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墨跟着走了进去,依儿端了茶水来,苏雪坐下端起一个茶盏,揭开茶杯盖子吹了吹要喝,待闻到茶叶的味道后立马盖上了茶杯盖子,原样子的放在了桌子上。

  “我和四妹妹只是随意聊聊罢了,二姐姐别误会了。”汐墨说着,端起依儿送来的茶水轻轻的抿了一口,是地摊上的那种廉价茶叶。

  苏雪越发觉得苏汐墨和平常不一样了,直拿眼睛打量着汐墨。虽然说话谈吐不一样了,可是人还是一模一样的啊。

  “算了算了,苏云欣的事情我也懒得问。”汐墨不说,苏雪也没有办法。不过她今天可不想白跑一趟,她刚刚可是在院子外吹了大半个时辰的冷风呢!

  “三妹妹,二姐姐我前几天在街上看见几盒子水粉,质地可好了,就是还差点银子,你可借点给我,买了水粉分你一盒!”苏雪双眼带着丝诚恳的看着汐墨。

  汐墨忍住没有笑出来,这个苏雪不知道在苏汐墨这里拿了多少银子去,怕是已经养成习惯了把。

  “依儿,我可还有月银没用的?”

  “三小姐,这个月你多买了两方药,已经分文不剩了。”依儿趁苏雪不注意,狠狠的丢了一个白眼给苏雪,真不要脸,每次都来要银子,每次都害的三小姐买药都不够!

  “哦,这样啊!”汐墨很可惜的看向苏雪,然后突然双眼充满希望的看着苏雪。“姐姐还有银子买水粉,不如借我点买一帖药可好?”

  苏雪见捞不到好处,一收刚刚的诚恳与姐妹情深,话都懒得和汐墨多说一句,丢下一个冷哼甩着丝帕就走了。至于找她借银子,门缝都没有!

  汐墨早已料到苏雪会是这样的态度,也没那个闲工夫和这种人置气。询问了下依儿,自己的月银有多少。

  依儿告诉汐墨,她一个月的月银有十两,会被大夫人苛扣掉五两,李妈妈去领了回来会自己留二两,然后依儿和雨帘一人半两银子,剩下的二两银子才是苏汐墨的。然后拿药就花得差不多了,偶尔还会被苏雪借走一两半两的,而且是有借无还!

  又问了四姨娘的,也就十五银子,大夫人也会私自扣下五两,除去丫鬟的,到手的也就四五两的银子,补贴生活也不够。

  汐墨想,就这点银子,远远不够自己买药的,四姨娘的身子此刻更是需要营养,必需想个法子弄点银子才行。

  依儿去领了中午的饭菜来,因为早上老夫人交代了,所以汐墨破天荒的吃到了炒肉。

  刚刚用完午饭,汐墨的院子里又有人来了,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苏云欣。

  汐墨扶额,这些人是要和她来打流水战么?走了一个又来一个!

  苏云欣依旧没给汐墨行礼,这里没有长辈,汐墨也懒得和她计较长幼这个问题。

  “什么风把四妹妹你吹来了?”

  苏云欣看着汐墨那淡淡的笑容,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心里就一团火在狂烧,若不是大夫人交代了要忍一个月,她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狠狠撕破汐墨的脸蛋。忍住了要打人的冲动,伸手招了招,身后的一个丫鬟就抱着一大堆衣服走上前来,虽然抱着衣服却没忘记给汐墨行礼。

  “今早你不是叫我绣帕子么,手不小心被针扎了几下,下人洗的衣服我穿不惯,所以就只有拿到你这里来了,你不是姐姐么,那就麻烦姐姐帮我解决眼下的这个困难吧!”

  苏云欣说的脸不红气不喘,就连眼睛都不会多眨巴两下,好像平日里自己的衣物就是自己洗的一样。

  依儿和雨帘低着头,很是无赖的看着自己的脚尖,这都要入冬了,厨房又没有多余的热水给她们,用冷水洗估计又得染上风寒了吧!

  看见了依儿和雨帘的表情,就知道苏云欣做这种事情一定不是一次两次了,丫鬟都习以为常了。可是这身子板这么弱,那么大一堆衣服洗下去,估计她人就废了吧?

  苏云欣见汐墨没应,眉头很是不悦的轻轻一挑:“怎么,不愿意?你不是姐姐么,这点小忙都不愿意帮?”

  苏云欣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汐墨要是帮了,那这就是个无底洞,每天都会有衣服送来给她洗。汐墨要是不帮,哼,那以后别说给她行礼了,她还要去老夫人那说汐墨是个没心的,自己手都扎破了也不愿意帮忙洗洗衣服。

  汐墨知道苏云欣只是气不过今早上的事情罢了,嘴角依旧是那一抹浅浅的笑。“放下吧,洗好后亲自给你送去。”

  苏云欣没有意外,因为她以前就拿了很多丫鬟的衣服来给汐墨洗,习以为常了。除了不习惯汐墨嘴角的那一抹淡笑。笑吧笑吧,等一个月后,她会好好的一洗前辱的。又说了几句赶快洗好的话就带着丫鬟和婆子趾高气扬的走了。

  依儿让汐墨去午休,毕竟昨晚没睡,拿了衣服就要和雨帘下去洗。

  汐墨望天,这两个丫鬟还真是老实听话,她还以为自己真的会给苏云欣洗衣服?

  “我说你们两个也一夜没睡,快去补觉吧,衣服的事情丢一边去。”

  u酷*匠d网正…版;首发&Q

  依儿和雨帘不敢,她们一夜不睡觉没什么,这要是四小姐的衣服没有洗好,那三小姐可就要遭殃了。

  “奴婢没事,洗好四小姐的衣服后就去睡。”

  “嗯,连你们我的话都不听了,洗好苏云欣的衣服后就给她送去。”汐墨食指轻轻的在脸颊边拍着,好像在思考着什么,补充了一句。“你们也就待那别回来了。”

  依儿和雨帘听了前半句正要拿着衣服下去洗,听了后半句就僵住了。这虽然吃的用的都是府里最差的,但是三小姐待人却是府里最好的,她们也是有自尊有心的,才不要为了一点好衣好饭去受气挨打。这就听话乖乖的放下了衣服,回去睡觉了。

  那衣服一放就是两天,汐墨都不许雨帘和依儿碰一下,苏云欣那里倒是派人催了一回,都被汐墨打发走了。不用绣荷包帕子也不用洗衣服,汐墨好好的养了两天身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