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日一早雨帘就告诉汐墨今天不用去给老夫人请安了,今个是初一,老夫人要去南禅寺上香拜佛,要巳时才会回来。

  汐墨点了点头,她等的就是这一天了,记忆力老夫人也是每月初一都要出去拜佛的。

  汐墨伸出手,可怜兮兮的道:“依儿和雨帘,你们借点银子给我吧。”

  知道这府上最穷的人就是自己了,堂堂苏家的三小姐居然找自己的丫鬟借钱,要是传出去不笑掉世人的大牙么,不过她才不在乎这些,她只想让自己和喜欢自己的人过上好日子。

  依儿和雨帘以为汐墨借钱是出去抓药,从随身的荷包里掏出半两银子来。“这是依儿这个月的月银,应该能买几服药了吧。”这是昨天李妈妈才拿回来的月银,每月的月末三等丫鬟得半两银子。

  雨帘也从随身的荷包里摸出半两银子来,一起放到依儿的手上,让依儿一会出去多买几服药回来。

  汐墨见了尴尬的笑了笑,道:“一两太少了点,能凑出五两银子吗?我保证一个月内还给你们!”昨天她也拿到月银了,二两,果然被大夫人私吞了五两,买了几贴药后就只剩下十几个铜板了。

  依儿和雨帘显然没有想到汐墨要这么多,五两银子啊,她两紧巴巴的存了两年才存了五两银子。两人有些心痛的拿出了全身家当,心痛因为心里知道汐墨根本没有办法还得了她们五两银子。但是心痛归心痛,但是想着是给三小姐用,心里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银子嘛,用完了在存就好了,只要人还在就行。

  到了午时的时候,汐墨让雨帘去大门口远远的看着,要是老夫人回来了就赶快来告诉她。

  雨帘只要是主子交代的事情都会一一的办好,依儿却是一个活泼的,一边把四小姐的衣服往盆里放,一边不解的问道:“三小姐,银子和洗衣服还有老夫人有什么关系?”

  汐墨倒了一桶清水在大木盆里,然后把皂角撕碎放在一个棉布袋子里。“关系可大了,以后就不会有人叫我给她们干活了。”

  依儿蹙眉,显然还是没有明白这银子和老夫人和不给别人干活有什么关系。

  这边雨帘急急的跑了过来,站到院子门口喘着大气。

  “快……老,老夫人回来了。”

  汐墨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就抱起一件湿透透的衣服就跑了出去,手里还紧紧的揣着五两银子。而雨帘则是一惊,三小姐的身子哪能抱着湿衣服啊,这不又得感染风寒了?也顾不得再歇会了,招呼依儿一起去追汐墨了。

  汐墨的这身子太弱,跑起来就头昏眼花的,好在是没跑一会就看见了老夫人。汐墨看了看距离,还有十来米就要和老夫人碰面了,一咬牙,狠狠的摔在了路边。

  老夫人一手手里拿着佛珠,一手由陈妈妈扶着往自己院子里走去。

  “今天天气真不错啊,抽的签也是上上签。”老夫人笑的一脸慈祥。

  “难得你心情这么好,今天阳光不错,多晒晒再回去吧……咦,那不是三姑娘么?”陈妈妈看着前面树荫下摔倒的那个人儿指给老夫人瞧。

  老夫人顺着看过去,可不是那孩子么,最近请安到是勤了不少,每次都抖得她开怀大笑,怎么在这摔倒了呢。

  陈妈妈扶着老夫人走过去,依儿和雨帘也刚刚跑过来,扶起摔了一身灰的汐墨。

  老夫人走过去看着汐墨那摔破了洞的裙子,眉头轻轻一皱:“这是怎么了?”

  汐墨慌乱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就给老夫人行了礼,道:“汐墨走得太快没看好路,不小心摔倒了,惊着老夫人真是汐墨鲁莽了。”

  “鲁莽的不是你惊着了我,而是女孩子走路该有女孩子的样子,要轻移莲步,哪能像这样子急急忙忙的?”苏府的丫鬟走路都得规规矩矩的,何况苏府的小姐,以后嫁出去亏不得会说苏府没有规矩。

  汐墨乖巧的福了下身子,“老夫人说的是,汐墨以后一定会注意的。”

  老夫人点了点头,孺子可教也。

  看正$版@章●节上酷sX匠网IR

  陈妈妈眼睛尖,看着汐墨手中拿着的衣服还在滴水,疑惑的问道:“三姑娘手中为何拿着一件湿衣裳?”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汐墨把那件衣服摊开来,然后指了指那衣裳的袖子,又把手上的五两银子拿出来给老夫人看。

  “这是四妹妹的衣服,我洗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五两银子,就想着四妹妹一定不知道,就想快点跑去给四妹妹,五两月银不见了她一定很着急。”汐墨一脸焦急的表情,看见手里的衣服上的灰,又细细的用自己的袖子去擦拭。

  老夫人的脸立即黑了起来,她才下了吩咐厨房要好菜好茶的伺候着,尽快些养好汐墨的身子,这边苏云欣居然拿自己的衣服去给自己的姐姐洗。同是自己的孙女,性子却是差了那么多。一个偷奸耍滑,想着怎么戏耍自己的庶姐。一个乖巧本分,知道自己的妹妹是为难自己,依旧还是乖乖的给她洗衣服,还不贪恋别人的银子。

  “所以你刚刚跑那么急摔倒了也是因为急着要给你四妹妹送银子过去?”老夫人让身后的丫鬟去拿过那件湿哒哒的衣服,自己伸手过去牵住汐墨的手。因为天气已经开始变冷了,拿过湿衣服的手冰冷冰冷的。

  汐墨对着老夫人甜甜的一笑,这老夫人比自己想像中慈祥一些。

  “心里想着五两银子要是给四妹妹弄丢了,四妹妹这个月就没有银子可花销了,所以汐墨才走了快了些。”

  老夫人心里有一丝甜,刚刚错怪了汐墨走路太急忙没规矩,汐墨没生气也不因为被错怪而急着解释,也不上前就告状,是一个乖巧的。

  陈妈妈从身后的包袱里拿出一件深红色的锦缎披风出来,轻轻的披在汐墨的肩膀上。天气冷了,这时今早去上香前带上给老夫人用的。

  老太太帮着理了理披风的领子,“你也别太急,月银十两,你四妹妹还有五两银子应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