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翠走过去帮着大夫人顺气,用手掌在大夫人的胸前抚着。

  苏启年给了汐墨一记赞许的目光,有一颗包容的心,就算被错怪也一心想着别人的安慰,这才是他苏启年的女儿。

  “快给你娘把把脉,看看她有没有动到胎气!”

  大夫人没想到苏启年会真的让汐墨给她把脉,肚子里的气不由的又大了一团。“老爷,你就任由她胡闹吗?妾身没摔着!”

  “汐墨是一片孝心,你就让她把把看哪!”苏启年宽慰道,虽然他也不怎么相信自己这个三女儿会什么医术,但是也不好当面打击她,何况人家刚刚才救了自己的嫡母!

  汐墨朝着大夫人挤出一抹无害的笑容,拉过大夫人的手就把食指和中指搭放了上去。

  事已至此,大夫人也懒得挣扎了,这个字都不会写书都没念过的小庶女能会医术?笑话,她不过是想在老爷面前邀功罢了,以为这样就能改变自己是庶女的命运么?休想!

  汐墨认真的把着脉,双眼轻轻的闭着,随后蹙眉,挂上一幅奇怪的表情。

  苏启年看着汐墨那撒有其事的样子,不由得心中一惊。

  “有何不妥?”刚刚这么摔下去,不会真的动了胎气吧!可是看红梅的样子好像没事一样啊。

  汐墨放开大夫人的手,颇有深意的盯了大夫人一眼。

  0J酷H‘匠网%U永久T《免费看小9/说e

  这莫名其妙的一眼盯的大夫人背脊一凉,心里突然起毛。

  “爹,也许是汐墨学艺不精,汐墨居然没有把到喜脉!”汐墨退到一边,像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

  没有喜脉,华佗在世也把不出来啊!

  苏启年摆了摆手,笑道:“你能分得清什么是喜脉已经很好了,一会爹会请个大夫给你娘把脉的。”

  大夫人在石凳上坐着乐得不行,她早就料到会是这么个结果了,一个黄毛丫头瞎起什么哄!

  “老爷,肚子里这孩子可坚强了,真没什么事,要非找大夫,让白翠去请大夫吧!”她已经用钱收买好了,白翠请来的大夫该怎么说怎么做都是打点好了的。

  汐墨抬起头,见远处依儿正带着一个老翁在花园那边的游廊走过来,汐墨心里一喜,连向依儿招手。

  “爹,那是要去给老夫人复诊的大夫,都遇见了就让他来给娘把脉吧!”

  依儿时间卡的真准,汐墨忍不住在心里夸了依儿一把。昨晚她们就计划好了一切,大夫人最怕蛇是李妈妈说的,小幽晚上能翻墙出去,就连夜找来了毒蛇。然后小幽再躲到万年青树内,让浓密的树叶做掩饰。汐墨的任务便是把大夫人引过去,依儿的任务就是传话给苏老爷,让他去花园陪大夫人,然后把话带到了又立马去找大夫来。

  苏启年顺着汐墨的目光看去,脸上一喜,这大夫他认识,可不就是经常给老夫人看病的那老大夫么,医术高明的很,要他来给红梅把脉,他完全放心!

  大夫人傻眼了,这要是让那老大夫把脉她还不死定了?!以往都是她自己找大夫来把脉的,这一次怎么就遇见别的大夫了!

  慌张的拉住苏启年的手,声音带着急迫:“老爷,孩子真没事,真不用把脉!”

  大夫人身后的白翠也吓的够呛,这事要是被发现,大夫人是夫人,性命至少能保得住。她是丫鬟,是奴婢,死与活不过是苏老爷的句话罢了!

  “老爷,大夫人不习惯陌生的大夫给她把脉!”

  大夫人点头如捣蒜,“是是是,妾身不习惯别的大夫,让白翠去请大夫来吧。”

  看着大夫人和白翠那慌了乱了又急的不行的样子,汐墨就觉得特别喜剧。当初计划假怀孕的时候为什么就不考虑一下后果呢!

  现在就开始怕了?这不过是刚开始呢!汐墨要让四姨娘受的苦一百倍的加到大夫人的身上!

  是大夫人教会了汐墨这个时代就是弱肉强食,如果你弱,那你就等着百般折磨把。是大夫人教会了汐墨要想活的好,必须让那些想你活得不好的踩在脚下,汐墨只是把四姨娘受的罪还给了大夫人而已!

  苏启年还没有发现大夫人眼里的那抹慌乱,拉着大夫人的手拍了拍,宽慰着:“没事,这大夫我熟,经常在娘的屋子里遇见。”

  说话间,依儿已经带着那老大夫走了过来,正是汐墨见过的那个大夫。

  那老大夫显然也记得汐墨,见了汐墨就扬起一副磁性的笑容,这女娃记下的那偏房还真管用,他回去照着试用了一番,还真是效果显著。

  汐墨微微半蹲,算是给这老大夫行礼了。老大夫含笑的点了点头,算是回礼。

  苏启年不知道汐墨和这老大夫之间的故事,指了指一脸惨白的大夫人,“有劳大夫替内人把把脉。”

  白翠已经吓得双腿发抖了,为什么是今天,为什么不再多等一天!

  虽然是冬天,但是豆大的汗珠居然从大夫人的额头渗出,眼神慌乱得不知道该看哪里。

  “老爷妾身真的没事,不用把脉了,妾身累了,想要回去休息行不行?”

  “你看看你,脸色这么难看还说没事,坐好不许动,让这位大夫看看再说!”苏启年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这一刻的红梅好像很奇怪,以前他说什么红梅都是二话不说就听从的,这次怎么……

  依儿轻轻一哼,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真以为她家三小姐还是以前那个什么都不懂,任由欺负的三小姐吗!

  那老大夫坐在一边的石凳上,拿出一个小枕包放在桌子上,示意大夫人把手腕放上去。

  大夫人双手死死的揣在袖袍里,不肯拿出来,眼珠转来转去也不知道在看哪里。

  汐墨轻轻一笑,她还以为自己躲得过去么!?今天就是她荣华富贵的终点日,嚣张狂妄的葬礼!

  “娘你快给大夫把脉啊,汐墨把不到喜脉,这大夫一定可以的!”

  大夫人依旧把双手揣在袖袍里不肯拿出来。苏启年实在看不下去了,干脆弯下腰把大夫人的手从袖袍中拉了出来,把手腕放到小枕包上。“大夫有劳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