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子妃的家很大,不只是外面那园林一般的院子,就是这供人休憩的住宅也有数百平米了。别墅分两层,楼下装饰比较简单,八仙桌,太师椅,桌子上摆着笔墨纸砚,正中间的墙上更是挂着一副巨大的山水画卷,整个布局给人的感觉好似来到了古代的厅堂,古色古香,就连那淡黄的灯光都透着丝丝古典气息。

  抱着俞子妃,李晨在楼下并没有发现可以安置她的地方,只能沿着楼梯直奔二楼。

  二楼是卧室,两侧足有十多间屋子。李晨推了一下其中看上去与众不同的房门。

  “啪!”

  门没锁,李晨抱着俞子妃推门而入,将她柔若无骨的娇躯放在大红色的床上。李晨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不是热,也不是累,而是抵抗那双手间传来的丝丝诱惑而费尽了的心神,俞子妃的身体好似有某种魔力,对男人有着莫名的吸引力,就算是对杨若曦死心塌地的李晨,也自认刚才心神微微有些摇曳。

  看着曲线毕露躺在床上的俞子妃,控制着不去留意那两团雪白的柔腻,李晨退出了卧室,她家里的保姆都被俞子妃支走了。他是不会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为美女宽衣解带,然后发生一段香艳的激情戏码。但是,总不能让俞子妃就这么睡吧。

  来到洗手间,李晨找了一条毛巾,用水湿了一下,便回到卧室,一点点擦拭着俞子妃的脸,起码这样能让她睡得更舒服些。

  为俞子妃盖上被子,将露在外面的手臂掩进去,李晨知道俞子妃喜欢红色,可没想道连她盖的被子都是大红大红的,上面还绣着朵朵牡丹,看起来更像是有些年头的古董。

  坐在窗侧等了一会,李晨看了下手机,发现已经是凌晨,杨若曦可能已经到家再等他了,见俞子妃的呼吸也渐渐平稳,他便轻轻起身准备离开。

  走到门口,李晨刚想伸手去开门锁,却听见俞子妃突然嘤嘤哭起来:“呜呜,妈,你别走,千万不要丢下妃儿啊,妈...”

  缓缓闭上双眼,李晨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咬牙打开了房门,走了出去。只留下空荡明亮的卧室里,俞子妃那一声声让人心疼的呢喃和哭泣。

  ......

  “啪...”

  隔了一会,卧室的门突然再次被打开了,一道人影缓缓走了进来.

  正是去而复返的李晨....

  本来他已经走到了楼梯口,可终究是放心不下俞子妃,叹息一声,还是走了回来。

  此时昏睡着的俞子妃好似在经历噩梦一般,额头尽是细密的香汗,臻首来回摇晃挣扎着,双腿也在被子里来回摆动,好像在奔跑,在追逐...

  “妈,别走..别丢下我...妈!”俞子妃的手臂从被子里伸出来混乱抓着,李晨赶紧上前伸出手想让她握着,或许这样可以让她安静下来。可是,事实证明小说里的片段都是骗人的。

  李晨的手刚伸过去,俞子妃唰的一下便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汗水顺顺着她圆润的下巴一滴滴落在大红被子上,好像血滴一般。

  狠狠的摇了摇头,俞子妃好像清醒了一些,抬起脸,茫然的看了看四周,当看到床侧立着的高大身影时,她的目光定住了,瞳孔一点点的收缩,画面一点点的清晰。

  “李晨?你不是走了吗?”有俞子妃终于看清了李晨的样子,惊讶的说道:“我怎么在这间屋子?是你把我弄过来的?”

  俞子妃一连串的问题问的李晨有些不知从何回起,但是在俞子妃的眼里,李晨这就算是默认了。

  “不好意思,刚才我一定很丑很丑....”俞子妃慵懒的将身体向后挪了挪,想要靠在床头。

  ‘怎么会,妃姐什么时候都美,怎么可能丑?”李晨眼疾手快地将枕头放在俞子妃的背后让她依着。

  i看正4@版"章*节☆上*L酷Qi匠ri网/s

  “妃姐,你要是有什么想发泄的,想倾诉的,可以和我说,别压在心里,那样更难受...”

