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的心思,陆羽自然不懂。

  他此时身处监牢之中,很愁苦。

  因为男人。

  男人何苦为难男人?

  男人就喜欢为难男人,尤其在一个满是男人,永远见不到女人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细皮嫩肉,可以用来当女人的……男人时,事情就会变得很热闹。

  而当事人会觉得很愁苦。

  幸亏这里是单人牢房,空间也算大,但正因为大,这里就不隔音,甚至陆羽开始听到周围人的污言秽语。

  这里是天牢。

  天牢中最多的就是死囚。

  死囚与一般囚犯最大的不同,就是他死亡的日子已经定了,只等秋后,统一处决。

  既然注定死亡,那就不会害怕犯更多的事。

  陆羽知道,莫说是他了,就算是皇亲国戚,甚至是第一公主,只要敢进到这里,在一个空间中与那些男子稍微近距离的接触,那么……就会很悲剧。

  这不是修为高不高的问题,也不是对方能不能近身的问题。

  他们可以脱光自己,然后在你面前呻吟着做出苟且的举动来,然后再把某些不干不净的东西,远远的甩在你的身上,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这种举动,甚至可以让一个纯洁的小女生留下心理阴影。

  这还是修为高的。

  如果是修为低的,比如陆羽,就会被第一时间按在地上,扒光了,然后被某种恶心的东西填满身上所有的洞。

  如果能勉强不死的话……他今后这一辈子,放屁都不会响。

  最好的结局,反倒是被‘大人物’看中,然后成为某个人的玩物……

  陆羽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顿时后庭一紧,浑身冷汗直冒。

  “这……该死的东西,把我扔到这种地方来,是要让我死啊,还是惨死!”

  这是实打实的绝境。

  当……

  细小的声音,小石块碰击墙壁,随后落在地上,滚了两圈。

  这种细微的声音在一片嘈杂声中,明显不易发觉。

  “三十七……倒霉。”

  陆羽小声的嘟囔着,仿佛听不到任何外界的声音,如此怡然自得。

  啪啦……

  又是一声。

  依旧是小石子。

  “二十六?我嘞个去,还真是中邪了。”

  嘈杂声似乎变小了一些,因为陆羽说话了,而人们自然而然的会好奇,想要听听陆羽到底说的什么,也有人真的这样问了,只不过陆羽不回答,依旧自顾。

  啪啦。

  再次一声。

  /最*g新_章节}上酷…匠;网)U

  这一下,监牢中的人终于发现了小石子的存在,一个个好奇的望过去,心中想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喧闹,可以传染。安静,同样可以。

  所有人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有些想要说话的,因为别人的安静,也忍不住安静下来。或者来自于恐惧,或者来自于天性的警觉,没有定论,但这种现象,却是在哪里都有。

  “九十七?我的天呐!这里难道是圣地?这种神奇的数都能出现,还真是……嘿嘿。”

  陆羽依旧在自顾自的嘟囔着。

  所有人安静了,所以更清晰的听到了陆羽的话。

  所以他们更加的疑惑了。

  “喂,新来的白嫩小子,你从刚才开始就嘟囔这些有的没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有一个浑厚的声音问了起来,而在他说话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听。

  甚至一旁的狱卒,都忍不住好奇的往这边看,他们也好奇了很久,急切的需要一个答案。

  陆羽这一次‘听到了’,但却表现的十分错愕,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你们……不知道这是什么?你们竟然连‘摸金线’这种赌局都不懂?”

  那浑厚的声音明显一愣,听陆羽说话,仿佛这东西是很寻常,很普通的事,但他真的不知道。可随即又想,自己进来这鬼地方已经很久了,说不定外面有什么新鲜的玩法,自己不知道很正常,但不知道不能说不知道,身份在那,面子在那。

  “哦……咳咳,摸金线嘛,老子怎么可能不知道?只不过时间长没玩了,倒是有些生疏遗忘了,被你小子这样一提醒,倒是想起来了。不过……老子好像忘了具体的规矩了……”

  陆羽不点破他,说道:“还能是什么规矩?从没变过,你们看啊,这墙边就是金线,所谓‘墙角有金,护之为主’。这墙角之前一尺的一条直线便是金线,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将石子扔的靠近这条金线,距离金线越近,得的数便越高,但有一条,就是石子必须先撞在墙上,反弹回来才算。九十九便是石子压在这线上,若庄家成了,就是通杀,若闲家成了,便是最高。”

  所有人都听懂了。

  发现这种赌法……还真是简单易懂,一目了然。石子,金线,就摆在那里,胜负立判,当真是……很吸引人。

  “哦!对了,是这样!老子想起来了,哎,这么多年没玩过,就是不知道这手法是不是松了。”

  说完,就听到那个牢房里传来细琐的声响,明显是在找石子。

  好一会,那浑厚的声音说道:“不就是压到金线吗?墙前一尺?着!”

  说着,一道黑影闪过,一枚石子被扔了出来,撞在墙壁之上,然后稳稳的落在墙前一尺,绝对在金线之上。

  “吼吼,老子的手艺还真是没生疏啊。”

  “咦?还真是有趣,我也来试试。”

  说着,不一会的功夫,络绎不绝地石子从监牢中飞了出来,有的手段真的很高,控力极巧,可以无限的靠近金线,明显是修为高深之人。有的却稍微差了些,距离金线有近有远。

  不过整个监牢,倒是再次热闹了起来。

  陆羽看着这一切,冷笑了起来。

  ‘食色性也’,这是真的,但不完全。

  人之劣根性,最至者‘贪嗔痴’三毒。但世人往往忽略掉一点,反倒是那‘食色性也’的‘食色’二情,却很少出现‘痴’的程度。情痴,食痴,有,但真的极少。

  但好赌成痴者,却比比皆是!

  赌徒者,因贪而起,生赌意,因嗔而发,成赌客,因痴而行,成赌性。

  有赌性者,可比情痴之类多的太多太多了。

  所以赌,更是能超脱‘食色性也’,凌驾于很多事情之上的。

  陆羽不想自己的身子被人作践,那么……他自然义无反顾的将这里所有人的,推向更深的深渊。做这种事情他一丝一毫的犹豫都没有,毕竟……是恶魔嘛。

  而正在此时,‘转移’陆羽的人其实也已经到了。

  是老臣亲自来的,他走到台阶之上,皱起眉头看着一个个监牢之中抛出小石子,一派热闹景象,便停住脚步,继续观察起来。

  身边一人小声说道:“陛下之命,要在子时之前将陆大人带走,如今……”

  “等等!”

  老臣说的很强硬,继续道:“再等等,老夫倒要看看,在这种鱼龙混杂绝望之地,他究竟如何破此困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