噌!

  下一瞬间,同时从数十个位置,出现数十把兵刃,蜂拥电射而来,悬于陆羽和小阮的四周,封绝所有角度,将他们围困起来。

  一人空手缓步而出,冷哼一声,轻声说道:“陆爱卿,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那是陛下。

  正因为陛下,他说某个人大胆,便是要那个人的命。

  因为在他的面前,是不能有大胆者的,所以每人必先称‘惶恐’。

  他是国主。

  国主杀人也需要理由,需要证据。

  但唯独不需要的,就是事实。

  陆羽没有说话,他知道此时说话真的没用。

  “果真是好胆,”陛下点头,表示认可,随后又说:“也怪不得你敢只带一名侍女,就身藏利器私自进宫行刺于朕!”

  “原来……”陆羽苦笑一声,平静说道:“果然是这样一个理由。”

  陆羽显得很无奈,摊了摊手道:“好吧,我也不想反驳什么,反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从亘古到现在,直到未来,就没有变过,只不过……陛下准备怎么处置我呐?是杀掉我吗?”

  陛下歪着头,突然笑了,说道:“你就不问问朕,是因为什么?”

  “算了,”陆羽摇头道:“如果事情可以挽回,便不会出现这一步。呵呵,即便我幻陇之局可控天下之事,但遇到陛下这种暴力行棋的,也只能是无奈了事。”

  陛下笑道:“你知道就好。”

  陆羽问道:“那究竟……是杀还是不杀?”

  陛下又笑了,笑得有些邪恶,然后挥了挥手道:“来人,拉入天牢。”

  天牢,仿佛每个国度都会有天牢。

  里面关押着的,就是最重要的人物,并非是恶贯满盈就能进去,其中一条,二品以下官员是没有机会享用的。陆羽是从四品,本不应该被送到那里,但无奈,自古天牢都是看管最严的地方,而陆羽,神奇的他,确实需要这么个地方。

  所以陆羽被带走了。

  小阮也被带走了。

  御书房中留下陛下还有几名老臣,甚至包括三名影卫,而第四名影卫,此时正站在他们的剑刃之中,一动都不能动。

  陛下很费解的看着这个陪伴了他很多年,此时却第一个站出来想要把陆羽救走的人。

  不免好奇问道:“为什么?”

  那名影卫低下头,满脸自责,但还是说道:“赌局是我输了,此时我是他的影卫。”

  他以为陛下会生气。

  陛下却没有生气。

  反而笑了。

  “呵呵,朕总担心你们是愚忠,不管朕如何作为,你们也仅仅是保护朕罢了。如今一看,朕倒是放心了,你们心中还有坚持,便有血性。单凭这份血性,你们便总能护我周全。”

  血性,增加的不光是忠诚,还有修为。四影卫,必须是有名在案之中,最强大的高手。

  陛下摆了摆手接着说道:“不过你放心好了,那小子……是必须吃些苦头,因为朕有一件很想要的东西,一定就在他手中,或者……他知道下落。而且这小子太过张扬跋扈,若不经磨砺,怕是日后无人能控制得了他,即便是朕。再有……他一定是性命无忧的,所以你的护卫之责也不算失职,便自行离去,等几日时光,朕会放他出来的。”

  那名影卫低头沉思了一会,随后点了点头,等三名影卫撤掉长剑,便瞬间消失不见了。

  陛下冷哼一声,随后叹了口气。

  “陆羽此子……朕这么多年,从未像现在这样,想要杀掉一个人!朕想杀他。但……朕这么多年,又从未像现在这样喜欢一个年轻后生,朕又想重用他。可朕这么多年同样没有像这样讨厌忌惮过一个人,所以朕还是想杀他……朕真的从未如此矛盾纠结。”

  老臣默默的叹了口气,随后拱手道:“陛下三思啊。”

  “三思?哼,朕何止三思?朕为了这件事,思来想去不知多少时日了,若是能有结论,今日便不是仅仅把他抓起来那么简单了。”

  陛下直言不讳。

  却让老臣更加疑惑。

  思索良久,依然不知道陛下到底为什么还留着陆羽的性命,难道还真能是爱惜起才华?这点一定有,但也肯定有什么,能够成为陛下说服自己的借口,明明看着对方是狼子野心,一个无法掌控的洪水猛兽,却依然忍住不杀的‘借口’。

  那个借口,到底是什么呐?

  老臣想不明白,所以不再明言。

  而陛下思索一阵之后,又叹了口气,说道:“哎,对了,将那名侍女同陆羽关在一个牢房吧。”

  一个极为突兀的命令。

  甚至有些不可理喻。堂堂大玉国,最在乎男女之别男女大防,天牢之中更是分男女两座监牢,其中女监牢更是不允许男子出入,更不会出现男性狱卒这种存在。若是有,按照大玉国的礼法,不管女子所犯何罪,只要被关进大牢,过夜,那她就只能以死明志。

  同理,大玉国有一个更为奇怪的现象,女子,除非那种不可理喻的贞烈,只要被山贼掳走,或者被强盗劫持,过夜,便大多都成为山贼或强盗婆。这很怪,但又很好理解,因为她们即便是被救回去,也逃不过一条死路。

  若在陆羽前世,还能有个‘江湖儿女不计小节’的‘规定’,但大玉国不同,它计较,而且无比的计较。

  所以这道命令一出来,所有人都懵了。

  陆羽是男子。

  小阮是女子。

  把他们关在一起?那……关在哪里?

  更新g9最;快上◎酷El匠q网t

  陛下看到众人表情,一下子也回过味来,便随口说道:“将他们都关在女子监牢。”

  一句话,众人的表情又是一阵抽搐。

  女子监牢?那陆羽虽然小,但这里可是大玉国,七成百姓拥有修为,或高或低。出生便有半步先天修为的人都存在,那种出生了就能行苟且之事的人,更是数不胜数。甚至这都不算是‘天赋异禀’,太过习以为常了。

  陆羽快十岁了。

  现在就要把这只狼扔进羊窝?

  甚至老臣心中苦叹:‘陛下啊陛下,你纠结归纠结,犯不着对这陆羽如此照料吧?话说那女监之中,还有皇室成员在,你难道就不怕那陆羽给你戴了绿帽子?!’

  心中有此担忧,但话却绝对不能说出口,他也怕死。既然他都不敢说,那么就没人敢说了。

  撇弃男女大防,这怕是陛下最大的恩宠了吧。

  但……这明显还不算完。

  陛下思量一阵,突然又说道:“对了,把他关进去,大丫头那里怕是一定会闹,如果闹起来,就让她去看看吧,说说话也好,总之让她安心。”

  所有人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太震惊了。

  陛下口中的大丫头就是第一公主大人。

  但…甭管是不是皇亲国戚,这天牢却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去探访的,即便是陛下要去提审一名犯人,也需要三司跟进,史吏记录在案,安排妥当后才能进去。

  可现在倒好,便因为一个陆羽,就把这些规矩都给破了。

  那……天牢还是天牢吗?

  而此时,陛下却正在暗自欣喜,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聪明了!若是之前没有想到把陆羽关进女监,怕是第一公主的事情还真的很难处理,如今一来,便顺理成章了,这岂不是一箭双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