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夫点了点头,伸出两只手指搭放在大夫人的手腕脉搏之上。

  随着时间流过,老大夫的眉头也是越锁越紧。而大夫人的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依稀都能看见大夫人的嘴巴在哆嗦了。

  完了,这下全完了,精心布局了大半年就毁在今天了吗?!可是她不甘心,她不甘心啊!

  终于,老大夫收回了手。

  苏老爷急得不行,刚刚那大夫一直皱眉,皱得他心都愁了起来。

  “如何,孩子可安好,内人可安好?”

  老大夫颇有深意的瞅了大夫人一眼,站起来把小枕包放进了医药箱里。

  犹豫再三,不知道到底该怎么说起,他行医多年,大宅院里的争斗不是没有见识过,这种假孕手段尤其多见。但是顾忌到这是苏府的内事,他寻思着该怎么说才能得体。

  “那个……夫人身体无碍,但是孩子……老夫没有把到喜脉!”思来想去,老大夫干脆用刚刚汐墨说的那句话还打发苏老爷。

  老大夫话一出,大夫人的脸色就从惨白变成了死灰白。眼神飘忽不定,不敢直视苏老爷。

  苏老爷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这大夫的医术他不是没见识过,说不上起死回生,但是医术也是京都医馆里数一数二的了,不可能把不到喜脉的。

  苏老爷瞬间懂了大夫人刚刚为何扭扭捏捏不肯伸手出来,也懂了也什么大夫人那奇奇怪怪的表情!

  答案只有一个!

  她,没有身孕!

  “红梅,这究竟是什么回事!”苏启年声音带着五分寒意,他不敢想象自己取的妻子居然会这么欺骗他。

  、q看正版I,章3节《上酷R匠Q$网B

  “老爷,定是这个老头医术不佳,你让白翠你去找一个大夫来,一定不是这样的……”大夫人扑过去抱住苏启年的大腿,极力央求着,希望还能寻到意思翻身的机会。

  计划很成功,完全达到了预期的效果,汐墨知道大夫人大难临头了!转身对老大夫歉意的笑了笑,让依儿送老大夫不出去。

  依儿从袖袍里掏出个沉甸甸的荷包塞到老大夫的手上,然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带着老大夫往花园那边的游廊走出去了。

  看着大夫人抱着自己的腿哀求着唤别的大夫来,苏启年的心已经凉透了,他又不是傻子,如果真让白翠去找大夫,那大夫一定是被收买了的,诊治出来的结果能信么?自己的夫人居然学会买通了大夫来骗自己!

  “汐墨把不到喜脉还可以说医术不佳,人家老大夫把过多少孕妇,岂能把不到喜脉?”

  不想再听大夫人废话,苏启年扯开大夫人抱住自己的手,无视大夫人的反抗,蹲下身子用手撕开大夫人的衣服,把那衣服下鼓鼓的东西用力的扯了出来。

  居然是用牛皮缝制的一个假肚子,上面还有绳子用来稳固假肚子。

  看来这大夫人还真是下了一番功夫啊,没有随随便便塞个枕头来演戏。

  大夫人现在已经绝望了,她完全没想到平日斯斯文文的苏老爷会动手撕破她的衣服,直接把她的假肚子扯下来。现在她似乎已经看到她今后的人生会失去所有色彩,成为灰暗没有希望的炼狱。

  人生还真是喜乐无常,她今天早上还在高兴还在窃喜,自己马上就能为苏府添丁了,苏府以后都是她的了。没想到事到临头却扭转了局面。

  “哈哈哈……”苏启年看着手上的那个假肚子,情绪有些失控,笑的让人背脊发寒!

  同床共枕七个月之久,七个月啊,他居然没有丝毫的发现,甚至没有丝毫的怀疑!他呵护枕边人的时候,枕边人心里却想的时候如何骗他!

  “程红梅啊程红梅,你真的太让我……意外了!”一年之内,居然让他大起大落了两次,本以为今年是双喜临门,同获两子,没想到了最后居然一个都没有!

  白翠早已经吓的跪在地上直磕头,求着饶命,光洁的额头重重的磕在石板上,只求能换会一条性命。

  “老爷,妾身错了,妾身知错了……都是白翠,都是白翠出的鬼主意,妾身鬼迷心窍了居然听信了她的话,老爷你开恩啊!”大夫人只好厚着脸皮把一切罪名都推脱到白翠的身上,只要能免罪,她愿意不要脸了。何况在她的眼里,奴才就是该替主子抵命的。

  白翠一听不乐意了,她冒险给大夫人做了这么多事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就算没有苦劳疲劳总是有的吧!现在大夫人居然毫不思索的就想把她推下万丈深渊,她不干!

  “老爷奴婢不敢,都是大夫人指使奴婢的,求老爷饶命啊!”

  周围找蛇的仆人们都相续围了过来,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到大夫人那破碎的衣服,以及那瘪下去的肚子和牛皮假肚子,大伙心里也明白了七分。

  “看什么看,给我把白翠这个阴险小人拖下去杖责至死!”大夫人对着周围的几个仆人发号司令。

  那些个仆人本来正想走开的,这种事情是不好的好,免得惹祸上身。可是大夫人都发话了,他们只好过去拖一直磕头的白翠。

  “慢!”汐墨站过去阻止那几个家丁,“白翠,你若愿意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全说出来,我保你一命!”

  苏老爷不知道汐墨这是做什么,假孕就是假孕,还有什么实情。

  “汐墨你不用替她求情,这种奴才必死无疑!”不管是这个奴婢怂恿的大夫人,还是大夫人指使的这个奴婢,她都得死!不能坏了苏府的规矩!

  “对,必死无疑!”大夫人趴在地上还不忘记帮腔一句。

  “爹,难道你不想知道,四姨娘的孩子究竟在哪里吗?”汐墨正说着,就看见四姨娘由王妈妈扶着往这边走来。

  看来是依儿送了信了,让四姨娘过来看场好戏。

  苏启年抬眉,似乎没听懂汐墨话里的意思。

  而大夫人已经绝望得不能再绝望了,她一时慌乱忽略了白翠还知道四姨娘孩子的事情。只是,苏汐墨是怎么知道四姨娘的孩子的?难道今天发生的一切都不是巧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