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晕倒

  “呵呵,就是就是。”依儿也一脸的兴奋,真的是大快人心啊!

  汐墨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这不过才是刚刚开始而已,更精彩的会慢慢上演。

  三人说说笑笑,很快就到了老夫人住的院子。

  老夫人的院子相对大夫人的院子,要宁静一些,花草修建的也很精美,只不过现在要入冬了,花少草多。

  老夫人已经用过了早膳,正在屋子里坐着喝早茶,面色看上去有些些的苍白。

  汐墨上前去规规矩矩的行了礼,“老夫人进来身体可还安好?”

  老夫人正在用茶盖盖子波着茶水,听见汐墨在问候她的身体,很是诧异的抬起头仔仔细细的看着汐墨。她这个孙女可是甚少露面,就算是出现了也只不过是低着头不说话,今儿这是太阳从西边起来了?

  “老人家的身子就那样子,坐下说话吧。”

  老夫人话音刚落,陈妈妈就走进了屋子,身后还跟着一个拿着药箱的大夫。

  “老夫人,大夫请来了。”陈妈妈指了指身后的那个提着药箱的老人,示意他上去去给老夫人把脉。

  …更Yg新$W最☆快上酷*%匠o*网

  这大夫五十多岁的样子,却没有一丝白发,还给人一种精干的感觉,看来学医者都有一套不错的养身之道。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望,指观气色;闻,指听声息;问;指询问症状;切;指摸脉象。合称四诊。此刻那老大夫看了下老夫人的气色,正捏着胡子把脉,片刻开始询问老夫的症状。

  陈妈妈在一边答道:“老夫人这两日烦心的厉害,昨晚吹了点风就头痛发热,今早膳半碗燕窝都没喝完就吃不下了。”陈妈妈在说到烦心的时候,还特意的拿眼睛去瞄了汐墨一眼。

  汐墨自然知道老夫人是为什么在烦心,四姨娘的孩子没保住,她抱孙子的心也落了空。这老年人有哪个不想抱孙子的?尤其是这种望门家族,巴不得子嗣是越多越好呢。虽然大夫人有着身孕,可是谁能保证一定是个儿子呢?

  大夫听完点了点头,收回了把脉的右手。“老夫人有胃胀胃痛的症状,此乃是感冒所引起的,还好不是很严重,一会我开个方子,照着方子上面的去抓药。”

  陈妈妈一听见抓药,眉头就蹙了起来,双眼看向老夫人。老夫人坐在软榻上,一只手扶着额头,轻轻的叹气。

  她最怕吃药,尤其是胃胀胃痛的时候,就算硬吃下去,也会立马吐出来,所以就算大夫开了药,也基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大夫,老夫人胃痛胃胀之时根本咽不下药,可有其它法子?”陈妈妈不报多大的希望随意的问,这事和多少大夫都说过了,可惜大夫都摇头束手无策,不用药,怎么医治得好?以前老夫人都是硬喝下去,能少吐一点就少吐一点出来,每次都弄得无比的难受。

  大夫果然摇了摇头,他行医这么多年来,都是用药治好患者的疾病,这不用喝药还请什么大夫?

  陈妈妈嘴角轻轻的扯拉了一下,那是一种无奈的表情。想着要看老夫人吃药那痛苦的样子,她心里就扎扎的疼,她和老夫人是一起长大的,虽然是主仆,却也是情同姐妹。若不是四姨娘,老夫人就不会着凉!想到着,陈妈妈转过眼狠狠的盯了汐墨一眼。

  汐墨轻轻一笑迎上陈妈妈的目光走了过去,看了看老夫人的脸色,还不算太坏,加上刚刚大夫的诊治汐墨知道老夫人是有些感冒而已,只不过这胃胀和胃痛必需早发现早治疗,不然会越拖越严重的。

  “老夫人,汐墨最近得到一个方子,既不用吃药,又能医治好你的感冒。”汐墨说着,就去拉住了老夫人的手,食指和中指似不经意一般的搭在老夫人的脉搏上,脉象和大夫诊断的一致。

  陈妈妈站在一边看着汐墨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一个除了会点女红的小庶女,大门不二门不迈的,能知道什么方子?定是四姨娘的事情后,想要巴结好老夫人罢了!

  老夫人对着汐墨笑了笑,另一只手伸过来拍着汐墨的手背。“你的心意我领了,不就吃药嘛,忍忍就过去了。”虽然这个孙女很不起眼、不出众,但毕竟是苏府的血肉,四姨娘的错不应该她来承担。

  汐墨早就猜到没有人会相信她,她也早想好了办法,转过身看向那老大夫,道:“取生姜、苏叶各3克,将生姜切成细丝,苏叶洗干净,用开水冲泡一刻钟,每天两次,上下午各温服一次!此乃姜苏茶,适用于风寒感冒、头痛发热、胃痛腹胀等肠胃不适。”

  老夫人喝药会吐,但是刚刚汐墨看她喝茶时却没有这反应,便把自己所学变做茶水来治老夫人的病。

  那老大夫听了汐墨所言,先是皱着眉头思考了片刻,随后恍然。“此法甚是妙哉啊!不知是从何处得来的如此奇方?”居然有把药变成茶水的法子,他行医数十载居然都没有想到过,惭愧啊!

  汐墨嘿嘿一笑:“我也是从书上看的,记得老夫人喝药困难,就特意记住了。不过那本书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

  那老大夫听了直称好,又交代了陈妈妈一些注意的事项,连出诊费都没有收就要提着药箱告辞。

  这时,站在一旁的汐墨眼前一黑,一个重心不闻就往地上倒了去。吓得远处站着的依儿和雨帘差点叫出声音来,立马跑过来扶起汐墨。

  “大夫,大夫快看看,这是怎么了啊?”老夫人惊讶的站了起来,让大夫赶快看看晕倒的汐墨是怎么回事。

  这大夫挺喜欢汐墨这个小女的,年纪尚幼居然还懂得这么个方子,立马放下了手中的药箱给汐墨号脉。只是越号老大夫的眉头就皱的越紧,最后神色有些异样的看着老夫人。

  老夫人被大夫这样的眼神看的有些摸不着头脑,心里也没了个谱,这孙女莫不是得了什么奇怪的病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