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夫人立马放下手中的汤匙,转过头笑着看向身旁的女子:“云欣来了啊,你弟弟在娘的肚子里可乖了,来,陪娘用早膳吧!”说着就让一旁的丫鬟白翠去准备碗筷。

  善了个哉,汐墨真想一脚踹大夫人屁股上去,她站着这么久了,也不见她搭腔,苏云欣以来就喊她用早膳!真是比后妈还要恶毒啊!

  苏云欣点了点头,这才看见屋子里还站着一个人,见人是汐墨,眼里立马露出了鄙夷:“娘,她怎么来了,见了她不怕影响你食欲么?”

  “四妹妹,汐墨一来就按照老幼尊卑给娘行了礼的,按理说你见了我也该给我行礼才对!不过三姐免了你的礼数,不过你至少也该喊我一声三姐姐才对!”哼,影响食欲?那她就来正在的影响你一下,气得你饭都吃不好。苏府可是从四品官员的府邸,规矩多了去了,虽然她是庶女,可是她比苏云欣大,硬要按照规矩的话就是要给汐墨行半礼的。

  “你你……你说什么?”苏云欣气的手指都在颤抖,这苏汐墨哪来的勇气敢给她叫嚣?今天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么?

  “我怎么了?我只是不敢无视苏府的规矩罢了,难道四妹妹你敢?”这你两母子无视她的存在,活该!这屋子可是有这么多奴婢看着呢,她进来就懂礼的给大夫人行了礼请了安的,苏云欣进来不但没给她行半礼,也没给大夫人行蹲礼,要说不懂规矩的也是苏云欣!

  大夫人转过身,很是差异的盯着苏汐墨,那眼神好像要把苏汐墨看穿一样。

  苏汐墨收腹挺胸,任由大夫人盯着她看。大夫人看她的脸,她就盯着大夫人隆起的肚子看。

  大夫人此时的脸色很难看,眼睛射出来的光芒似乎都带着冰刀一样。半响,大夫人收回了眼神,“云欣,行礼!”

  苏云欣很是诧异自己的娘怎么没有处置汐墨,气的脸颊都红了。

  “娘,你要我给她行礼?她算个什么东西!”苏云欣不满的眈了苏汐墨一眼,这苏汐墨是不是欠抽了?

  汐墨知道苏云欣是丢不下这个脸面给自己行礼的,便给了苏云欣一个台阶下:“不用了,咱们姐妹间这些能免就免了吧!”汐墨看着苏云欣那要杀人的眼睛就想笑,她就是喜欢得了便宜卖乖!

  苏府注重规矩,她不过是在规矩上钻了一个空子戏耍了一下大夫人和苏云欣,大夫人也没有理由处罚她。反正大夫人每天都给她那么多活干,也不怕大夫人再想什么招折磨她。

  汐墨让依儿把绣好的丝帕放到桌子上去让大夫人验收。大夫人和苏云欣一人拿了几方帕子在那里瞧。

  “娘,这怎么都是两只梅花啊,要绣五枝的,这还绣的毛毛躁躁的,叫她重绣!”苏云欣把手中的几方帕子轻轻一扔,对着发夫人撒娇。

  依儿和雨帘在一旁听的直咬牙,一天之内赶出五十方帕子,能绣两枝都不错了好么!

  大夫人拿起帕子看了看角落的梅花,轻轻的扭眉,“这梅花确实少了点,两枝看上去太稀散了。”

  汐墨在心里冷笑,她知道,大夫人是想替苏云欣报刚刚那一仇。

  汐墨走过去拿起桌子上的帕子,看了看,然后轻轻的叹了口气。“都是那群丫鬟的不是,说我的绣活烂得不行,比不上四妹妹的,说四妹妹的绣活简直就是巧夺天工,比京城第一绣房——云绣坊的还要好呢!”

  苏云欣得意的一哼:“那是,我的女红就是云绣坊的老板亲自教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哪!”

  汐墨知道苏云欣最禁不住夸,一有人夸就翘尾巴,立马接口道:“那是那是,以后娘要是再想要什么绣品,就找四妹妹吧,汐墨绣的怕是要污了你们的眼睛,四妹妹绣的帕子荷包啊什么才拿得出手嘛。”

  苏云欣被汐墨夸到天上去了,心里飘乎乎的。

  “算你有自知之明,你绣的的确不怎么……”

  “云欣!”大夫人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苏云欣,她这个小女儿就这德行,夸不得!

  苏云欣被大夫人一喊才回过神来,才明白自己答应了什么事情,张嘴就想反悔,可惜汐墨没打算给她这个机会。

  /酷匠:^网唯一h正G¤版¤,m“其他}Z都“}是☆盗版

  “四妹妹可千万别谦虚呀,对了,我今天还要去给老夫人请安,娘和四妹妹慢慢用早膳,汐墨告辞!”汐墨说着又行了一礼,然后就带着依儿和雨帘退了出去。

  大夫人本想叫住苏汐墨的,可苏汐墨说要去给老夫人请安,她也只好作罢。

  苏云欣可不干了,以后她娘真叫她绣丝帕可该怎么办啊。

  “娘,你就这么惯着苏汐墨啊,你看她把我欺负成什么样子了?!”

  大夫人心疼的扶了扶苏云欣的脸颊,然后挥了挥头示意屋子里的丫鬟和婆子都退下去。

  “云欣,这一个月千万别惹是非,等过了这一个月,娘自然给你把委屈加倍还回去!”大夫人说着,双眼露出了丝丝杀意。

  苏云欣不懂为什么要等一个月,一个月后好像也不是什么大日子啊,娘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到产期呀。不过娘不说,她也不好再问下去。

  出了大夫人的屋子,由依儿带着往老夫人的院子走去。依儿瞧了瞧周围没什么人,这才松了一口气,一个劲的拍自己的胸口:“哎呀,吓死啦吓死啦,三小姐你刚刚真的太……太……”该死,一时之间依儿居然找不到形容词了。

  “太帅了对不对?”汐墨轻轻的抬了下娥眉,她不是以前那个苏汐墨,她不会让自己吃一点冤枉的苦头!汐墨也大致找到了之前苏汐墨不受宠的原因了。生在深宅里,居然不讨好老夫人和苏老爷,就连请安都甚少去。还有就是太糊涂了,傻乎乎的,受气受欺负也不知道吭声!

  依儿没明白帅是什么意思,但是想着应该差不多的意思,就点了点头。

  雨帘在一边捂嘴轻轻的笑着:“三小姐你从昨天起就变得不一样了,但是我好喜欢现在的三小姐。刚刚四小姐气的脸都绿了呢!”虽然以前三小姐她也喜欢,可这样的三小姐更加有魅力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