  俞子妃轻拍身侧,让李晨坐下,整理了下思绪道:“我妈妈十年前就去世了,除了寥寥几人知道外,好像她从来没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没有葬礼,没有吊唁,更没用墓碑,什么都没有...你跟难想象,这就是北定豪门俞家家主的妻子死时所拥有的待遇。就是因为...因为我妈妈出身寒门,不是所有的世家门第,而且还是个靠卖唱为生的女歌手,从嫁给我爸爸那一天起,她就没有享受过她应该有的一切,包括爸爸的爱...若不是当时怀了我,可能我妈妈会更幸福一些吧,那样他就不会进入俞家了...”

  俞子妃好像进入了深深的回忆中,眼神直直的看着前方,李晨拿起毛巾为她拭去脸上的汗水,继续听她诉说。

  “进了俞家,妈妈才知道什么是一入豪门深似海,到处都是勾心斗角,到处都是阴谋诡计!当算计侵蚀了率真本性,那么幸福就成了一个陌生的奢望,可我妈妈为了能陪在爸爸身边,独自咬牙坚持着,直到生下了我...俞家嫡系的唯一血脉,而且,还是个女孩,呵呵...”

  俞子妃突然冷笑一声,看着李晨问道:“你知道生了个女孩在这个家意味着什么嘛?”没等李晨反应,她便自问自答起来:“意味着地位一落千丈,意味着再也没有争夺权力的资本,就因为,因为我是个女孩...俞家需要男人去接手家族,而我,彻底让我爸爸失望了,对妈妈也是越发的不上心...而且,更多的人来欺负我们母女,想要将我们排挤出俞家...”

  “而我爸对此更是无动于衷,丝毫不顾及我们母女的处境,渐渐的,妈妈也绝望了,那个爱他的男人再也不爱她了,甚至我数次看见妈妈想要服毒自杀,都被我哭着拦了下来,我们就会抱在一起,躲在俞家大院的一个角落里,默默哭上一天...你知道当时我们是多么的无助吗,就好像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说到这,俞子妃再也压抑不住心绪,一滴滴泪水绝了堤似的越流越快。

  看着哭的不能自已的俞子妃,李晨心里某个位置深深的一痛,几乎下意识的,李晨便伸出手臂将俞子妃拦在怀里,轻轻为她揉去脸上的泪水。

  或许是李晨胸膛的火热温暖了心,俞子妃渐渐的止住了泪水,继续讲述:“后来,我妈妈渐渐明白了,默默付出并不能换来应有的回报,有时候,以战止战,以恶治恶可能很管用...所以,妈妈精心设计了一个庞大的计划,终于在我16岁成人礼那天,联合其他家族将我爸爸扳倒了,而且...我爸爸还一气之下选择了和我妈妈同归于尽...”

  “你知道看见自己父母同时倒在血泊里是什么感觉吗?你永远都不会体会到那是怎样的一种痛,痛到感觉不到痛,痛悼麻木...”

  “妈妈的计划很圆满,死亡也是她想要的,毕竟是他亲手夺走了我爸爸的一切,而这一切,都是为了我活得更好...所以,我16岁就接管了俞家的产业,包括那雄踞北定的泽宇集团,后来被我更名为雨菲,同时也让家族企业变成了股份制公司,直到现在...”

  “这就是我妈妈的故事...”俞子妃舒服的靠在李晨的胸口,突然抬头看着李晨的双眼:“谢谢你听我说了这么多陈年旧事,你也不懂...”

  “我懂...”李晨垂头看着怀里的俞子妃,疼惜的抚着那俏脸道:“虽然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但是,我知道,你没有想象的那么坚强,你太累了...”

  “额...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父母...”

  “没事,我已经习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墨白说:

  嗯,第一张来了,我知道你们想看什么,哼哼...签到,推荐都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