子妃心中却是五味杂陈,之前林凯对杨若曦突然的有持无恐确实让他们捏了把汗,因为他们也知道杨若曦和杨家的关系已经快要决裂,她是不可能动用杨家的力量的,更不要说去和林家抗衡了,她顶多算是一个有着破窍期修为的美女,仅此而已。

  可现在...或许,是杨若曦牺牲了自己...

  才换来,林家的跪地求饶...

  “李晨,你送妃姐回去...”杨若曦垂手而立,淡淡道。

  “我不走...”

  “放心,你去吧,我在家等你...”她给了李晨一个温暖的笑。

  “好..”

  微笑看着李晨等人开车离去。杨若曦忽地收敛笑容对林翼冷冷道:“他们找过你了?”

  “市委书记刚给我打完电话,我们就立马过来了,今天真的是我林家的...”

  “行了!我在北定的事我不想更多的人知道,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杨若曦居高临下看着地上的林凯。

  “知道知道,大小姐放心,若是这逆子敢向王家透漏一丝风声,我就将他逐出林家!”

  杨若曦一摆手,不耐道:“那是你们的家事,我管不着,他可以去告诉,但是,我保证...那是最愚蠢的决定!派辆车送我去北定会馆...”

  “好,我这就将您送过去..”

  ......

  目送载这杨若曦的劳斯莱斯幻影消失在街角,林翼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或许因为紧张,也或许是天气太热,他那灰白的中式长衫后背都变成了深蓝色,原本光滑的脑袋现在闪亮的像个灯泡,这是他执掌林家三十年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恐惧,一种在心底里不能磨灭的畏惧。

  “叔,到底怎么回事?市委书记找你干什么?”林涛还在地上跪着,嘴上不解的问道。

  看了一眼地上半死不活的林凯,林翼自嘲的一笑道:“他说杨家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并且给了我们两个选择...”

  “什么选择?”

  a酷√~匠》_网`唯?一$正B《版,`其他都是盗w版/

  “要么生,要么死...”

  ......

  白色的科尼塞克奔驰在北定市夜晚寂静的街道上,虽然这台世界顶级跑车无与伦比的推背感可以让所有的男人疯狂,但是此时,李晨却丝毫感觉不到快感,面色异常的平静,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只是在直视远方的瞳孔里,闪过那一个个灯点,就好像他心里的结。

  俞子妃虽然吃饭那会没有醉,可经过林凯这么一折腾,整个人好似用光的所有的力量,像个宿醉的小女生,好看的头不断往李晨的肩膀上靠着,打着瞌睡。

  看着俞子妃那还隐有泪痕的俏脸,眼睛红红的紧闭着,两道被泪水冲毁的黑色眼线划过眼袋,拓下了泪水的足迹,李晨有些心疼,她知道,俞子妃肯定有着一个不想让别人知道的,藏在心底的秘密,一旦爆发,就像山洪,只有泪水才能宣泄。

  放慢了车速,李晨微微将肩膀送了过去,让俞子妃靠的更舒服一点。俞子妃时睡时醒的为李晨指路,不过却是始终没有离开过李晨的肩膀。终于在30多分钟后,科尼塞克停在了一幢别墅前,青砖黛瓦,亭台水榭,即使是现在已经快到了午夜,偌大的宅院内依然灯火通明,李晨下车将俞子妃扶出来,透过那装饰华美的大门。看着宛如江南水乡的别墅,心中也暗叹北定竟有如此清幽雅致的天地。

  俞子妃靠在李晨怀里,颤颤巍巍的走到门口,按了下门铃,嘴里含混不清道:“把院子里的灯都关掉,你们都回去...”

  嗡嗡嗡...

  随着大门缓缓打开,别墅内的所有路灯嘭嘭嘭的一盏盏灭掉,一时间让原本仿如白昼的宅院变得漆黑一片,些许月光洒下,还可以隐约看清道路。

  李晨皱眉:“为什么关灯?”

  “你想让所有人知道我是被一个男人搂着回来的?而且,我不想让人看到我这个样子...”俞子妃环住李晨的腰,略带娇嗔道:“这点黑对你没问题吧?走吧...”

  “我可没有慧眼...”李晨轻笑一声,半扶半拥着俞子妃,走进大院。

  院子太大的唯一缺点就是走起来太费时间,李晨两人慢慢走了好几分钟,才到了别墅的楼下,黑暗中,李晨摸了摸俞子妃的腰身两侧,发现俞子妃的包包没在身上,钥匙就更不知道在哪了。

  “别乱摸..”俞子妃那馨香的气息吐在李晨脸上,带着丝丝温热。“旁边有指纹识别...”

  好不容易将那丈宽的红木金雕的房门打开,李晨将俞子妃按靠在墙壁上,道:“好了,你洗个澡,早点休息,我...走了...”说罢,李晨深深看了一眼俞子妃黑暗中闪亮的双眸,转身就走。

  “你别...走...”

  李晨只听见身后俞子妃虚弱的呻吟,而且那声音更是飘忽不定。

  “唰!”

  人影一闪,李晨稳稳的将昏迷过去的俞子妃揽在怀里,看着那略显憔悴的容颜,李晨还是叹息一声,将她拦腰抱起,进了别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墨白说:

  嗯,三更就到这里啦,小白接着码字去了,眼睛都累肿了,求点挖掘机机,推荐啥的,肥皂就更好拉,还有,别忘了签到。还有,小白看到各位的解封啦,看到新面孔小白很高兴的,想要角色给我留言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